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一个女人的留澳之旅-移民工作
作者:郑然  发布日期:2023-07-14 16:34:03  浏览次数:547
分享到:

  毕业移民

初恋情人毅然决然的绝情离去让我深刻领略了人性的脆弱和善变,而那时的我正处在毕业和移民的关键时刻,实在很难承受这交织在一起的多重压力。无奈抑郁不是借口,也没人同情,我只能拭干泪水,自己挺下去。终于,在日夜的补习中,我通过了所有的毕业论文和考试,拿到了大学毕业证,可是,挑战并没有结束,毕业后,我仍需要再次通过雅思,才能成功在澳洲医护人员注册局注册,成为注册护士,并顺利移民澳洲,拿到PR。而这次,技术移民的分数要求是听说读写必须在同一次考试中全部达到四个7分,标准比出国前再次提高。无奈之下,我又走上了考试之路。我本以为自己在澳洲已经呆满两年,取得这个分数不成问题,然而,我却又一次高估了自己。毕业后的第一次雅思,我的成绩竟和出国前一模一样,没有丝毫提高。得到成绩后我万分诧异,写过两年论文的我居然写作仍然是6分,而口语也没有到7,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可我分明觉得自己的口语和写作都发挥的比以前好了太多。这出乎意料的成绩让我原本的自信遭遇了当头一棒,我的心上仿佛压了一块巨石,似有千斤的重量堵在胸口。然而,我还是没有气馁,忍痛平复了情绪之后,我便再次开始了备战之路。除了继续打工和每天去图书馆练习,我把挣来的所有钱都花在了考试上,每个月,我都会报考两场,而每一场都要交350元考试费。那段时间,我常常和同学们聚在一起聊移民,也听说了一些其他留学生的故事,比如有些学生会去和别人商婚,或者找个有身份的当地人做配偶移民,甚至花钱找高手去替考。而当我听到这些故事,我总是不屑的笑笑,在我心里,这些行为都是极不光彩的,也是没有尊严的,一旦出了纰漏,便会面临着被永久驱逐的风险。在我心里,做人,一定要正直,坦荡;而利益,也永远不应该和爱情挂钩。于是,我继续着自己的考试之路。然而,在市区考了五次以后,我还是没有通过,成绩也没有提高,而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每次考完,我都觉得各项发挥很好,可是写作却一直分数很低。我开始对考试机构有一些怀疑,终于,在一次和其他同学的校内聊天中,有个聪明的印度男生说:“在市区考雅思竞争很大,因为考生众多,也因为雅思机构要挣考试费,所以考官故意压分,非常难过。要想通过必须要达到相当高的水平。但是到人烟稀少的偏远地区,比如说阳光海岸或黄金海岸这些地方,就容易的多了。” 听到这句话,我好像瞬间豁然开朗,与其在一条路上死撑到最后,弄的头破血流,不如再次变通思维,走曲线。于是,第6次考试,我故意报名到偏远的阳光海岸,和几个留学生拼车,坐了一个多小时到达考点。我记得,一路上,大家都很紧张,那个印度男生便给我们说笑话,帮我们缓解压力。他实在是一个不仅乐于助人,而且开朗热情的乐天派。果然,这一次,成绩出来以后,我的写作和口语的分数都有了明显提高,和在市区考试的结果大相径庭。可是,无奈听力却因为失误,又没有通过。但是不论如何,我找到了一个捷径,也知道了分数低的根本原因。只要避开考生人流大的市区,竞争力就会减弱,通过率也会大幅提高。想到曾经转户口高考的磨砺,这次的经验实在有异曲同工之妙。我再次庆幸自己的变通和灵活。注册和移民的困难就在于,在一次考试中,听说读写必须每项都达到7分,只要有一项没有通过就必须重考。这实在不容易。于是,我每天坚持去学校图书馆熬到深夜,把图书馆里所有的考试习题做了个遍。为了提高答题速度,每次练习阅读和写作的时候,我都用手机调好闹钟,让自己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答完所有题目。为了提高口语,我每天无论走路还是坐车,耳朵里永远都塞着耳机,反复收听着澳洲的新闻报道,扩充知识量和词汇量。就这样,日日夜夜,每分每秒的练习下来,我终于在第十次考试的时候通过了全部四项,我永远忘不了那一天,拿到成绩的时候,成绩报告单是装在信封里的。我捧着信封的手颤抖的厉害,怎么都不敢打开信封。可是我的脑海里又显出了当年,母亲对我说的话:“能永远当鸵鸟吗?坚持下去,勇敢面对。” 于是,深吸了一口气,我打开了信封,颤抖着翻开成绩报告单,仔细地看着上面每一项的分数。7.5,7.5,7.5,7.5 。我考了四个7.5分。天啊,我终于圆满通过了,我不敢相信,又看了好几遍,确信无疑之后,我激动万分,狂奔进房间给母亲打电话,通知喜讯。母亲得知后也兴高采烈,甚至激动到拍起了桌子。我笑着,跳着,却也禁不住流下泪来,许多种情感交织在一起。我知道,实力平平的我,需要用多大的努力去换得一点点成绩。我还记得,那场考试之前,我喝下两瓶红牛能量饮料,吃了两个煮鸡蛋,带着破釜沉舟的决心奔赴考场。那时我已经为考试花了3500澳元,十次考试不仅耗尽了我的信心,也让我在经济和心理上损失惨重。不得不说,那两瓶能量饮料的确有效,而这也是我从一个同学口中听说的。应该说,每一次成功都不是偶然,勤奋,坚持,变通,体力都至关重要 。                                                         

第一份工作

拿着经过了十次努力,得来不易的成绩单,我成功地在护士局,注了册,并移了民,我知道,我又要开始新的征程了。虽然凭借自己的努力成功移民,得到了永居的资格,我却始终无法摆脱失恋的苦楚。失去了安槐,我重又变成了一个自由人,一个漂浮在这广袤大地上的小小微尘。得到爱情又失去爱情,这段转瞬即逝而又刻骨铭心的经历让我还是难免感到消极,时常走着走着,或看到什么就无法克制的流下泪来。可是,刚刚大学毕业的我正是开启事业的最好年华,我只能强忍住悲痛去投简历,找工作。作为一个黄皮肤的华人女性,想要在澳大利亚和白人竞争,得到一份稳定的工作并非那么容易。市中心的大医院待遇好,福利高,可是竞争也十分残酷。在投送了无数份简历却杳无音信之后,我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到偏远郊区的医院去工作,因为那里缺乏医护人员,物价相对低,竞争力也很小。正巧,我所在的大学为医护毕业生准备了一些郊区职业年项目,所谓的郊区职业年,就是大学为了帮助偏远郊区招募护士,为毕业生提供一年的工作合同和免费住宿,并安排有经验的护士在这一年里进行指导。既帮助毕业生积累经验,也同时为郊区增加了劳动力。看到这个招募信息,我知道机会难得,便主动申请加入这个项目,并立刻投送了简历,果然,很快,我就收到了面试邀请。虽然作为一个新人,我在面试时表现的十分生涩,却又一次因为郊区竞争的人数少而顺利拿到了工作。这个职业年需要在昆士兰西南部的两个郊区Roma 和 Cannumulla 的医院里各做半年。从布里斯班到 Roma 和 Cunnamulla 分别需要7个小时和11个小时的车程,然而为了积累第一手工作经验,我毫不犹豫地坐上长途公交车,踏上了这段旅程。那是一段非常难忘的回忆,Roma 和 Cunnamulla 都是很小的小镇,整个城市只有两个超市,两条街,一个电影院,一家餐馆。既没有热闹的社区活动,也没有酒吧和聚会,无比安静。因为人少,小镇上的人们彼此之间都很熟悉,生活和谐而平静。Cunnamualla 比 Roma 还要小很多,只有1000个人左右,那里有大片空旷的农场和土地,人口中很大一部分是澳大利亚原住民,也称作土著人,他们在澳洲的土地上已经生活了6万年之久。我记得,我所任职医院的护士长是一个十分温和而友好的白人女子,她不仅做着护理工作,还和丈夫拥有一片农场,业余时间务农。在她的农场里,她养牛,养马,种植果树和蔬菜。那一年我体会了丰富的庄园生活。她和她那可爱的女儿教我如何骑马,摘水果,并教我怎样给小牛犊喂奶。她的女儿只有12岁,却已经是个骑马高手,把农场打理的有模有样。她还非常好客,怕我们这些外地人孤独,便经常组织大家在农场的沙地上做烧烤,举行篝火晚餐。当大家聚在一起,每个人都带上一些要烤的食物一起分享,比如蔬菜,肉,酱汁和土豆。当肉串和香肠在烤肉架上滋滋作响,伴着烤肉粉,散发出诱人的香味,那便是最幸福的时刻。农场生活实在别有一番风味。那一年,我不仅积累了宝贵的工作经验,也深切的体验了乡村生活。我看到了许多澳大利亚独有的动物,包括俏皮的袋鼠和雪白的葵花凤头鹦鹉。那袋鼠会突然从某个地方跳出来吓我们一下,那鹦鹉会用爪子灵巧地抓取食物送进口中,十分聪明。在Cunnamulla 的医院里,每一个普通的工作人员,都有着一份农场的副业,比如那个和蔼可亲的医院搬运工,每到休假日,就忙着张罗自己的养蜂事业,他有很多蜂箱,一到花开时节就出来放蜂。当蜜蜂采完蜜,他就收集蜂蜜运到城里去卖。他也同样养牛,把最鲜美的牛奶卖去城里,挣得一份格外的收入。乡村的土地十分便宜,几万澳币就能买下一片地,或畜牧,或种植,或耕耘,不亦乐乎。不像闹市里寸土寸金,一个普通人也能买得起一片属于自己的土地,体会务农的乐趣和收获的甘甜。也许陶渊明的那句诗:“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便是对这里最完美的诠释吧。然而,那时年轻的我,毕竟还是不甘寂寞,希望回到人流聚集的大城市开拓未来。于是,一年的工作合同期满之后,我又向市区的一家大医院投了简历,这一次,因为有了一年工作经验,我成功被录取了。从乡村回到城市,我带着仆仆风尘,却把那美好的记忆永留心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