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一个女人的留澳之旅-短暂的婚姻
作者:郑然  发布日期:2023-07-29 19:42:32  浏览次数:550
分享到:

相亲

然而,工作也许能缓解悲伤,却无法从根本上治愈伤痕。失恋让我体会了锥心刺骨的心痛。一旦回到城市,我便又触景生情,再次陷入进思念的苦海里一天天煎熬着,可安槐,就是头也不回地离我而去,无论我如何哀求,他都不再给我任何一点点机会。自从他登上飞机回了国,便从此消失在我的生活里,杳无音讯。想念他的日子里,我常常一个人发呆,失魂落魄,甚至上班也会经常走神,克制不住地流泪。为了彻底摆脱失恋的痛苦,也为了能正常起来,我开始在网上相亲,希望能够找到一个情感的寄托。就在那时,一个男生走进了我的生活,他叫朱成宇,比我小几岁,刚来澳大利亚不久,还没有移民。他十分温柔体贴。听说了我的情伤后,他便时常嘘寒问暖,不停地鼓励我。他很会安慰人,拨通电话就会说上两个小时,一天发20多条短信。那时的我,因为失恋变的毫无主见,只要有人能陪我聊天,便会感到莫大的满足。而他抓住了我这种脆弱的心理,每天和我说话解闷。在这种攻势和他不停的催促下,我终于被感化了,决定和他结婚。因为他没有移民,我便帮他办了配偶移民。其实我心里明白,也许他在利用我,但那时的我,就像一个快要溺水的人,只想抓住一根救命的浮木,完全不会考虑后果。果然,匆匆地结婚没多久,因为他没有稳定工作,他便开始要求我利用稳定的工作向银行贷款来购置第二套房产,在已经有一套房子的前提下,继续贷款对我来说并不容易,于是,他便把我第一套房子进行追加贷款来获取第二套房子的首付。虽然隐隐觉察出他对我的经济控制,我还是没有多想便答应了。他又要求我把他的名字加在第二套房产上,我也同意了。除了工作,我几乎把所有心思都花费在疗伤止痛上,完全没有想到近在咫尺的他就是我最大的威胁。因为我的毫不设防,他又取得了我的银行密码,控制了我的银行账户和所有的财产。一直以来,我都沉浸在自己的情感世界里,把他当成疗伤的避风港,所以他的温言款语,便成了我生活的支柱,我也把家里经济大权全部交给他,让他管理所有的事。甚至于,我花钱买车让给他开,自己却连油都不会加。我本以为女人结了婚,就可以得到男人的保护,可以放手把所有决定权交给男人了,殊不知这是大错特错。直到有一天,他向我提出了离婚,并索要我的全部房产,走足无措的我这才知道,自己走进了一个骗局,一个以婚姻为幌子的骗局。

律师

我不同意交出联名的房产,成宇,便把我毫不留情地推出了家门,而这房子是我用辛苦工作的收入买到的。我试图打电话报警,告诉警察他占用房子,但是澳洲警察却告诉我他们无能为力,因为这是联名的房子,他有权住在里面。无奈之下,幸好我还有一套只在我名下的房子,我便回那里居住。很快,他找到了一位律师向法院起诉了我,要求拿走我全部两套房产。收到上诉通知后,我只好也聘请了一位律师应诉。可是,令我乍舌的是,澳大利亚的律师费非常昂贵,仅仅是读一封邮件,打一个电话或写一封律师费都要成百上千的收费。自从找了律师应诉,我就像进了无底洞,不停地被索要钱财,一个月下来已经交了上万元,我的精神几近崩溃。

我万万没有想到,看似和谐公正的西方国家,聘请律师就如同走进一个诈骗陷阱。每个周,律师行都会送来高额的收费单,还没有等到第一次开庭,我就已经无力支付了。我深深明白,等到离婚官司结束,即使我赢了,也会被律师骗的倾家荡产。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就是这个道理。于是,为了及时止损,我决定辞退律师,为自己辩护。听到这个消息,律师恼羞成怒,隔着电话威胁我说:“你连出庭程序都不懂,不可能赢了官司,你肯定会回来找我的!”

为了避免两败俱伤,我曾试图和成宇沟通,希望他能够同意把联名的房子卖了。当初因为我有稳定的工作,才有能力向银行贷款。也因为信任和感激,我把房子加了他的名字,而大部分的房贷却是我在归还。我想和他和平协商,然而他翻脸不认人,把所有之前的感情一笔勾销,不仅霸占着房子,连门锁都换掉了。他的态度强硬到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我的心彻底冷了。

法庭

辞退律师之后,我只能独自出庭,因为我别无选择。一直以来,我都深信西方国家的法庭是公正的,法官会秉公办理,给老百姓一个好的表率。然而这次离婚的经历却让我彻底明白,我太天真了。当我第一次站在法庭上和前夫对簿公堂的时候,我极力为自己辩护,可让我失望的是,法官的脸并没有丝毫表情,连眼睑也不曾抬一下。听完了双方的陈述后,法官微微皱了皱眉,眯了一下眼,语调沉闷而又漫不经心地说:“休庭,等待下次出庭。”这一切不过几分钟,我还想补充几句话,可是法官明显很不耐烦,垂下眼,偏过头, 然后,拂袖而去,连敷衍都懒的敷衍。第二天,法庭发给我一封邮件,告知我下次出庭将是半年以后,让我惊愕的无法言语。那是我第一次深刻的认识了澳大利亚的法庭。于是,我只能选择等待,耐心地等待。但是,我并没有失去希望,我相信只要坚持下去,法庭的公正一定会来临。我总是深信那句古话:“正义也许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也正因为这句话,我的信念坚定,也不惧怕等待。于是,在这半年的时间里,我积极收集证据,准备材料,又向法庭的审理网站上传了所有证据。我的银行单上清晰地显示我交付的所有房贷,白纸黑字一目了然。终于,焦心地等待了半年之后,我再次站在了法庭上。我本以为经过了半年,法官一定会审阅材料和证据,然而,我又错了,法官对我提交的证据只字未提,而且在语气上非常偏向对方。我感到万分诧异。我表达了我的要求,希望法官能下令让对方不再占据房子,并同意卖掉房子再根据双方贡献分配财产。然而令我震惊的是,法官非但不让我的前夫离开房子,反而同意他继续霸占着房子,直到他同意卖为止。同样的,这一次开庭不超过五分钟,也没有任何结论,法官宣布休庭,并告知下次开庭将再等半年。看到这样的情形,我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心碎声,我强忍泪水再次走出法庭。有了这次经验,我开始对法庭失去信任,我也终于明白,在这里,除了自己,没有任何人可以依靠,甚至政府,法院,这些看似为公民维护正义的地方,也在事实面前,变的如此可笑。晚上回到家里,我彻夜难眠,我感到事情十分蹊跷,因为法官的行为,语气,态度,都分明是向着对方的。这究竟是为什么呢?突然,两个字在我脑海中飞快地闪过,那便是:贿赂。成宇的为人,我已经彻底清楚,当我想到这两个字,我的心颤了一下,然而,我没有证据,就什么也无法揭露,我只能等下去。从此,一次次的出庭,一次次的等待,一次次的休庭,一次次的失望而归。而每一次出庭,法官都完全站在对方的立场,不给我说话的机会,让我目瞪口呆。每次被法官轻描淡写地逐出庭后,我总是失落的在街边伫立很久,忍着泪水慢慢平复自己的心情。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