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少年学伴今何在?往事忆深深
作者:钱水根  发布日期:2023-12-02 02:14:08  浏览次数:227
分享到:

王南平,挺挺的个,有型的脸,高耸鼻梁,灵动的眼睛,冲人一笑,显出酒窝,挺可爱,这在明星、模特“霸屏”的今天,妥妥地也是“小帅一枚”,赢来不低的“回头率”。疫情肆虐,滞澳4年,想着回到上海,再见王南平。

我念小学时,与王南平就读同一学校,只是四年级起,我转校到家附近;恰在这年,他转到我原先的班级,我俩擦肩而过了。倒是班长孙逸萍,一直在这班上,前后牵手我们俩,走过了小学6年。1963年,我进入建设中学(后更名上海财大附中),机缘巧合,与王南平、孙逸萍同一班级,三人又走在一起了。

我家住在義德里,季方住后弄堂拐弯处,上学时,我约季方一起走,沿小路到隆昌路,左手拐弯,就是杨树浦煤气厂办公楼,王南平家在这里,他父亲杨树浦煤气厂厂长,我与季方隔着篱笆,叫上王南平,一起上学。

王南平出身“带长”家庭,却与老百姓子女一样,不搞特殊化,不盛气凌人,不仗势欺人,同学乐意与他交往;上学路上,季方骑车,有时带我,有时带王南平。

我们初中10班,教室在走廊最后一间,光线缘故,须防近视,四排座位轮流换,有段时间,与王南平同桌,上体育课,两排队伍左右转,我俩一前一后,稍息时,他双手背后,稍一转动,就碰到我,我“哼”一声:“占我便宜了”,他转身一笑,酒窝显现!

我的初中生活很快结束了,初二期末考试后,就辍学做工了,很少再见王南平,很少再见孙逸萍、季方,很少再见同学们。

几年后,同学都分配了,听说有插队的,有去农场的,有到工矿的,王南平到了水产公司,离我做工的厂不远,8路电车一站路,但即便如此,我们见面的机会也很少!

8年后的1973年,我被选调去了金山上海石化总厂,次年进入工地,双周休假回市区,遇到王南平;说起我到金山事,他想来金山参观,看海滩。秋末的一天,王南平带着他公司的人,来到工地,建厂初期,相对宽松、灵活,我联系了车辆,陪着他们看了厂区、海堤、沙滩、生活区,到了淅江乍浦陈山码头,看了清朝的海防大炮。王南平很开心,一直记得此事,40多年的2017年,我们再见时,他还提起这事。

说是扎根金山,其实30年后,我随公司重组到了浦东。这时,班主任薛老师还健在,我请“豁达”操办,约薛老师、王南平和有联系的同学,在长阳路靠“欧尚”的“普陀山”附近碰头,相隔多年,先生苍老了,同学不再“青葱”了!王南平,静静地听大家说话,时而插话几句,时而坦然一笑,显出酒窝!

此次聚后,再见王南平,已是2013年财大附中校庆80周年时。那次校庆,同学来的较多,我接通知后,转告王南平,约他一起参加校庆,合影时,我俩挨在一起,站最后一排,活动结束,大家AA制,一起吃了饭。

此后4年,我往来悉尼与上海,没再见王南平,没再见同学,逢年过节,互致问候,传递祝福。2017年6月,我又要回悉尼,无意间得知,王南平爱妻去世了,他很悲伤,很孤独,儿子又在英国,原本夫妇俩带孙子,现剩他一个人了……我约他出来小酌,恐他不熟路径,我在地铁10号线虹桥路站6号出口迎候他。几年不见,王南平头发稀疏了,脸大了些,眼睛仍很有神,我们握着手,都不想松开……在地铁站附近“唐宫”,我们边吃边聊,我说,你一人生活太孤单,往后有何打算?他说没有打算,好好带孙子!这次见面后,就没再见到他!

2018年9月,我回过上海,来去匆匆,没多见亲朋好友!2019年3月,我返回悉尼,与王南平,与有联系的同学,依靠微信沟通,闲暇时,互递信息,逢年过节,互致问候。

2020年1月24日,农历大年三十,下午5:42,我祝王南平、季方新春快乐!新年安康!6:18,季方回复:欢渡春节,平安无事,幸福快乐!武汉疫情,全球担忧,但愿一切平安!6:39,王南平留言:大家新年快乐!HAPPY NEW YEAR!附:“新年快乐”图片!8:40,我再复:非常时期,两位保重!健康平安!

疫情疯传,全球漫延,日本尤甚!2月16日,上午8:04,我留言:南平宅在家,少出门!做好防护,人流密集区少去不去!季方注意防护!不可大意!两位安然无恙!11:20,王南平回复:谢谢关心,我还好!上海疫情控制比较好!日本人比较注意卫生,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这是王南平最后一条微信,这以后,再没有他的片言只语!仿佛人间蒸发似的!

今年3月,疫情稍缓,封控放宽,我回到上海,想着诸事了结,再约见王南平,约见同学!11月26日,母校90周年校庆,希冀王南平赴校庆,我想一举两得,但未见他报名!我因有些事,也没赴会!

11月27日,校庆后第二天,我正搜索网页,想找些资料!10时许,同学群跳出一句话:王南平已经离我们而去了!我恐自已看错,揉揉眼,再看,文字是这样写的!我怀疑留言打错了!怎么这么不小心,这种玩笑也能开!但没见人更正,我即请“豁达”、孙逸萍、季方甄别!

等待的空隙,我想着王南平的点点滴滴,他出身在那个年代的传统家庭,他家境优越,家风纯正,家教良好,无贵公子派头;他为人正直,待人真诚,与人为善,有一份贵族气;他不卑不亢,不媚俗,不失礼,懂得人情,善解人意,与其交往,很是舒畅;有说他孤傲,其实他内心丰盈,活在自己心里,无意义的事,不会去纠缠!

3小时后,“豁达”回复:2021年老顾找不着王南平,找了他儿子才得知的!我忙联顾大哥,他正驾车在云南去石林的路上!傍晚,再联顾大哥,才知道王南平因心肌梗塞,已经离开两年了!但不知他的爱子爱孙如何了?

王南平,你默默地走了,你走得悄无声息,你是找你的爱妻去了!愿你们在天之灵,护佑你们的爱子爱孙!愿另一个世界也繁花似锦!

2023年11月30日完稿于上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