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清晨的羽衣访客
作者:萧虹  发布日期:2024-02-25 09:03:08  浏览次数:244
分享到:

那天早上,我坐在沙发上,享受第一杯咖啡,欣赏阳台上的花草,突然听见嘈杂的鸟叫。不是悦耳的鸟鸣,而是噍噍的怒斥。以前雨后有时也会有一两只鸟在阳台栏杆上徜徉,晒太阳或寻食。不时发出愉快的咕咕声。我总是不惊动地远远欣赏。但这次的声音非常不一样。我不禁起来走到阳台门前,只见花盆之间,有翅膀用力的挥动,虎虎有声。仔细看看,原来不止一只,而是两只巨大的本地鸟,好像叫Kurawang,黑色背后有两块白色,有人以为是喜鹊。它们夹在阳台栏杆和几盆较高的花之间,奋翅乱扇,不知是在打架还是不够空间飞起,总之声音惊人。我想过去帮忙,移开一两盆花,又怕它们不知好歹,恩将仇报,反而咬我。直急得团团转,不知所措。突然灵机一动,拿起扫阳台的扫把,把花盆拖开,但是不甚得力,只拖开一盆较小的,一只比较灵活的鸟见机就飞走了。剩下那只,明明有更多空间,反而縮头缩脑,一动不动。我心里骂它没用。后来想想,这只也许比较老实,或者可以试试养起来。回身去厨房找一些小米喂它,找来找去都找不到,只好拿一小把大米。等我出来,它已经不见了。笨鸟终于也有求生存的本能。

这让我想起前天看到《世说新语》里支道林评论佛图澄的话。佛图澄是西域高僧,到中国来时正好是石勒石虎统治的北方。讽刺的是这两个杀人魔王偏偏对他礼敬有加,奉为国师。支道林说佛图澄在诸石那里就好像海鸥一样。

庄子讲了一个故事:有一个人天天和海鸥一起玩,海鸥对他没有任何戒心。一天,他父亲说你捉一只让我玩玩。第二天,海鸥就都飞走了。支道林的意思是:佛图澄知道石勒他们还没有害他的心,一旦他们起意,他也会像海鸥那样逃之夭夭的。正如我起意想把鸟儿留住时,它就奋力挣脱羁绊,逃之夭夭了!难道冥冥中我的意念就通过电波或什么的,就被鸟儿接受到了吗?


上一篇:柏家坪的黄昏
下一篇:永远的C位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