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牛鲜花的人格魅力
作者:安斌  发布日期:2013-08-20 02:00:00  浏览次数:3210
分享到:
-----一曲母爱的伟大颂歌
       “北风那个吹…雪花那个飘…”
       一群调皮的知青正在嘻戏地把一头母猪往冰河上追赶。一位身披绿色军大衣,系着一条大红围巾的靓丽农村姑娘正好出现在这冰天雪地之中。她就是县武装部副部长兼月亮湾大队革委会主任,牛鲜花。
       牛鲜花这个鲜活的人物形象在电视连续剧《北风那个吹》里一出场,便倾倒了无数电视观众。她那敢做敢为,勇于承担的个性打动了老少几代人的心。我也不禁为之动容了,一边看,一边大笑,眼泪还不知不觉流了出来。不少人曾感叹说,我要是有个牛姐该多好!牛鲜花的魅力究竞何在?她吸引人男主人公帅子(帅红兵)的地方并不在外表。一个大寨铁姑娘式的脸蛋怎能比得过洋气而又会打扮的城市女知青刘青?她能俘获帅子心灵的却是那深藏在不怒自威的外表背后的母爱。那慈母般包容与付出的无穷爱心正是牛鲜花人格魅力的源泉。本文试图从精神分析的角度对牛鲜花现象作一解构式的分析。


      帅子对牛鲜花的感情,深深地植根于早年形成的恋母情结。据帅子本人回忆,他父母总是吵架。他和父母之间有着隔阂。他一干了坏事,总免不了挨揍。每逢此时,都是他姐姐挺身出来呵护他。帅子在和牛鲜花谈心时说过:“记得小的时候,我姐还活着,有一回我惹了祸,我爸要打我,姐姐把我藏到小煤屋里,把我抱了一天。我爸、我妈找了我一天没找到,后来找到了,看到我姐抱着我睡了,我爸哭了。从那以后我爸就再也没打过我。” 在他和父母赌气后半夜出逃,他姐姐为了寻找他却冻死在冰天雪里。在帅子的家庭关系中,他姐姐的形象实际上己经完取代了母亲应有的崇高位站置。这种对姐姐的依恋,实际上就是一种变相的恋母情结。在和牛鲜花的接触当中,他己渐渐地发现,这个牛主任就是他死去姐姐的再生。凡是他姐姐能为他做的,牛鲜花都做到了。
       一开始,他偷了猪肝藏在帽子里,牛鲜花早就看出来了,但并不点破,哄得他不得不自己坦白。
       对于宣讲《红与黑》一事,帅子处于极端不利的地位,平时哥们义气十足的“兔子”等人在利诱之下纷纷背叛了他,牛鲜花却以某种巧妙的方式保护了帅子不受上级追查。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总之,牛鲜花的暗中庇护,让帅子逃过了一个个劫难。牛鲜花与他姐姐之间的同型同构使他内心忍不住呼唤牛姐。这些感受都写在那本被搜查过的日记里。
       剧中这样写道:石虎子把一个日记本交到牛鲜花手里,"牛队长,这是从帅子箱子里搜出的日记本。你看看吧,太流氓了,还有好多地方写到你呢!"  牛鲜花一愣赶忙打开日记本翻看着,里面果然有写着牛鲜花的内容:今天我认识了牛队长,从现在开始起她负责监管我。她是个漂亮的姑娘,人很善良,长得很像我死去的姐姐,有几次我差点儿冲她喊一声姐姐,可是看到她那严厉的目光,我又忍住了……"  牛鲜花心里一颤,忙又往后翻了翻,只见其中一页写着:今天,还是抬木头,我忽然发现牛队长乌黑的头发上沾着一片干牛屎,它一下子把我的眼睛刺疼了。我不知为什么,不由自主地伸手把它抓在手里,我不能让这块干牛屎沾在她美丽的头发上。遗憾的是牛队长误解了我,问我想干什么,我绝不能告诉她。我想,如果我展开手心,她看到这块干牛屎,一定会脸红,当着这么多的人她自尊心会受到伤害……"  一种异样的感觉自牛鲜花心底滋生出来,她不动声色地把日记本合上了,转身出了屋。
        阅读这本日记正好触动了牛鲜花心灵的扳机,她身上伟大的母爱精神由此被激发起来。她热心帮助帅子,大胆启用他搞文艺宣传活动。他们在一起搞广播剧,说相声,又一起排演了芭蕾舞剧《白毛女》片断,“北风吹”。广播站播出的北风吹歌曲,成了他们两人接头的喑号。一听到北风吹的旋律,帅子就风驰电挚般地乘着雪橇来到大队部。经过刻苦排练,他们的节目终于在县里的文艺调演中拿了奖状。两人兴奋不已,在返回的途中,牛鲜花借着酒劲儿,赖在雪地里,躺着不走了。帅子只好她背了回来。
        牛鲜花虽然对帅子动了真情,可是一想到刘青早就和帅子相好,就压抑自已,刻意与帅子疏远。她鼓励帅子积极表现,建议他学习报上的知青英雄事迹,努力创造回城的条件。然而帅子在现实中仍没有信心,看不到任何回城的希望。他的工作就是和一个哑巴五爷一起管理仓库。一个偶然的机会,他碰到了一个条件不比他强的知青。那人就是因为一次英雄事迹,跳进粪坑,救上来一个小孩,而当上了空军。在这件事儿的刺激之下,帅子刻意也要做一回英雄。他监守自盗,贼喊捉贼地导演了一场知青冒死抢救集体财产的英雄大戏。他成功了,成了县里知青的典范,但由于自己对自己下手太重,把自己打成了失语症。
       牛鲜花此刻对帅子施予了最多的关爱。她带着帅子到处做宣传,宣讲他的英雄事迹。她耐心地教他说话,帮助他恢复建康。她竭力推荐他回城,但招工单位不可能接受一位痴呆病人。就连往日女友刘青也把他了视为生活中的沉重负担而不愿接受他了。刘青也抛下他,自己回城了。帅子什么都不知道了,唯一知道的就是一听到北风吹的旋律就会欢快地翩翩起舞。帅子只能留在乡村了。牛鲜花不顾父母的反对和亲戚的劝解,毅然决定和帅子结婚,把他接回家,照顾他一辈子。这是多么大的一种承担啊!不是出母爱,谁会做出这么大的牺牲? 除了这种付出之外,还有慈母般的包容。这种伟大母爱不仅仅体现在帅子一个人身上。对其他知青也是如此。知青点的点长大庞,因为与帅子有过节,在演戏用的手枪上做了手脚,让帅子负伤住了院。凭借干武装部长的经验,她一下子就发现了问题,但她并没有声张,而是私下里劝大庞改邪归正。刘青发现了牛鲜花和帅子的联络暗号,北风吹后,妒火中烧,剪断了广播站的嗽叭线。牛鲜花认为此事可大可小,并没有上纲上线,给她扣上破坏收听党中央精神和毛泽东思想的大帽子,而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还有一次,刘青为了发泄私愤,半夜破窗而入,把牛鲜花办公室翻了个底朝天。牛鲜花一早上班,见写字台玻璃板被砸了个花,下面正好是自己的照片。她一下子明白是谁干的了。她为了保护刘青,竞然伪造了自己忘带钥匙的现场。对情敌尚且这样宽容,更何况他人乎?也许正是在牛鲜花这种母爱的感召之下,帅子竞奇迹般地恢复了记忆,他身体恢复康健了。
 

       帅子病好之后,便和牛鲜花过上了正常的生活。他们有了一对儿可爱的女儿。粉碎“四人帮”之后,落实政策,帅子带领牛鲜花和孩子们返回城里。经过一段平静的生活,帅子面临改革大潮,要下海经商。这时的帅子似乎己经成熟了,不再需要母亲的呵护了。他业己不满牛鲜花的絮叨,对她说:“别老以为你还是当年那个牛主任了!”
       这时的帅子有如青春期的孩子,再也不安于现状,要出门去闯荡世界了。他开始对牛鲜花产生离心倾向。于是,刘青又重新闯进了他的心扉。他试图要摆脱那种挥之不去的恋母情结。他的依恋对象从慈母转移到了同龄的异性身上。此刻,他感到刘青才是真正意义上的爱情对象。他们两人似乎是对等的,不像他和牛鲜花那种上下级关系。在他去东北倒卖木耳亏本的那一刻,刘青挺相救。他被刘青感动了,当晚两人同居在一起。从此,他身心投奔了刘青,也跟随她做了一些荒唐事,譬如集资买断鸭绿江大桥一事。最终,帅子抛下父母、妻子和孩子,和刘青一起私奔了。他们去海南办了海产养殖公司。帅子似乎同恋母情结断了奶,活得很惬意。但经过数年的商海拼杀,他总是感到力不从心,总是觉得若有所失。一旦完全失去了母爱,他还是不适应。由于观念不和,他与刘青最后分手了。用他的话说,“我心里已经把你给撤了。” 于是,他想回家了。但由于他出走时做得太绝,有何颜面再见江东父老?他只有默默地忍耐。


       帅子为了赎罪,不定期地给父母和牛鲜花汇去两万块钱,而且不落寄款人姓名。直至他弥患了脑癌,而且双目失明之后,他向牛鲜花委婉地提出生前的最后一个请求。在月亮湾大队知青聚会上和牛鲜花跳一曲北风吹。牛鲜花答应了他的请求,并假扮一个保姆来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他不时地在这个“保姆”面前荣耀地夸他的前妻牛鲜花,说她做的手干面多么多么好吃,险些让牛鲜花笑出声来。此刻的帅子想起牛鲜花的母爱便感到温馨,祈求永远耽迷于其中,流连忘返。他多么想回归到牛鲜花的母爱之中!
       月亮湾大队知青聚会的这一天终于来临了。大伙儿畅叙友情,共同缅怀那失去的青春岁月。他们集体唱了一首“大红枣儿甜又香”。最后的压轴儿戏,北风吹开始了。帅子和牛鲜花两人翩翩起舞,牛鲜花演杨白劳,帅子演喜儿。伴随着优美的旋律,知青们脑海中各自对当年的往事做了一个全景式的回顾。帅子尽情地欢跳着,他终于回到了牛鲜花母爱的怀抱,从而完成了一生的夙愿。
       帅子的一生正好演绎了恋母情结正、反、合这么一个否定之否定的过程。
       “欢欢喜喜过个…年…”
       随着乐曲的终止,电视连续剧《北风那个吹》也徐徐落幕了。然而有个问题不时地在我脑海中浮现。作者是否在剧中有一个寓意?我们这个种族是否在精神上还没有断奶?莫言在其《肥臀丰乳》中以寓言的方式嘲讽了我们种族的精神萎缩,特别是以金童这个形象为象征。母系社会的遗风在我们当代民族心理结构中所占据的影响力由此也可窥见一斑了。

上一篇:读夏


评论专区

管锥视线2014-11-20发表
当然是汉族了。
读者2014-11-20发表
莫言用作品嘲讽我们种族的精神萎缩?有意思。哪一族?汉族还是满族?其他都显然谈不上的。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