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十二章 天下霉事·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4-12-11 18:01:45  浏览次数:1293
分享到:

大家都在一条线上,谁也不比谁多几块少几块;再说,谁谁都有本难念的经。借,倒罢啦;不借,触一鼻子灰,我吴大个丢不起这个面子。

想着想着,吴刚突然笑了,哎,不是还有阿兵么?

想想自已引他进地下舞厅,认识了那个漂亮的高个儿女孩子,阿兵感激的样子,找他借,有99.9%的把握。

门一响,蓝天进来了。

蓝天眼睛亮亮的,双颊润润的,走路像在跳舞。

“久等了,让你久等了,几个福建客户,挺豪爽的。”一面拉了椅子坐下,捋捋自已的头发,还趁势抿抿嘴唇儿,然后说:“行了,别开玩笑了,我陪你到专卖场交钱吧。”

“哎蓝天,也不打个折,拿个内部价?”

拿定主意的吴刚,又恢复了笑脸。

举起一根指头,示威般晃晃:“目无上级,惹领导生气,,影响官途哟。”,蓝天微微一笑:“吴上级,吴领导,我敢吗?可这实在是仅此一辆的非卖品,上下都盯着,无法处理啊!”

吴刚有些不高兴的垂垂眼皮。

我是干什么吃的,哪有商场不打折和内部处理的?装聋作哑呢。

可同时他也承认蓝天没说错,庞大一个沙百货,确实只有这么一辆“飞鸽”,从那个凌组长的心疼神态中,就可以得到证实。

这折,怕是不能打呢。

可是,蓝天要是松口同意,哪怕像征性的打一点点,也总为自已节约了小笔。

并且,局业务科员的自尊心和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见吴刚别过脸不高兴的样子,蓝天也轻轻叹口气。

这辆飞鸽不能打折和内部处理,是明摆着的。

想必吴刚也清楚,可他还是不高兴了。

当时借给他骑出去后,凌组长当场就差点儿哭了。现在的顾客,对商品不再像前些年间啦。商品虽然渐渐多了,可远谈不上琳琅满目,腰包掏慢了,过了这个村就没了这个庙呢。

进入八十年代,虽然还是凭票供应,但商品明显比以前丰富。

顾客也有了更多的品牌意识和选择余地。

因此,专卖组组长当场就和新上任的业务科长,火火热热的吵上了。为这,蓝天还憋闷着一肚子的委屈。

说实话,蓝天特烦这些局里来人。

个个盛气凌人,颐指气使,要这要那,还或明或暗的要求着打折优惠。

看看眼前这个吴刚吧,皱眉别头扭身的。蓝天其实早认识他。记得他还在食品公司当小科员时,谦恭有礼,见人就是笑,不是现在这副模样儿啊。

虽说他是仅仅是借调,还是情人的手下,可到底是局里来人,说话三分重,不便轻易得罪的。

蓝天咬咬嘴唇:“请稍等。”就出去了。

一会儿又进来,说:“我与卖场商量了一下,最最特殊的情况,最最特殊处理;瞒着公司领导,打了个九折,交钱吧。”

吴刚迅速在脑子里算算,有些失望。

原以为能把零头抹掉,收个整400就行了。

不过,好吧,也行,等于节约了自已半月的工资。逐点头:“那,就多谢啦!先交一半行不,剩下的”

这次蓝天毫不客气,打断了他:“没有先例,要不,明天你一起来交也行。”

“明天?”

吴刚佯装着想什么,沉吟着:“恐怕不行,这几天有乱忙,事儿多。”“那就后天吧。”蓝天站了起来:“后天上下午都行,来前打个电话。”说罢,转身就走。

沙百货新上任的业务科长很忙,隔壁的客人还等着呢。

哪有多余时间来陪他闲聊?

吴刚悄悄下了楼,没想到那个凌组长正双手叉腰的站在卖场中,见自已下来,犹如见了多年的仇敌,眼睛瞪得眼珠子都要滚出来啦。

吴刚怕她上前纠缠,赶快一低头,做贼似的从侧门溜了出去。

看看时间还早,吴刚拿不定主意,是回局里还是回家?

顺着街边的荫凉处慢步踱着,吴刚的思维还全在这两件倒霉事儿里。他细细地回想着昨天的一切,认定这是天意,是祸躲不掉,躲掉不是祸!自已并无大错。

不管怎样,人生的路还很漫长,随时都可能发生意料之外的事儿。

好了,吴刚,忘掉倒霉事儿吧。

世界是美好的,美好的世界里,总有一款原本属于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借钱,探望和转正。有人碰碰他:“大个子,是你啊,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

吴刚扭头瞅瞅,唉,冤家路窄,竟然李书记的公子,那个回家休假的省摔跤队队员。

“哦你好,小李,伯母好些了吗?”

吴刚内疚的招呼他:“我准备下班后,去看看老人家,哎,不过,”“不过什么?”摔跤手敌意很重,微微后退一步,双手做准备格斗状,冷冷地盯着对方。

“这还需要我们主动邀请?告诉你吧,我爸并不代表完我的意见。”

“唉,不是这个意思。”“不要以为你救过我爸,就没事儿了。你那不过是无意中的临场发挥罢了,可撞我奶奶,却是有意有预谋有目的,这二者之间不能划等号。”

吴刚摇摇头。

苦笑着反问:“是你一个人这样认为,还是你全家都这样看的?可以告诉我吗?毕竟撞了人,我很内疚,我们可都是同龄人呵。”

“我17,你多大?听爸说你27了,哼,少套亲乎。”

摔跤手气呼呼的回答,示威般把手中的一根棒棒糠,塞进自已嘴里“溜不掉啦,走吧。”

“什么,上哪?”“我家呀,看我奶奶呀,还想耍赖?走!”,吴刚再也忍不住了:“我在上班,上班哪能乱走?对不起,再见!”,

没想到摔跤手双手一拦:“想溜?没门;不走,我扛啦!”

说着,居然往自已双手哈哈气,上场比赛似的弯弯腰,再在吴刚面前来回兜圈子。

吴刚被气笑了,一下也叉开双脚,抱住自已的胳膊肘儿。

很明显,碰上了这么一个嘎小子,让人不想生气和郁闷都不行。可他是李书记的公子,在李书记身上,还寄托着自已全部心思。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