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莲花校的女婿们 第三十九章 水家货摊 二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5-05-04 15:37:03  浏览次数:834
分享到:

他突然发现原来自己是很脆弱的。

特别是出了这件憾事后,对空浅叹,触景生情,整个人似乎成熟了许多,对生命和人生的感悟,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

轻轻而缓慢的上了四楼,再沿着走廓走过去,他知道,老师的办公室都设在那儿。

果然,在一间虚掩着房门的大办公室一角,水刚看见了熟悉的身影。

双手抱腹,双脚直直蹬在脚踏板上的晏老师,正疲倦的仰靠在椅子上;在她右边的办公桌上,一个瘦小的小女孩儿正在做作业。

“昨天的听写,怎么写错了三个字?”

“没听清楚,章老师说话的声音小得很。”

小女孩儿咝咝咝的回答,声音又细又弱。“哪个老师的声音大,你坐在最前排还听不到,还狡辩?我看就是贪玩造成的。要是你爸爸在啊,晏小雨,你又得挨打啦。”

“小姨,我爸到底多久才能回来啊?”

小女孩儿抬起头,揪着铅笔的手不动了,水刚瞟见了一颗生着稀疏黄发的小脑脑袋瓜子。

“还早,到外国打工一般没上十年,人家不会放人的,有合同管着呢。”晏老师抬抬头:“哎,你写自己的,好好学习,争取年年都考个好成绩,让你爸爸回来高兴高”

脸色骤然改变,因为她看见了站在门口的水刚。

略一思索,晏老师坐直了身子,却扭过脸望着窗外。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小女孩儿叫:“小姨,语文做完了,现在接着做算术作业了哟。”“再好好检查一遍,别再有错别字。”

晏老师没回头,嘴里却吩咐着。

“算术一笔一划要写清楚,听见没有?”

“听 见 啦!”小女孩儿愉快的回答,却像石头一块块重得砸在水刚心上。原来,原来晏老师一直瞒着小侄女;可怜的小侄女,还不知道他爸爸永远也不能回来了。

看着晏老师犟向窗外的身影,水刚心里如刀割般疼痛。

事情已经过去几十天了,而且早已经真相大白,可看来晏老师依然没原谅自己。

只有27岁的水刚,自然无法了解晏老师失去亲人的悲伤,可他却明白,以晏老师现在的工作和收入,在自己都还没有孩子的情况下,要抚养哥哥的遗孤有多艰难。

当时,在邮局听到晏老师的鸣咽,水刚还不太有感受。

可现在,面对活生生的小女孩,水刚感到了如山的压力和窘迫。

“小姨!”“嗯!”“我要尿尿!”“快去快回!”,水刚急忙躲开,待小女孩子一蹦一蹦的跳回来,跳进办公室后,才又重新站在了门口。

面对晏老师愤怒而持久的冷漠,水刚萌生了退却的念头,想转身一逃了之。

然而,他又想到自己不能走。只要自己一转身,就永远不可能再有勇气站在这扇门边了。

可是,总得要给自己和晏老师一个交待啊;再说,还有妹妹水花呢?汗水渗出了水刚的额头,眼前一片迷糊。水刚感到真比站在街头艰苦千百倍。

可他不知道,借着窗玻璃一角的反射,晏老师正在偷偷打量自己。

这样呆呆的站着,水刚感到终不是个办法。

想毅然闯进去直接赔礼道歉,可小女孩儿天真无邪的身影,却牢牢的拦住了他。正当左想右思,左右为难的水刚束的无策时,晏老师的嗓音缓缓响起。

“晏小雨,你好好做作业,小姨出去一会儿,马上就进来。”

一扭身,朝门外走来。

水刚大喜,连忙站直身子,垂着双手迎向她:“晏老师!”,扑!晏老师先牢牢拉上门,再转身冷冷问:“你来干什么?”“我,晏老师,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水刚第一次在她面前嚅嚅颤抖。

“我,我向你”

“赔礼道歉?不用!人都死啦,赔礼道歉有什么用?”晏老师冷笑道:“我是那么在乎你的赔礼道歉吗?”“我,我,我和爸爸商量好了,我们,我们”

“用钱补偿?也不用!人都没啦,钱再多有什么用?鸣!”

泪花终于盈出晏老师眼帘,她踉跄一下,扶住了墙壁。

“怎么会是你,怎么会偏偏是你?我没想到,我没想到啊。鸣!”“晏老师,原谅我!我,”“我设想过千百遍当时的情景,我哥哥纵有不对,可你那拳头怎么打得下去?一个活生生的人啊,在狂风暴雨中就这样没了?鸣!你走吧,我不想看到你。”

水刚呆若木鸡。

显然,面对情绪激动的晏老师,继续说下去,弄不好惊动了小女孩儿,事情就更麻烦:

“晏老师,我真不是故意的。不过,我要说遇到这种事,换了任何一个也会出手。对此,你也很明白。我唯一感到后悔和遗憾的,这个人,不该是我!我只能再一次对你说,对不起!请原谅我!”

说罢,水刚扑嗵跪在地上,响响的嗑了三个头,站起来转身就走。

然而,水刚的右胳膊肘儿,却突然被晏老师拉住了……

晏老师虽然最终原谅了水刚,可怎么也不同意让自己的侄女,认水刚家作干女儿;更不同意接受水刚每月的经济补贴。

晏老师说:“我哥虽然不才,可生前却有骨气。他若地下有灵,是决不会同意我这样做的。更何况,隐瞒得了一时,却隐瞒不了一世。这事总有一天小雨会知道,如果按你和你父亲所做,到那时岂不希望有多大,失望也就有多大?于已于别人都无利的。”

面对晏老师的决然,水刚很意外也很无奈。

只好悻悻而告辞。

临走时,晏老师对水刚说:“水花最近有进步,学习成绩上去了,你们得多表扬表扬,再给她加把劲儿才是。明年就升初三啦,这对她冲刺重高是道坎儿呢。”

“不过,晏老师,这事儿出了后,对她”

水刚有些纳闷,水花不是回来又哭大闹么?

如果真是晏老师在后面挟怨抱复,又何来有进步和学习成绩提高?如此看来,水花当时的哭闹,根本就是自己误会自找的。

“开始有一定的影响,你想想,又出事儿又上报又表扬的,同学们会怎么议论?中学生正对什么都好奇,免不了叽叽喳喳的。”

晏老师望着寂静的大楼天井,淡淡而言。

并不看从前的学生一眼。

正在这时,办公室的门轻轻一响,晏小雨跑了出来:“小姨小姨,作业全部做完了,我还认真检查了一遍。”“好,小雨真乖,收拾书包,我们回家。”

小雨一眼看到了水刚,就站下。

好奇的问:“大哥哥,你没完成作业,被老师留下来了吗?”

“啊?嗯,哎,是的是的。”水刚有些慌乱,瞧瞧晏老师:“所以要认真听课,才能完成家庭作业呢。”“大哥哥,你被留下来做作业,你爸爸会骂你吗?”

“会,不会,会的,会的。”

“我爸爸不会!”

晏小雨偏着小小的脑袋瓜子,骄傲的说:“我爸爸对我可好啦,不但不骂人,还帮助我呢。现在他出差去了,要给我带许多许多的好东西回来。所以我要听小姨的话,认真听课做好家庭作业,让爸爸放心。”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