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人世间 ---啊战友 三、李贺章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5-09-12 23:15:15  浏览次数:1245
分享到:

我们在云南省民族学院学习半年时间后,结束了学习, 大家基本上掌握了各种表演的基本功。

一九七一年五一节, 昆明市五华区俱乐部我们顺利演出了"沙家滨"第五场, 由李贺章演新四军连长郭建光,李贺章先试试嗓门,"啊哈了几声" ,顺利唱完了"朝霞映在阳澄湖上,芦花放,稻谷香,岸柳成行, 全凭着劳动人民一双手,⋯"

李贺章一米八大个儿, 小伙长得清淸秀秀,两只山羊眼睛非常漂亮。 贺章吹拉弾唱都非常在行,又拉得一手好二胡。 吹笙吹得更是精彩绝伦!贺章的二胡演奏起来,那颤音、马叫、 跳弓、击弓真是没治了, 难怪上次在昆明军区全区会演时李贺章全昆明军区二胡第二把交椅。

我和李贺章、刘玉江,李春友在一次晚餐上以二胡为神灵, 为在今生今世为发展中国的二胡结为四兄弟,我是老大, 李春友是二,李贺章是老三,刘玉江是老四。

结拜兄弟的第三、四天我就扛着把二胡进了团里养猪场。 开始奋斗二胡的征程。我从运弓开始,1、2、3、4、5、6、 7、i,从最基本功开练,以前我们只听说过对牛弹琴, 今天我是对着老猪拉琴。

人生的价值,要去自己去发现,自己去感悟;自己去成就!

我在连队的猪圈内拉二胡,一拉转眼拉了一年多了。我己经会拉五、 六首曲子。有"喜送公粮","二泉映月","骞马"," 奔驰在千里草原上","红旗渠水绕太行";"山村变了样"。

只可惜拉的技术一般,比起李贺章来, 我的二胡拉的只是一般的一般。说实话,自己砍班出身, 只知把个二胡弓子来回拽,声音轻重分寸把握不好,揉弦, 颤音丶击弓丶拋弓都出不来味儿。

而李贺章则不同, 其功夫用得可以用泣鬼神来形容。 由其是由贺章拉起巜红旗渠水绕太行》,那用弓的力度, 准确度听起来味道十足,力透纸背, 能盖过与它一齐演奏的各种乐器!          贺章说到情感投入时会会心地微笑,他一副英俊和充满线条的面孔, 双眼是我们以往常比喻的一对美丽的羊眼睛,宽阔的前额, 和二片不薄不厚的双唇,微微的翘着, 他会心的微笑给人一种亲合力和可敬之感。贺章毎毎拉起二胡, 演奏二胡进入佳境时就用脚尖点着地,微微点着头! 李贺章能有此高超的演技,全是半生努力的结果。

贺章出生在河北省唐山地区白官屯镇,父亲李世勋是三代祖传世医, 儿科在十里八村名声在外,到李老先生处诊病的人络绎不绝。 李老先生习惯蹲在坑上,迷着小眼珠,叼着大烟斗, 很少有板着面孔的习惯,大慨是做为儿童医生的原故吧, 总是迷着两只笑眼,给人无限亲合力。

李老先生家训严明,"人, 都要学门好手艺,在这个世上才有用!不能瞎混, 到头来人生一场空。"

在父亲的感着下,小贺章, 十岁拜白官屯镇马山为师,先是吹笙,接着是板胡、京胡丶二胡, 十年奋斗,苦练,二十岁被招兵团长一眼看中!当场拍板, 被招来五团宣传队。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