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在三清山留墨(组诗12首)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6-08-04 18:19:24  浏览次数:1052
分享到:

         三清山寻道

        季节总在变幻,但
        三位兄弟坐镇的主峰不变
        雨花绽放也好,密雾笼罩也罢
        他们仨泰然自若,心随天籁

        人间混浊了,三清山照样清净
        世事沧桑了,三兄弟依然风神超迈
        大哥玉京处世不惊
        二弟玉虚清心虚静
        三弟玉华脱尽铅华

        我的远道而来,意在寻道解惑
        如此执着,像一场雨缠绕这山这水
        这时,阳光倏然闪现
        饱含水分子的空气瞬间变得晶亮
        一些往事被风吹起  析出我的真实
        我已透明,而虚空仍在虚空中

        
        清凉世界

        放眼这满地浮华的红尘
        不如静静瞩目三清山的清凉
        从来的那一刻起,就不必想得太多
        更不必用绚烂来装饰时间和空间
        日月星辰不必要,蓝天白云不必要
        泉水松声不必要,百花万木不必要
        林荫中延伸的石径也不必要

        地球慢慢变态发热了
        人间一片脏、吵、乱
        三清山还是三清山
        这绿色,这淡泊安然,这清新宁静
        山泉依然从石上清澈流过
        让肮脏暴露,让污点破溃
        足以洁净落满尘埃的肉身

        与三清山的清凉合影
        灵魂的灯盏愈发清亮

        
            在阳光海岸

        来之前,我必须承认自己孤陋寡闻
        原来三清山之上也有阳光海岸
        而且辽阔得有点不着边际
        我临时找不到可以泛舟的双桨,但
        暗自窃喜,纵使身无彩凤双飞翼
        照样可以身披雾纱,脚踏浮云

        抵达海拔1600米高地,蓦然回首
        发觉空中索道是最便捷的桥梁
        而心路,掌握在每个人手掌里
        身在此山中,似是遨游于仙境之间
        究竟是向前或向后,还是向左或向右
        我说不清楚,也无须说清楚

        在三清山的阳光海岸,迷离像迷雾
一片迷人的美,叫人迷醉。风起时
那些摇头晃脑的迎客松
发出阵阵笑声,唤醒迷梦中的我
让我跃动一羽飞翔的渴望

        

         在三清山留墨

        在三清山,与金沙索道老总
        不期而遇。他精心备好文房四宝
        希望在下留幅墨迹

        一盏美酒、一杯清茶,外加一枝香烟
        让唇齿生出芳芬,让脑海翻腾墨花
        醉砚。铺纸。研墨。心旌摇曳时
        发觉这墨有点浓稠,灵机一动
        加点三清山的清水,然后
        信手抓起那枝长锋提笔

        这三清山、这索道,字符中自有真意
        写点什么合适且富有情趣呢?
        凝神。沉思。用心,用情
        蓦地,从远方高处传来福音
        仔细辨听,原来是白乐天老兄在抒情
        于是恍然大悟,饱蘸激情
        一路蜿蜒挥毫,欲与三清山共舞

        思想一经擦亮。墨像纷然定格
        给时空留下的飞白,氤氲地掠过山水
        就这样,与索道老总齐声诵读——
        千里始足下,高山起微尘;
        吾道亦如此,行之贵日新。

        
        迎客松枝桠上的雨珠

        梅雨节季。游客如鲫
        迎客松枝桠上举起的雨珠
        说了些什么,其实谁也没有听见
        而我,分明从一场雨中
        看见那些雨珠在说话
        好像是代表三清山向我们
        致欢迎词。甫一见面
        雨珠就开口说了一句很地道的
        方言——欢迎你,朋友!
        态度诚恳,且谦卑地点头示意

        回来的路上,为了表示谢意
        我向缀满枝头的雨珠,道了声再见
        并与它们一起合影留念。挥手间,
        所有的雨珠突然不说话了
        迎客松也没有说话
        它们似乎有点黯然神伤的模样
        那一刻,我忍不住担忧
        这些可爱的雨珠,一不小心
        可能会因阳光过度的强烈
        随时消遁得无影无踪

        
            三清山主峰

        请相信我是满怀一腔神往而来的
        请不要披着雾纱让人感觉你很神秘
        请允许我像静观万物一样
        静静地欣赏你、默读你、抚摸你

        从垂直千米的飞仙谷
        到深渊万丈的王母谷
        以及云海、雾涛,最好巧遇良机
        坐拥日出,怀抱佛光,带给亲友们分享

        可惜这人间四月天,雨帘降低了
        天空的高度,唯有以你为背景
        站在低处,与你合影存照
        想想,总算没有白走一趟

        
            东方女神

        两块大小不一的石头相互叠加
        那漫长的酝酿,只为铸就一尊传奇

        是否会开口唱歌,抑或呼唤和呻吟
        走近你,尝试各种方法掀动你的内心

        多么希望你也是我心仪的女神
        或是千年等一回邂逅的知音

        你习惯于沉默,习惯于无声胜有声
        习惯于把美丽瞬间拉长到天荒地老

        哪怕遭遇风吹雨打,依然寂静如初
        那清晰的背影,或许更适合于幻想

        这一刻,我情愿什么都不去想
        只想停泊在你眸光的氤氲里

        为让周围的花草树木发现
        并且见证,我和你共同的存在

        
            巨蟒出山

        我宁愿说,这是三清山举起的巨臂
        它伸展的向度,托运起一座山的梦想

        烟岚迷蒙。它随时可能被浓雾遮蔽
        它是否可以触摸到天空的蔚蓝?

        果真是巨蟒出山,三清山就不平静了
        好在它是大地隆起的肢体,永远的石头

        我合十双手,以敬畏之心向它施礼
        这只巨臂,依然高扬起楚楚的憧憬

        
            来三清山的人

        旅行者一走进三清山
        会有一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
        青山、绿水、蓝天、幽谷,还有
        那大片大片的植被,变成一种背景
        一路攀援一路留影,然后大喊一声——
        真是一道绝妙的风景啊!

        寻梦者一踏入三清山
        神与物游,自觉走进世外桃源
        在人迹罕见的山谷深处,眼眸所及
        处处是景,开始放飞梦想
        企冀回归山水,然后学着诗人的模样
        吟风弄月,高声读一阙如梦令什么的

        求道者一陷入三清山
        一边漫不经心地欣赏佳山奇水
        一边细细琢磨那一草一木的来历
        靠近天空时如临蔚蓝的神殿
        在一朵花的体内发现自己的身影
        然后,俨若一位得道高人的表情
        把虔诚连同神秘,统统写在脸上

        
            神仙谷里的一块石头

        在神仙谷的河滩上,发现
        一块花岗岩石头,精巧玲珑,煞是可爱
        仿佛遇见了自己喜欢的某个孩童
        那双童趣的眉目好像会传情
        当你伸手触摸它略带光滑的脑袋
        它居然口吐莲花般诉说了自己的经历和向往——

        我长期住在这深谷里,一次狂风暴雨的冲刷
        流落至此。尽管不是任何人都看中我
        但我有奇特的造型和气质,只要您
        用美的眼光审视,我肯定是一块好材料
        经过精雕细琢,就能变成有价值的生命体
        当然,您可以不要我,只求把我带到海边

        在山谷里住太久了,感觉相当寂寞
        很想去见识大海的博大与喧响
        让自己的灵魂有机会自由游走于天地间
        我知道您从海边来,请带我走吧!

        
            重写

        友人A:“留下一句个人诗观吧!”
        友人B:“写一句话留作纪念吧!”

        唯恐热闹场合写不出心语
        又恐云淡风轻过于浅薄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令人陷入眩晕
        仿佛浮沉于沧浪之间

        来不及酝酿,来不及皱眉头
        也来不及寻找借口躲藏起来
        唯有坦然面对,学会在瞬间沉思
        祈愿语词之花悄然绽放,或者闪亮

        诗观刚写第一句,发觉词不达意
        留言一开笔,光阴便在指间凝滞
        灵体好像发生痉挛,紧张与不安
        驱使笔尖刺痛大脑沟回

       注定要在时间的脸上,撕掉重写
        似乎经历了一场改朝换代的风暴
        其实,被改写的历史不仅是两页
        而是三页,其中一页就在心里

                
            三清山采风记事

        5月18日,天气多云。风速微风。温度28/18℃。
        前往三清山途中。天地含情。人未到,心先到。
        一种说不出的神往,云朵一样绵白。

        5月19日,阴转大雨。微风依然。还是昨天气温。
        从厦门飞抵南昌。夜幕降临,时光穿过城市灯火。
        三四小时高速,径直通向三清山洞天福地。
        披夜色,沐酒香。饮醉街头那家小菜馆。
        夜语喧哗雨声,痴情与醉眼属于五月的三清山。

        5月20日,先晴后雨。风轻且湿润。气温微降。
        走向神仙谷。左边河水流淌,右边田野,前面青山。
        神仙在哪里?问天问地。三清山的天空露出神秘微笑。
        山与水也有思想。自觉不自觉地走进水里,
        与山与水同乐。顺便把心掏出来清洗。

        5月21日,小雨转多云。风依旧那么轻。气温略升。
        交流,发言,诵诗。时间的火花点燃了内心的默契。
        相遇,相融,互动。场景构成一首动态的跨度长诗。
        窗外有飞鸟持续掠过,山坡上有绿树在走动。
        在风景深处流连,我们的心灵都在发芽、开花。

        5月22日,阴晴交错。微风轻荡。气温不变。
        伸出双手,与三清山紧握。水则站起身来,与我拥抱。
        来与回,沿着同一条线路。一朵跋山涉水的梦,在风中摇曳。

2016年夏日记之


上一篇:妈妈不在家
下一篇:看海的人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