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隐蔽在丛林里的遗迹-马丘比丘(3)
作者:萧虹  发布日期:2009-12-01 02:00:00  浏览次数:7307
分享到:

 马丘比丘以外,还有梦吗?诡秘的复活岛巨像   

 

1.jpg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那么到了马丘比丘以后,还有能够吸引我的古迹吗?当然还有。如埃及的金字塔,但现在的时世中东是暂时不适合去的。况且像埃及,希腊去过的人很多,也就没有那么大的吸引力了。也许这个世界真的没有能吸引我的古迹了。

离开马丘比丘我们从库斯寇经智利的首都圣地牙哥飞到智利属复活岛。这个岛在南太平洋中间,号称世界的肚脐,意思是在世界的最中央。离开智利的海岸有三千五百公里,下一块陆地就是约四千公里以外的大溪地群岛。离开了智利的海岸线飞机就在汪洋一片的难太平洋上空飞行。五小时过去了,总是苍苍茫茫,除了海什么也看不见。机长从扩音机传来信息说我们已经到达“不归点”,从机窗望下去,还是只有汪洋大海,没有什么点。原来从圣地牙哥飞到这里的距离已经超过从这一点飞到复活岛的距离,所以如果飞机发生故障什么的,已经不可能飞回圣地牙哥,四周也没有别的机场可以绕道,唯一的办法就是往前飞。希望能挨到复活岛。所以到了这里,就叫“不归点”。听罢,各人心里不禁惴惴不安,生怕飞机有事。幸而一路无事。

在我们的焦急期盼之下复活岛终于在我们的下面出现了。它和其他太平洋的小岛一样,在碧蓝的大海里出现一圈黄色,围绕着一团绿色。渐渐飞近,看得出黄色的一圈是沙,绿色便是这个葱葱郁郁的热带岛屿。在岛的一边,稍微离开复活岛一点还有一个一丁点大的小岛,上面奇石嵯峨,引人生出异样的想像。再飞低一点,就可以看见岛的周边,出现单独的或三三两两甚至成排的石像。这也就是旅客不远千里而来这个岛的唯一原因。

复活岛和夏威夷及大溪地等度假胜地的建设和繁华都相差甚远,却有其朴素更接近原始生态的优点。岛上有一条“大街”,两边的商店,饭馆都开在民居模样的房子里,可能不久前还是民居,改建后用作商业用途。哪天恰巧是星期日,路上行人和车辆都很稀少。岛上有很多火山口,有的年代久远,已经装满了水,成为一个湖,四周陡峭的湖坡,早已覆盖着葱郁的植被,水中长出一丛丛芦苇之类水草,形成很多不规则的岛屿,水面没有水草的地方倒影着蓝天白云,构成一幅充满生机的天然的画图。

黄昏,散布在宽阔平缓的山坡里,一幢幢矗立的石像,像在等待着什么,又像在守望着什么,他们脸上毫无表情,从这无表情中透出坚定,固执甚或略带残忍的深层意味。和马丘比丘一样,这些从几米到十几米,重几吨到十几吨中的石像,在没有先进工具的情况下,是谁又是如何开采石头,雕刻,又运到山谷或海边然后有把它们竖立起来的呢?他们的作用是什么?创造这些奇迹的人又到哪里去了呢?因为现在在这个岛居住的人对于这些问题,都不能回答。没有口传历史或史诗,只能找到一些模糊的神话传说。

2.jpg

 根据考古学的研究,这些石像是11-17世纪,用坚硬的火山石做的工具雕刻而成。然后砍伐当时茂密的森林中的树木用来做滚轮,把石像运到目的地,在地下挖一个洞,将石像的下部埋在地下,所以它们历经千年,仍稳稳地矗立着。石像一般是置放由一层层土堆起来的平台上,在这些平台里,挖出很多人骨,原来是古人埋葬祖先的冢墓。石像都不是朝海,而是朝内陆的,所以不是像有些人臆测那样,是守望着海面以防敌人来侵,而可能是祖先守望着自己的子孙。至于这些人为什么突然消失了呢?考古学家,还没有答案。最奇怪的是有些石像已经做到一半,却好像有什么突发事件使整个工程半途而废了

我在一家卖纪念品的商店找到一本1920年代出版的书,叫《太平洋之谜》,是一个新西兰一间大学的英文教授写的。他不是考古学家,又是这么多年前的书,然而我觉得书中所说,有很多可取的地方。他的理论是:很久以前,太平洋中间有一个大岛或者一个群岛,是一个强盛富庶的国家,他们把边沿的复活岛作为埋葬英雄战士的地方,派出很多劳动力在那儿专门制作巨大石像来纪念他们,像埃及人的金字塔,也是统治者的雄厚国力的表现。而这个岛没有足够生产成千成万人的粮食,粮食都靠从别的地方运来的。但是这一带是火山爆发和地震地带。可能突然统治中心所在的大岛或群岛被完全毁灭,复活岛因为地处偏远地带,仍然幸存。不幸的是粮食没有接济,岛上造像的石匠不善种粮,况且适宜耕种的面积和吃粮的人比起来太小太小,大家没饭吃,工作自然就突然停顿下来。结果岛上的人自相残杀,甚至人吃人,用不了多久就变成一个无人的荒岛了。即使有 幸存者,因为没有文字记载,久而久之,曾经发生的事,也就不复记忆了。他的理论虽然很有道理,但总还需要证据,希望以后考古学家能找到实物,证明他的假设不错。

上面我说没有文字记载,其实岛上并非没有文字,曾经挖掘出一些文字的残片,但直到现在,还未能破译出来。我们的导游感慨地说,这些残片现在分布在法国和智利,在本岛反而看不到。令我又想起中国敦煌的卷子,分散在法国,英国,日本,俄国,印度,留在中国的反而不是最有价值的部分。弱势的国家对自己的文化遗产都保不住,其实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可悲!

 当红日慢慢下沉,从石像之间露出它红色的火球,在金黄的暮色里,散布在海岸上的石像,更显神秘。复活岛的种种问题没有令人信服的答案,这神秘感就免不了加深几分。  

 后话  

2009年一月,终于完成了梦寐以求的马丘比丘之旅。为了达到这个目的顺道游览了巴西的里约热内卢,巴西与阿根廷交界的伊瓜苏大瀑布,阿根廷的布业诺斯艾利斯和太平洋中间的复活岛。马丘比丘固然是名不虚传,其他的地方也给了我们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无异是我们这次旅行的意外收获。


下一篇:西出阳关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