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现代诗歌

现代诗歌

崇武古城畅想(外二章)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6-09-23 19:08:53  浏览次数:1530
分享到:

古城,在大海的臂湾停靠着;

渔民,在大海的胸怀敞开胸怀。

海是海。人也是海。

渔民把串串日子编织在鱼网上,一网一网地编织愿望,又一捆捆地捕捞希望。咸润的汗水,洗亮古城真实的生命和大海奇妙的语言。

总有一种目光伸向远方;

总有一种呼唤留在心底。

生命的曲线,张开的渴望,把崇武人的质朴与勤劳、潇洒与豪迈织成一张网,将心愿撒向大海……

渔民的微笑,是大海的微笑。

古城的身上,石头、村落是船只,树木、楼房是帆樯,崇武人是高耸的桅杆。

历史在这里翻开一页页风帆,装订着震撼生命的序言。

深沉粗犷的渔歌,飘越历史的河道,奏响大海的乐曲,在海天之遥,在船队之间,在时空之中,凝固成现实与记忆,沉淀为千百年永不褪色的情韵。

渔民的血液,是浓烈的酒,是奔腾的海,在大海的体内涨潮狂欢。汗水洗涤过的手臂永远挥洒阳光……

崇武的海风,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汉子。

总是以一种历经风雨的姿态,游荡于古城的每一个角落,把崇武和弦弹奏得精明强悍。

汉子爱酒、爱划拳、爱醉酒——嗜酒如命;

汉子爱家、爱女人、爱子女——构筑家园。

从夸父逐日的悲壮里走向大海,古铜色的脊梁大海般坦荡裸露,肩负着岁月的艰辛与沉重,黄皮肤的旗帜,穿行于波峰浪谷中,在人生的海面尽情抒展。

崇武汉子,站起来是航标灯塔,躺下去是金色海滩,活着时海风一样激越奔涌。

于是,古城以古琴般的跫音,踏响在通向大海腹地的街上,叩开大海的心扉,与海对唱成一船船的用海花、汗水、风雨等混合酿就的千年老窖……

久违的渔火,成为横渡畅想的桥。

我被一片闪闪烁烁的渔火唤醒,内心顿生出湿漉漉的情愫。我好像走在渔火摇曳的水波上,想象着古城崇武敞开的一切,任目光辗过轮回的季节、翻阅沧桑的往事。

我常常满含着流浪的创伤和无奈,在人生的船上摇晃。此刻,崇武古城用渔火的语词与我对话和交谈,好像在对我述说着有关古城的过去、现在和将来,好像在向我传递着一支唱不尽的海韵之歌。

荡起一双畅想的桨叶,拨弄渔歌唱晚的旋律,倾听着崇武古城的脉搏,许多风景总是流动在我的感应之中……

母性的海水

——题摄影作品《传承》

回归的船只,停泊在一湾沉默里。

水平如镜,静若处子。

安顿的是一种淳朴的守望。

空阔背景下营造的一方宁静,相比于朦胧,架构着别一种意境。

绵延的民俗风情,内蕴于时光深处,恰似筝声滔滔,或如南曲的清音古韵。

铺满了一片如水的情怀,也铺满了一汪殷殷的寄语。

情怀与寄语,寄语与情怀,浸润荡漾,交相映现。如同温情满怀的母亲——

躬身背负着天海的缤纷色彩,内心储蓄着爱、良善和梦想。

那双曾经太过灵巧而略显粗糙的手,带着一种传统的亲和力;那苍老陶罐里曾经的水,似有佛的心、道的影、儒家的风尚凝成的气味。

需要传承或衣钵的,总是活在一粒粒乡音里,活在母亲温暖的声调里,活在她们的素朴明澈里,活在她们的生命体温里,活在她们内心的清辉里。

良久地凝视着自身,喊一声大海一样的故乡,喊一声母亲,我似乎重新找回了孩子般的人生。

一湾海水就是母性的海水。一方水土养育着万千子民。

流淌的是一脉乡土精神,隐喻一种存在的力量。

无须说出,只要用心体会和牢记。

当阳光滑翔而来,我看见那位孩童,神情专注,心手感应。

像在默诵着经典的唐诗宋词,或者背诵着某个数学定理,锤炼着自己的内心希望。

而我,作为一个地道的游子,与这些既熟悉又陌生的镜头相遇,就是与一种古老的民风相遇,与一份烂漫的天真相遇,与不断拔节的幸福时光相遇。

在天与海之间、在船只与船只之间,我分明看见风和日丽,饱蘸海水的温润,从大地的身上穿过;

在传统与现代之间、在历史与现实之间,有海水漫溢的地方,总有浪花的骨肉情,还有母亲的千叮咛万嘱托…… 

题《拉网小调》

面朝大海,就像面朝故乡一样。

大海盛开了,阳光盛开了,鱼网盛开了,乡思也盛开了。

海水蜿蜒跌宕,波澜壮阔。阳光下的渔家人,海水浸过古铜色的肌肤。

拉网的瞬间,时光似已沉溺在一种风俗和习惯里,那是一种自在与和谐。

一支悠清的小调越过海滩,穿过时空,守望着每一个日出和日落。

在黎明怒放之际,是谁?欣赏着从眼前掠过的诗一般的渔家女,放慢脚步或散漫成一个浪子的形象,最大限度地洞开审美视界;

在暮色深沉时分,又是谁?学会如何制造梦境,让梦境在梦境里一次次超越或升华?

蓦然发觉,那些张开的网眼如同棋布星罗,都是会发光会说话的星星,在生命交错的美学里,大地的种子在渔歌小调里萌生枝叶,绿意盎然。

此刻,在南方都市的某个角落,想象着自己躺在金光闪闪的交响乐章上,看天看海看海天之间上下波光粼粼,一种滚烫的乡音翻涌在血脉里。

最绚丽的时候,常常冒出贵重金属的声音。当精神之光旋转,比前路还要遥远。

我望向海那边的故乡,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

原载《中国魂·散文诗》2016年第4、5合期


上一篇:正定古事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