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海外新移民诗群”成立的必要性--致海外诗友的一封倡议书
作者:庄伟杰  发布日期:2016-12-02 11:40:02  浏览次数:1475
分享到:

近年来中国(大陆)诗歌势头愈见看好,诗歌的“熊市”已至谷底极处。物极必反,其走势必然回旋上升。伴随文化新浪潮的迅猛席卷,相信诗歌会再度“牛市”而走向新的辉煌。

君不见,这些年中国文坛,几乎是小说一统的天下,即“诗歌中国”已被“小说中国”所取代。这是文学生态发展的失衡和倾斜,令人匪夷所思。于是,人们谈论中国文学(包括海外华文文学),首先说到的是小说(家),似乎诗歌(人)已无关紧要,评论界和学术界皆然。面对此种窘境,令人无所适从又深感无奈。

直面人生,直面惨淡的诗歌,正视现实,正视内心的撒旦和神性搏斗。真正的诗人唯有坦然面对,笑傲文学江湖。俗语道:风水轮流转。世间一切事物都在无形中轮回流转。信则然。除了文学(诗歌)内部规律运行使然外,诗人必须自我拯救,而自身寻求的方向至为关键。尽管从个人发展道路来说,写作可以走向宽广、多元,风格可以多样,但总要有一个目标。而这,恰恰是写作者自身取得独立的生命之根本。

可以说,用“空前繁荣”来形容国内当下诗歌现状并非过誉。的确,从数量上说,从来没有过这么多诗人(据不完全统计,网上网下,新诗旧诗,即写诗者起码二三百万之众),这么多诗刊(官方、民刊的诗歌报刊不计其数,不断出笼,连同诗歌网站,可能要编成一本厚厚的花名册),这么多诗集(每年国内出版的诗集起码达数千种),如此景象着实令人眼花缭乱,目不遐给。认真说来,这可能是一种表象,但不可否定的是,从整体数量乃至质量而言,这是以往任何时代都无法比拟的。诚然,汉语诗歌要真正走向世界,跟世界优秀诗歌相较量,尚须时日。如何突显汉语诗歌中的世界性因素,或者说,如何让走向世界的汉语诗歌彰显自身特色并引领世界诗歌潮流?这是摆在当代汉语诗人面前的严峻课题,任重而道远。

基于以上思考,当中国诗歌流派网和国际汉语诗歌协会在2014年举办“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大展”活动,并诚邀本人担任评委时,本人欣然答应,因为觉得这个活动很有意义。于是,极力倡议旅居海外的新移民诗人同仁,携手并肩形成一个诗群(流派),以壮声威,以壮阵容,共同走向诗歌理想境界的新天地。意外不到的是此举先后赢得部分旅居海外的新移民诗人的热情呼应,随即于2014年春天发起成立“海外新移民诗群”。幸运的是,该年度举办的“21世纪中国现代诗群流派大展”活动,从200多家参展群组中最终评选出四个层级共72家入展诗群流派,本诗群脱颖而出,被评为“21世纪中国十二家新活力现代诗群流派”之一,与其他重要的诗群流派共同构成为现代汉语诗歌的文化地形图。那么,组织成立“海外新移民诗群”的必要性何在呢?起码有如下几个原因——

其一,纵观中外古今的诗歌发展流程,尤其是现代诗,许多大诗人皆是开宗立派的代表和主将,或者说,他们往往得益于建立自己的诗歌艺术流派和主张。因为诗歌的相异性大,有许多空间可以拓展,是故流派也多。西方现代派诗歌的浪漫派、象征派、唯美派、玄学派、七星诗社、帕尔纳斯派、印象派、意象派、新浪漫派、隐逸派、未来主义、表现主义、超现实主义、27年一代、自白派、芝加歌诗派、垮掉的一代、大声疾呼派、悄声细语派、五青年派等,中国现代新诗的新青年诗派、小诗派、湖畔诗社、新月派、普罗诗派、象征派、现代派、七月诗派、九叶诗派、朦胧诗派、非非主义等,时下的各种民间性诗群和流派“组织”更是纷纷出笼,于是,才催生出“现代诗群流派大展”的计划。依愚浅见,这是好事,是当代汉语诗坛的一件大事,是诗歌从“熊市”转向“牛市”的前奏曲。值得遍布于海外各地的每一位华语诗人重视和关注。

其二,由于新移民诗人们远渡重洋,横绝四海,流散于世界各地,常常是单个出击的多,难以构成一股强劲的力量去影响他人或者进军诗坛。或许这与流散诗人们没有真正形成群体或流派有关,即流派自觉性不够,大多是凭着一种自发性在写作,欠缺一种理性的历史(文学史)眼光。好在现在是网络时代,互联互通互往十分方便,我们不必受困于时空地理的相隔,况且我们共同拥有一份母语表达的情怀。或许,现在正是我们这群流散于海外的新移民诗人理直气壮地发表诗歌独立宣言的最佳良机。唯其如此,我们才能做自己的主人,并有可能成为新世纪汉语诗歌一道引人注目的风景。

其三,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已经有了朦胧派、后新潮、后现代等众多名目不一的流派交相辉映,更迭而出,其整体无非是为自己的创作寻找出路。而这,必须要树立起自己鲜明的旗帜。我们置身海外,如风流云散,各分南北东西,既缺少北岛、杨炼、顾城、多多乃至严力等人早已在国内拥有的“朦胧派”的声誉和影响,又未能置身于大陆诗坛的现场,于是很难进入批评界和学术界的视野。对此,笔者从澳洲海归回国后深有感触。尽管我们目前身居海外各地,但我们完全可以凭借我们自身潜在的优势和写作资源,举起属于我们的诗歌旗帜,打破封闭,摆脱边缘,彼此互动集结,形成一股新的诗歌力量,尽最大可能向当代华语诗坛奉献出横空出世的精品力作。

其四,目前国内(外)海外华文文学研究界,受大陆当下文化思潮影响,研究海外华文文学,大多偏重于研究小说(家),对海外华语诗歌和诗人研究远远不够。要改变这种境况谈何容易,但有一点,假如我们彼此连结互动、齐心协力组合成“海外新移民诗群”写作共同体,就有可能成为一种新现象新势力新景观,逐渐引起华文文学研究界的注目和垂青。一个人(尤其是诗人)的力量毕竟是有限的,唯有众志成诚,形成一个强有力的诗歌写作群体,才有可能走出另外一条道路,乃至走向诗歌艺术大道。如是,才有可能引起整个汉语诗坛,引起华文文学界、学术界和文化界对海外流散诗歌和诗人的格外重视。

其五,根据自己多年来的创作实践、特别是转型从事文学(诗歌)批评和研究之后,笔者发觉流散于海外的诗友们,现在完全有条件有理由形成一个诗歌写作共同体,不仅非常必要,而且正当其时。这不仅不会影响我们的写作,而且可以合力凝聚成一股诗的能量闪烁诗性智慧之光,并且通过交流、沟通和互动,从而获得诗意的升华,获得更多的写作可能性。人们之所以关注中国的“九叶派”、“朦胧派”、“非非主义”等,真正奥秘即在于此。如果这些诗人如同一盘散沙,抑或都是零散的个体,除非个别幸运者外,否则难以获得如此广泛的尊重和认同。

亲爱的诗友们,而今海外新移民诗群的“集结号”已经吹响了,我们完全可以充分调动起我们现有的海内海外的资源和优势,展示我们的实力,发表我们的诗歌宣言。谨此,笔者愿意同放逐漂泊于海外的诗人兄弟姐妹们一起努力,实实在在地做几件要事,或者说有意义的诗事——

一、联络国内有关文学刊物开辟“海外新移民诗群”专栏,广泛推介同仁们的作品;同时,利用我们在海外的资源和渠道,不断展示诗人们的风彩和成果;

二、调动本人在文学(诗歌)批评界的资源,邀请同道们分别撰文评介加盟 “海外新移民诗群”的每一位诗人,在海内外学术期刊加以推广,或举办各种研讨会和笔会;

三、以新移民诗群作为一种研究对象,申报各种研究课题。同时,率先在本人所属大学为研究生和本科生们开设此门课程的选修课,并逐步推广给兄弟院校;

四、着手编选一部以海外新移民诗群命名的诗选本,在国内外正式出版发行,然后着手策划组织(大家一起)主编“海外新移民诗群系列丛书”,从而打开影响,引起各路研究者的关注。

思绪万千。总之,值得我们去做的事情很多,关键是第一步。一孔之见,权当一份倡议书。但愿赢得同在蓝天下的海外新移民诗友们的热情呼应和精诚合作。是幸!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