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1章 水管水管 1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29 11:55:23  浏览次数:39
分享到:

区税务局专管员水刚,在鸽子师傅悉心的言传身教下,很快熟悉掌握了自己的工作。

水刚开始了进税务局工作后的独立操作。

屈指算来,水刚辖区内的单位真不少,一百六十七家大大小小的单位,涵盖了几乎所有的业态。

不过,好在都是计划经济内的管理模式。

尽管复杂,却也简单。

这就好比一陀线团,只要找到了主线一拉,其他的迎刃而解了。可饶是这样,到底单位众多,再排队顺路省略简略,每天也得跑五六家,让水刚累得够呛。

都道万事起头难。

起头难中的水管,咬紧牙关坚持着。

居然也慢慢熬过了艰难时刻,摸索出了自己一套切实可行的工作方法,慢慢走上了工作正轨。这天,水刚照例走进区局会议室。

每周三上午,是区局税务专管员的学习时间。

所谓的学习,不外乎是学学新的专管政策,重温正在运用的纳税标准和相互间交流取经云云。

还有,不管你怎么学习和交流,搁下的事情终归是自己的。虽然每周享受星期天的休息,可对专管员来说,星期天是五彩肥皂泡,看着美丽,一戮就穿。

事情顺手,天天都是星期天。

事情麻烦,纵然一周六天都是星期天,你照样忙得团团转。

所以,这种学习时间一般大多泛泛而论。然后,专管们夺门而出,跑自己的单位去了。因为水刚的工作接手,鸽子师傅便顺理成章的被提升为区局片区组长。

而水刚,恰好在她分管的组里。

“开会啦学习啦,大家请安静。”

见专管员基本到齐,鸽子组长便叩叩桌子,拿出材料和报纸照本宣科地读起来。一会儿就读完了。

又取出一份红头文件,再小心翼翼的用手掸掸。

“本来是由区局大会一起传达,可考虑到专管员的工作性质,海局长决定分组传达。文件很重要,请大家注意听。”

见一向吊儿郎当,根本不把学习当回事儿的专管员们都竖起了耳朵,鸽子组长清清喉咙,抑扬顿挫的开了口。

“中共中央关于《严厉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的决定》,”

然后顿顿,看看大家的反映。

再一口气读下去:“……为维护社会主义制度,在此严打中,可抓可不抓的,坚决抓;可判可不判的,坚决判;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

读完后,鸽子组长把红头文件轻轻扔在桌上。

“都听清楚啦,大家要注意了,这次可不比以前,决定中的提法这样强硬,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要惹火烧身哟。”

可专管员们只安静了一小会儿,就又开始了嘻嘻哈哈。

全然不当回事儿。

胖妞儿专管瘪瘪自个儿嘴巴:“严打是打刑事犯罪分子,管我们什么事儿?”“啥,你还不是刑事犯罪分子?”

宋专管大惊小怪的瞪起了眼睛。

“你上次和那个厂办主任吵得那样凶,还相互推掇,互拉裤子,引得众人围观,扰乱了社会秩序,人家都投述到海局办公室来了。还不算,谁算?”

大家哄堂大笑。

胖妞儿专管则面不改色,心不跳。

“老娘这是为了收税工作,懂吗?如果我算,你那次和那个什么财务科长对喝,你买通营业员,自个儿偷偷喝白开水,让人家喝六十度,预谋杀人,算不算?”

众人又笑。

并齐声付合:“算,算!二个都算。”

水刚还凑上一句:“都属于可杀可不杀的,坚决杀掉算。”,笑罢,众专管员夺门而出,各奔东西。

水刚最后一个离开。

可鸽子组长喊住了他。

水刚站下:“师傅,有事吗?”,这也是水刚乖巧聪明之处,自到了税务局,对凡是比自己年龄大资历深的,都嘴巴很甜,很能得到大家的欢心。

“说有事也有事,说没事也没事。”

鸽子组长有些忧郁。

“水管,你的性格有些犟,要注意别再和人家发生冲突,给人口实。”,水刚点点头。当专管员的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提起谁烦。

像刚才那相互开玩笑的胖妞儿专管员和宋专管员发生的事,在专管员的工作中司空见惯。

水刚就曾多次与对方发生冲突。

最厉害的一次,是与化工厂的财务科长相互推掇。说实话,要不是水刚极力克制着自己,也许当场就打将起来。

事后,财务科长还告到了区局办。

“这些单位都把我们当成了上门讨饭的叫花子,动辄给脸色,恶语相待。”

鸽子组长叹口气,有些悲壮和无可奈何:“可是,我们就是干这个工作的;自古皇粮国税,国家的税收一定要收上来。不收,这么大个国家怎么得了?”

水刚沉默无语。

几个月来,他早已弄了个明明白白。

专管员说起好听,可实际上也就是跑腿的。如果说几个月前的自己,是给自己跑腿;那么现在的自己,却是在替国家跑腿,前后有了本质的不同。

单从经济利益上讲,后者显然比前者差得多。

不过,后者所代表和受到的,却远远胜过前者。

这让受惯了白眼和鄙视的前单干户,有了一种铭心刻骨的感动和骄傲。所以,水刚实际上并没太把工作中的风波放在眼里。

“水刚,总有一天,我们税务工作必然会受到全社会的重视和拥戴,成为香嫫嫫,眼光放长远一些。”

鸽子组长款款而语,声音轻柔又悦耳。

那模样,正像一位慈爱的大姐姐,在关照叮嘱自己的小弟弟。

水刚点点头,对这个美丽的鸽子师傅,他有一种异样的感觉。不,确切的说,是他感到鸽子师傅,对自己有一种特别的关爱。

“这次严打,来势很猛。知道吗?上海有个叫迟志强的男演员,最近被抓了。”

一向不喜过问打听的水刚,扬起了眉头。

“演员,被抓了,为什么?”“聚众跳舞呗,男男女女在一起搂搂抱抱耍流氓,还不被抓?”鸽子师傅鄙视的瘪瘪嘴巴。

“‘中国青年报’都登啦,标题是《银幕上的新星,生活中的罪犯。》,影响可大了。所以,”

“聚众跳舞,搂搂抱抱耍流氓?”

水刚有些心跳,脱口而出。

“这也算罪名?”,鸽子师傅忧郁的点点头,担心的瞅着他。水刚明白了,自己过去那点事儿,区局早传了个遍。

这要归“功”于区局那个胖胖的人事科长冬科。

冬科别的都不错,就是好卖弄。

只要你安心打听,几句恭维话一说,她必竹筒倒豆,稀里哗啦的说个一干二净。不久,这种性格为她带来了惨重后果,暂且按下不表。

有人叩叩门。

“里面还有人吗?”推门而入,是海军。

内勤见了水刚和鸽子组长一笑:“就二人,还没完?”“没有!有事儿吗?”鸽子师傅似乎有点不高兴:“每周三上午归我组,海局同意了的。”

“不是,下午有个紧急会,我看看好早做准备。”

海军似乎并未查觉到对方的不愉快。

解释道:“现在都11点过了,一点钟准时开。”,鸽子师傅却将身子一扭:“哼,讨厌!在人家谈话时,偷偷摸摸的叩门,算什么嘛?”

水刚忙借口溜了出去。

他一直惦念着和姗姗的相约,立即拎起挎包走向车站。

说来好笑,真是不打不相识。水刚和化工厂的财务科长,因收税而产生冲突,反倒让水刚摆脱了窘境。

财务科长的投述书一式三份。

分别投述到到区局办,市局办和市委办。

以为凭自己的生花妙笔,三箭穿心,必然会为化工厂的进一步减税,作出巨大贡献。不到三天,批复意见很快就回到了化工厂厂党委书记的案头。

区税务局和市税务局的意见,义正词严。

“税收是保障国家安定和发展的杠杆与基础,特解释如下:

……特付上国家税务局最新相关文件,请细阅……鉴于此,一、建议贵厂把依法纳税提到工作议事日程上来。

二、建议调整贵财务科负责人,以保证国家税收的正常进行。”

市委办的意见,则是严厉的命令格式。

“同意区局办和市局办的批复意见,一段时间来,各企业单位对国家税收政策不理解。抵制严重,这是相当错误的。因此,……”

受到党委书记批评,陷入了丢官困境的财务科长,一天内连续给水刚拨了八个电话。

在鸽子师傅和众专管员的耳提面命下,水刚忍而不发,隐之不理。

碰了一鼻子灰的财务科长,最后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居然找到了在本厂化验室工作的姗姗。于是姗姗出面,打电话约水刚谈谈。

这样的场合是令人陶醉的。

在水刚的记忆中,这是一次轻松愉悦的休闲进餐。

悦来镇最好的餐厅,按照水刚的要求,姗姗带着母亲和男友大驾光临;而那个倒霉的财务科长和其秘书。只落下个陪坐,陪笑和买单的份儿。

这是前单干户,第一次尝到被人恭候和簇拥的味道。

其浓郁犹如第一次赴恋爱之约,第一次拜见师长感聆其言和第一次忐忑不安的到岳母家。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