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1章 水管水管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7-11-29 11:56:47  浏览次数:43
分享到:

“王贞,人家喊你老板,真有你的,原来你早雇了工?”

王贞点头:“当然!不过还只是在萌芽阶段。记得我早找你老爷子说过,像我们这样单打独斗成不了大事儿。”

“有这事儿!”

老爷子闭闭眼睛,宛若老僧入定。

“大半年前嘛,这么快你就拉起了旗帜,也不怕大老刘小阿刘找麻烦?”,王贞淡笑道:“岂止是找麻烦,还以这个为附加罪名,把我无缘无故的关了十几天。”

老爷子先是惊愕的睁大眼睛,继而愤而拍桌。

“凭什么关人?告他!”

“向谁告,往哪儿告,谁敢管?这笔帐留着算吧,老爷子,无事不登三宝殿,你老这是给小女教训来啦?”

王贞平静的笑笑,像在谈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儿。

“王贞洗耳恭听,愿聆祥情。”

结果,老爸全盘托出自己的计划,王贞颇具兴趣,一拍即合。于是,沙河镇单干史上的第一个联合体,诞生了。

眼下,按照协议,老爸进货,王贞销售。

王贞早就铺下的虽不大,却行之有效的销售网点,全面开动。

远比当初二人各自为阵,信息不灵和相互设防,挖墙脚内耗的艰辛局面。好了许多,并立即收到了很好效果。

所以,老爸变得比以前开朗。

每天货一发完,库房一锁,不是溜到各处瞧瞧,瞅瞅,就是溜回自家品茗呷茶,相当自由悠闲。

水刚洗罢,捧了一杯茶坐在了老爸身边。

老爸瞟瞟儿子,亲妮的开骂。

“你也染上了这官病?还像模像样呢。”,水刚就笑笑揭开茶盖,先凑近袅袅上升的热缕嗅一鼻子,然后不紧不慢呷一口。

“爸,你莫说这官病有瘾哟。

到各单位后,人家不奉上杯茶,还真是不习惯。

先呢,只是学着玩派,有杯茶代表人家的心意就行;以后,就看茶叶的高低档,泡茶的技术和茶杯的好坏。哎,爸,你以前是不是这样啊?”

老爸深以为然。

“这就是量变到质变!

不过水刚,你可要注意了,别光盯住这类小屁事儿,要想大的,比如出色工作,人际关系,得到领导赏识和提升,一步步的向上走才行。”

水刚点头。

又问:“爸,和王贞的联合怎么样?”

“这段时间还行!不过,那娘儿们可不是吃素的,一直都想套出我的进货渠道和上家。狡兔都有三窟呢,我岂可不防?”

老爸冷笑笑,盯着水刚。

“王贞好像搭上了一个叫阿兵的广东佬,新近开了几条新的进货道,这是个不祥凶兆。你现在不是专管员吗?动用你的关系查查,这个阿兵何许人也?”

水刚皱起了眉头,喃喃自语。

“阿兵,广东佬?广东佬,阿兵?哦,”

一下恍然大悟猛地睁大了眼睛:“是区商业局业务科的副科长嘛,二人风马牛不相及,怎么会勾搭起的?”

“什么,是本区区商业局的,你怎么知道?”

水刚轻松一笑。

“我听吴刚说过,这个阿兵有些傻蛋。”“查查!如果行,想办法把阿兵拉过来为我们用,断了王贞的后路,省得她老是不安宁,想垄断进·销·存一条龙,一个人赚大钱。”

“好的!爸,最近水花怎么样啦?”

老爸却晃晃手。

“老样,不谈她。水刚,严打知道吗?”“嗯!”“那天碰到大老刘和小阿刘,二人特地把我拉到一边,叮嘱了又叮嘱,解释了又解释。”

老爸忧郁的看看儿子,撅着眉头。

“可我总觉得这二鬼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别看这二鬼现在碰到了我就笑嘻嘻,一口一个老爷子。可只要风向一变,第一个变脸杀人的,必是这二鬼。”

水刚有些烦躁的皱眉,像哭。

“不就是单干时与他们发生过冲突,还有地下舞厅哟?我不信这就会犯法,让我掉脑袋瓜子,还有王法没有?”

“我看,你是不是找找赵部长,或者赵部长他爹?”

“找他们干什么?”

水刚烦躁的站起来:“真有个什么,他们敢帮忙,帮得上忙?”,老爸叹口气:“唉,找找总比不找好,毕竟你救过她老爹,事到临头也好说一些。”

“爸,你怎么啦,好像我就要倒霉被抓进去似的?”

水刚烦躁地瞧瞧老爸,直叩桌子。

“我到底犯了什么,招惹了谁啦?眼下,谁见了我都是这样劝说,烦死啦!难听死啦!”

老爸定定的看着他,半响,幽幽的说:“水刚,你有长进啦,敢在老爸面前学着官儿叩桌子啦。好!人长性长,只是,不要忘记了自己有几斤几两就行。

儿啊,你还年轻啊。你哪知道世道的艰难和人心的险恶?老爸实在是替你担心啊!”

水刚沉默了。

老父拳拳护犊之情,利刃一亮就狠狠刺中了他。是的,无需多说,老爸确实是为了自己好。可是,可是其他人呢?

比如姗姗!

比如叶脉!

又比如鸽子师傅,都是为自己好么?如果不是,为什么他们都那样替自己担心?也许是自己真是做错了什么?

世界,请告诉我真相!

见儿子沉默不语,老爸又有些心疼了。

他不安的端起茶杯,浅浅呷一口:“唉,人老啦,也许是我多疑,本生没有什么,自寻烦恼罢。水刚算啦,别放在心上。年轻劝的活得压抑,不值!莲花校那新楼房怎么样,你们分不分得到呵?”

“谁知道,僧多粥少,我看麻烦。”

老爸立起身,眼睛闪闪发光。

“世上就没轻而易举的事,该争就争,争不倒也没什么,爸妈倾家荡产也要替你和资琴买幢房。反正钱都是你们的,更何况这其中还有你的一份血汗。”

“爸!”

“嗯,我最喜欢听你这样喊,像小时候一样,唉,时间过得真快啊。”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