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半生恩怨 第58章 该还的还 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1-30 11:09:22  浏览次数:240
分享到:

“虽然是对方的全责,就不关局里什么事儿。

可为了安抚对方家人。

免其拖儿带女的上门纠缠。

局里也是给钱免的灾嘛。”

小学老师点点头,也接嘴到:“我也捉摸着呢,那二个小姑娘实在可惜,这又是农民工,又是乡下穷亲戚多的,我们哪赔得起这个时间?丢得起这个人啊?

彤彤还小。

春姗邱浩顾着上班。

大家又都老啦。

亲家母,你看我们是不是?”

她朝向了亲家母,小科长当然明白她的意思,也许,这也正是她心里的想法,便犹豫不决的瞧向老头子。

此时,神情自若,胸有成竹的老头子。

仿佛成了挽国难既倒,救民众于水火的大救星。

见局面在按自己的想法发展,邱候越发冷静,思路清晰。

昨天刚结束的与一肩挑生死博斗后的谈判,就是靠着冷静,让他受益非浅。所以,他安静的看着春钱:“你记忆比我好,谢谢!看来,我们也最好这样办,花钱消灾。”

春钱楞楞。

“这样当然好!

可这得要多少钱啊?二个小姑娘呢。”

小学老师和亲家母,都沉默了。

是的,如此局面,花钱消灾是彻底解决问题的上上策。可是,这该花多少钱呢?再说,钱从何处来?邱候瞟向亲家母。

小学老师呢?

脸上白一阵,红一阵,如坐针毡。

无须多言。

二亲家中,只有她一直在公开收学生补课,这些年来,除了春姗结婚买房付首付,还有近期给的购车款,就别无大笔用钱。老俩口平时毫无不良嗜好,节省,因此……

当然!

这是表像。

深处呢?

亲家好歹也掌了十五年的处座大权,老俩口照样平时毫无不良嗜好,节省,且都有不薄的全额退休金……

更重要的是。

除了邱浩结婚首付。

更无大笔消费。

连小俩口的购车款,都是娘家全额支付,婆家稳坐钓鱼台。所以,邱处也应该……

不过,这是闷在小学老师肚皮里的念头,毕竟邱候没有自己张扬,名声在外。要是,要是亲家老俩口装聋作哑,故意不出血,我女方娘家一家出,岂不亏大啦?

再说!

这出得起吗?

总得留点钱,顾着自己老俩口的后路是不?

这想法和难题,明明白白的写在老婆脸上,春钱也读明白了。

老婆想的担忧的,也正是他所想的和担忧的。可春钱到底是男人,经过这一轮惊心动魄的劫后余生,对人生,家庭和人情世故,所悟颇深。

因此。

他毅然抬头。

嘶哑着嗓门儿。

“亲不亲,一家人,亲情血,浓似水,我算是真正明白了。

所以,我建议,为了这个家,为了儿女和可爱的小彤彤,我们一起想办法筹钱,渡过难关。农民工,乡下人么,且是全责,要讲我们撒手不管,也没人说得着。

可是,毕竟,农民工!

乡下人也是人!

并且还是双胞胎女儿啊!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儿奔生,娘奔死,谁没经历过啊?”春钱动了感情,他为自己感动。

他觉得。

自己糊里糊涂了大半辈子。

到现在,仿佛才明白了许多做人的准则和道理儿。

现在,他必须把自己的想法和看法说出来,哪怕这事儿不成,也得让大家明白,我春钱到底是怎么个爷们儿?

“人家一下丧失了二个亲骨肉。

虽然不是我们的责任。

可到底发生在我们身上。

现在不解决好,以后想起就会心神不安的。所以,”

邱候举起右手,示意亲家不必再说了。事实上,春钱这番发自内心的话,让他深受感动。文化不高,粗鲁蛮横,自以为是的亲家,能说出这番有理有节的话来,实在是出乎他意外。

可见拘留所是个好地方!

在那儿。

人的思维和道德,都会不断得到锺打与重组。

邱候清咳咳,然后慢慢腾腾说到。

“春钱说得对!尽管不是我们的责任,可到底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现在不解决好,以后想起就会心神不安的。邱浩,你读过托尔斯泰的‘复活’没有哇?”

小俩口奇怪的对望望。

老爸这突然的问话。

让二个自诩“学界精英”,立志以双硕士之精华,把彤彤培养成又一个居里夫人的年轻人,犹如看见了芝麻开门。

“爸!

你?

你也知道托尔斯泰和‘复活’?”

邱浩答非所问,似有难堪。

“爸爸,你让我惊奇。”春姗却调皮一笑:“一个长期与数字打交道的厅局级问这个话,是不是像瞎子摸象一样,令人无法回答呀?”

儿女的反映。

自然在他的预料之中。

邱候哈哈一笑。

“俄国和世界的大文豪哟,我能不知道吗?你们也太小看我们老头子了吧?、

托尔斯泰讲的虽然是聂赫留朵夫对玛斯洛娃的救赎,可这种良心上的救赎与自我安慰,对我们现在不正适用?好了亲家母,这事儿交给我们啦,你们不用管。”

邱候对小学老师微笑到。

“二个孩子的首付和车款,都是你们出的。

还没算上平时的小打小闹。

作为儿女亲家,面对突袭的困难和危局,双方都有责任和勇气,去正视与面对,而不是逃避。现在,请你们歇歇吧,我们上!”

此言一出!

四桌皆惊。

春钱和老伴儿不相信的对看看。

然后一齐盯住了邱候。

小科长也惊愕的抬起头瞅着老头子,话不出块声的喃喃自语;邱浩和春姗呢,则似有所悟,十字紧扣,莞尔微笑,静静的看着鬓角泛白的老父亲……

事态果如大家的预料发展。

没隔几天。

死者父亲带着十几个乡下的老头老太太,找上门来了。

这群人一进门,就哭哭啼啼,跺脚叫喊。早有准备和分工的儿女亲家,立即有条不乱的忙活起来……

经过艰苦谈判。

在事先打好招呼,闻讯赶到的相关负责干部撮合下。

邱候以付出100万的现金。

换得了对方的谅解,尊重与保证。

邱候特别强调,其中的80万,给予早逝的双胞胎姐妹和乡下众穷亲戚;剩下的20万,赠予孩子的父母,让其不再在外为生活奔波。

自己搞个店铺小摊什么的。

彻底解决俩口子的生计。

以慰二个小可爱的在天之灵。

当邱候把天蓝色的银联卡递给对方时,双胞胎父母双双跪倒在地,感动得痛哭流涕:“谢谢,谢谢!我们知道本不关你们的事儿,可孩子好不容易抚养了这么大。

鸣鸣!

你们是好人啊!

谁说城里人都冷漠无情?

鸣鸣……”

邱候带着大家,把这一大老头儿老太太送下了楼。招呼几辆的士,让众人一一坐上去,预付清车钱后,注视着的士一辆辆绝尘远去。

农民工本质上肯吃苦。

如果再加上脑子活络和运气好一点。

在现今,基本上就生存无虞。

生活幸福。

这不幸的双胞胎姐妹的农民工父母,拿着邱候给予的这笔钱,早出晚归,忙忙碌碌,靠着勤苦和聪明,居然在几年间摇身一变。

不但摆脱了自身的困境。

而且成了本市赫赫有名的“御厨王”大酒楼老板。

发达后的俩口子。

与邱候春钱及家人彼此信任,常来常往,是生死相交的至友亲朋。

不久,在邱候被查出晚期肝硬化后,“御厨王”老板带着老婆和新出生的儿子,把一张存有150万现金的银联卡,硬塞进了邱候老俩口的手心。

此是后话!

按下不提。

单说送走农民工和一大堆老头老太太。

大家返回屋后,气氛变得有些微妙。

尽管邱候坐了十五年的处长宝座,可天性谨慎,不显山,不露水,加之二家人在这之前,都还算平平安安安,无大事儿发生,生活按部就班,日子波澜不兴。

因此。

对他到底存有多少钱?

春钱和小学老师除了私下猜测,并不清楚。

甚至连他老婆和儿子,也不知情。

现在,邱候眨眼间就做了决定,100万巨款随手就抛了出去,饶是事先他做了铺垫,可毕竟是100万啊,说给就给?

这死老头子!

到底有多少钱?

邱候当然明白家人所想。

于是招呼大家坐过来,把自己这100万的来历讲了。

未了,邱候微笑到:“眼下,不是有句挺时髦的话吗?出来混,早晚是要还的。春钱己经还了,我邱候当然也要还。须知,这钱,不是我的,也不是一肩挑的。

它身上带着祸端和阴霾。

像颗定时炸弹。

总有一天会突然爆炸,车毁人亡,惨绝人寰。

正所谓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依,这就是佛陀说的因果报应。所以,我必须把它损出去,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嘛。”

众人听了。

皆不吭声。

气氛庄严。

不能形容。

小卧室突然传出了彤彤的笑声,这让大家颇感惊奇,一窝峰往里涌去。雕花的纯木摇篮中,午睡醒来的彤彤,憨态可鞠的正趴在篮中玩着小黄鸭,一面发出快乐的欢笑。

大家都惊呆了。

要知道。

醒来后的彤彤,如果没看到或感觉亲人在自己身旁,必然委屈大哭,伴着胖乎乎的小手小脚划个不停。

第一个涌进屋内的春姗抱起彤彤。

小家伙居然朝着走在最后。

平时并不怎么亲近的爷爷,嫣然一笑。

然后伸出双手,趔着身子他抱。

小学老师惊得双手一拍:“老天,小坏蛋这是怎么回事儿呀?”小科长则身子一晃,拦在了邱候面前,伸出双手亲妮的逗到。

“彤彤。

来!

奶奶抱!

奶奶抱你走街街。”

平时听到这话就喜笑颜开,使劲儿朝她怀里拱的彤彤,此时居然毫不领情,还是冲着邱候咯咯咯的笑,伸着双手,趔着身子要爷爷抱。

邱候高兴的从春姗手里接过了小孙女儿。

得意地对众人笑到。

“看!

佛陀现灵了,还不相信吗?”

一低头,在彤彤脸蛋上亲一口:“彤彤彤彤快快长,听爸爸妈妈话,学琴棋书画,当海归博士,爷爷送你大房子,小车子!”

抬头!

瞧瞧自己老伴儿。

“你呀!

老太太老太婆!

这下该放心了吧?”

[ 正宫 ]·黑漆弩:

长巾阔领深村住。不识我唤作伧父。掩白沙翠竹柴门,听彻秋来夜雨。[ 么篇] 闲将得失思量,往事水流东去。便宜教画却凌烟,甚是功名了处。

[ 正宫 ]·叨叨令:

白云深处青山下。茅庵草舍无冬夏。闲来几句渔樵话。困来一枕葫芦架。你省的也么哥,你省的也么哥。煞强如风波千丈担惊怕。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