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吃瓜者看《吃瓜者手记》
作者:赵伟华  发布日期:2018-02-20 23:21:50  浏览次数:378
分享到:

我收到一篇万字长文,题目《十月革命百年祭》。前段时间看油管,方知一开国民新政体的那个“十月革命”已经一百周岁。既惊讶又庆幸的是,令“十月革命”诞生并获益的共产主义主体,如今的俄罗斯国却尽量低调处置此事,总统普京的表态也呈二元对立,形式上则只由俄国共产党自己和有关学者在莫斯科外的某地小范围开了个研讨式纪念会,淡淡收场,似乎也有与 “十月革命”划清干系之意。

笔者虽从懂事起便被灌输诸多“十月革命”之理念,最著名的莫过于“伟大的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我们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东方红啊,马列主义也缔造了中国共产党,才有了共产主义初级阶段的新中国的诞生,才养育了包括笔者在内的一代共产主义接班人。笔者从不置疑自己生长于斯的根红苗正,然人类天性使然,无论主观多么努力,纵然从事过思想教育工作,究竟没能融洽,甚至没能成为共产党党员,不红不黑地生活,直到移民离开社会主义中国。

当再也不必操心和理会各式各样共产主义政治思潮的面提耳命,当各种限制人身自由的思想桎梏不复存在,人生的美好展露无遗,即使此时人正在某餐馆后厨洗碗刷锅挣取生活费。祖国当然还在心中,全是美好的生活记忆,初出来的十来年,彻底切割故国所有政论思路,笔者连袖手旁观都不想干,只愿轻松单纯地自我谋生,不必揣摩,不需深思熟虑,计谋,斗争,远遁!

前些年因教孩子们中文,才又回归中国文化圈子,终究绕不开中国政治话题,《十月革命百年祭》摆在眼前,不屑“袖手旁观”演变成物质精神双满足的“吃瓜者”,可一旦“围观”这部政史论篇,哪怕几行字,笔者脑瓜子“轰”的一声就炸成了糊,俨然当年无法领会上级精神而自误前程的历史重温,不享受啊!逐使出强迫症手法,将前几章罗列马列及后继的毛泽东思想之发展影响的论述连扫带跳眼瞟过,目光终在第七章节《吃瓜者手记》打住。读得我哈哈一乐,又经推荐者/作者何与怀博士一点,吃瓜者看《吃瓜者手记》来也。

此手记开篇便引用一段优美之极的散文:“乳者,奶也。妇人胸前之物……”简直不敢相信一篇令我升斗妇孺敬畏避让的庄严文句会冒出此朵奇葩!

尤其笔者,身为妇女竟不知身上器官可为妙笔生花,成全享誉文坛的《乳赋》。愿放下一切俗见歧识,兴致勃勃一睹为快。原来,才华横溢的作者,竟是响当当的马列主义之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缺席当选为首届党魁的陈独秀先生!笔者忙回头去找标题,叫做“试论潘金莲撑窗棍跌落陈独秀嫖娼被责以及薄熙来不慎打出一拳的历史效应”,颇感顽皮有趣;行文更是洋洋洒洒,以不入正史胜过正史的市井调侃将个近代舶来政党的兴衰存亡从中国悠久历史里翻出些根源,及至讯息高度发达的今日,一个绝对优秀的红色接班人薄熙来很是人性化的一巴掌,无可奈何追根现底透露出共产主义始作俑者俄国列宁炮制的“十月革命”竟如此虚伪、极尽荒唐,终将共产主义乌托邦僵尸从神坛上拉下,来个痛心疾首的祭奠,以警示后人莫犯前人煞有介事的愚昧,世界上白白牺牲上亿人性命不说,还令俄罗斯、中华等民族又蒙羞一段百年历史。

笔者思忖,当今中国是不是必须仰仗外来思维方能强盛不息?有道华夏文明博大精深,只有吸收外来文明为我所用,何有外来文化征服或吞并我族的份儿?然观“十月革命”在华夏大地的后续发酵——一九六六年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全面爆发,不啻将好不容易摆脱满清野蛮退化的中华文明再推向毁灭!今日中国的乡野田间再无自然弥漫的儒道之气,但见佛庙香火鼎盛,外来菩萨跟前也晃悠着管制百姓意识形态的政府官员,个个秉承自己都厌倦的马列大志,一个泱泱古大国实则一个人人自危的散沙阵营。

十月革命百年祭是给我华夏民族提个大醒,新的不一定就是好的。旧宋为新元所灭,残明为大清所绝,掩去落后族裔征服先进文明之蛮横残暴,更有灭绝性屠城史事,经济科技文艺皆领当时世界之先的宋明竟也亡国,美其名日,乃气数尽也。如今的中国陷入中不中洋不洋的认知混乱,国民躁动不安,是否某种气数行将就寝的前奏呢?

无论怎样,唯愿钟爱的华夏文明永存世间。

附小诗一首:

油管听王安忆解“恨”

小民曾有恨,无价苦获得。

大志寻千里,问谁配拥存?

喜恨赠友朋,念恨寄爱人。

抱卵孑孑出,贴水碌碌振。

无才苍天补,精英大道随。

骚客酒肠断,消怨为怨诚。

2017-11-18 于悉尼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