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移民代理 第一章 招兵买马 (二)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3-06 10:05:22  浏览次数:266
分享到:

    第二天清晨, 熙熙攘攘的悉尼商业中心乔治大街,人流涌动。老乔依旧是西装领带,左手提着公文包,右手捧着塑料饭盒,腋下夹着中文报纸《星岛日报》,快步走进办公楼。

        他开门进屋,弯腰捡起塞在门缝下的一堆信件,放到办公桌上,按下电话留言,抄起喷壶开始浇花。

        留言电话里传出柔美的少女的声音(英文):“乔治,你好。我叫魏雯,打电话是关于你在【星岛日报】上登的招聘广告。我对接待员兼助理的职位有兴趣。我想明天早上到你公司面谈。如果可能,请给我回个电话,0425367875。谢谢。”

        老乔听着留言电话里纯正的澳洲口音,频频点头。忽然门口‘啪啪啪’,有人敲门。

        老乔赶忙放下喷壶,坐回到老板台后,整理衣襟,然后大声说道:“请进。”

        一个西装革履,头发梳得一丝不苟,二十七八岁的中国小伙子探头入内,见小会客厅没人,未敢擅入,复敲门框两声。

        老乔赶忙从屏风后面转出,面带谦卑的微笑:“请问您有什么事情?”

        小伙子脸上的表情愈加恭敬,伸出双手紧紧握住老乔的手,满口京腔:“ 先生,您好!我看了您公司登在报纸上的招聘广告,我是来应聘的。”

        “哦!”老乔长出一口气,立刻换上一副居高临下的面孔:“我报纸上写的面试时间是下午四点以后。早上我很忙,没有时间。你请回,下午再来吧!” 

        小伙儿一脸歉意:“哟!对不起,怪我求职心切,没注意后面写的面试时间。我特意起了个大早儿赶火车,还生怕晚了。一天之际在于晨嘛!我这人起早惯了。请问您是?”

        “我姓乔,是这个公司的老板。”老乔昂首挺胸,背起双手。

        小伙儿像捞到了救命稻草,再次抓紧老乔的手,用力握了握:“乔先生您好。很荣幸见到您。我姓裴,对您和您的公司仰慕已久。我这大老远来了,您看是不是给个面试机会?”

        老乔低头从眼镜上框的缝隙看了看他,似乎被他的诚意打动:“那先进来坐。”

        “得嘞,谢谢您!”小伙子屁颠屁颠地赔笑跟着进来,等老乔稳稳地坐在老板台后面,才欠身用半拉屁股坐在他对面的椅子上,以示敬畏。

         老乔上下左右仔细打量他好一阵,才面无表情地问道:“你个人简历和资料带了吗?”

        小伙儿赶忙从随身的书包里抽出一打文件,双手奉上:“带了,请乔老板过目。”

        老乔一边很快翻看材料一边自言自语:“裴宇,28岁,【北京语言文化大学】英语系本科,【北京外国专家局】工作五年,技术移民,来澳半年,单身。”

        裴宇附和着点头:“对,基本情况就是这样。”

        老乔装作不经意地问道:“好好的外专局的工作,怎么不干了?”

        裴宇赔笑说:“我们单位听上去名字好听,其实活儿特琐碎。我就是个跑腿儿的,整天出差,迎来送往,没有个人生活,实在是烦透了。单位又论资排辈,我们干活儿,人家升官儿,心里不平衡,没地儿说理去,就办个技术移民出来了。”

        老乔听到‘技术移民’这几个字,像吃了兴奋剂,立刻来了精神:“北京有很多人知道澳大利亚技术移民吗?谁给你办的技术移民?自己办的还是找中介公司?”

       “我在北京找了家移民中介公司。那代理挺好的,真给我办事儿,加上我运气好,材料一次过关,才半年就批了。所以我对咱们这个移民代理行业特有好感。既能帮别人圆出国梦,又能挣大钱。这不,来悉尼半年多了,也没找到合适我的活儿。可巧昨儿在火车上,捡了张中文报纸,看见了您公司的广告,今儿就直奔您这儿来了。见了您,心里就更踏实了。一看您这公司就挺正规,靠谱儿。”

         老乔听出话语中恭维的意思,满心高兴,嘴上却故意说:“这公司就我一个人。”

        裴宇一怔,紧接着憨皮赖脸道:“这不是还有我呢嘛!我跟着您干,将来咱们准能成为悉尼头号的移民公司。”

        “错,我们永远不要成为头号的移民公司。”

        “这是为什么?”裴宇一脸错愕,脑筋飞转,紧接着微微一笑:“明白了,人怕出名猪怕壮。咱们这行多少有点地下工作的意思!”裴宇一边抖着机灵,一边察言观色。老乔面露喜色,这个小伙子是光棍玲珑心—一点就透!

        “我这里最近挺忙,所以想请一个人帮忙。事情不少,但钱不多。”老乔不紧不慢地试探他。

        裴宇点了点头:“就是少花钱,多办事。”

        老乔自圆其说道:“因为什么呢?我这个公司虽然开了很多年,在唐人街还算小有名气,在同行里面口碑也不错,不是没有条件请人。但是你知道,我们这行讲究的就是为客人提供面对面的一对一的服务,生人插不上手,所以我就一直没人。”                                                                                                             

        裴宇一脸天真地试探:“我听说这行挺挣钱的。我在北京找的代理,还收了我五万人民币。所以待遇再差,想必也不会差到哪儿去吧?”

        老乔针锋相对:“作为生手,刚刚入行,根本没有经验,要把眼光放长远,不要只盯着待遇。”

        裴宇赶忙点点头:“我明白,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待遇差不多,够我吃饭就行,我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我就想先学习,长点经验。”

        老乔警惕起来:“等学会了自己另立山头?”

        裴宇赶忙顿足捶胸:“乔老板,天地良心,我没那意思。我这人特别念旧,在一个地方混熟了,还就不愿意挪窝儿。”

        “那你为什么还离开北京外专局?”老乔抓住了裴宇话中的漏洞,得意洋洋地看着他。

        裴宇舔着脸道:“我这不是想趁着年青,看看外面的世界嘛!大家不都说‘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你来了半年,感觉怎么样?是不是很精彩啊?”老乔讥笑道。

         “唉!外面的世界很无奈。”

         老乔摆出前辈的资格劝慰道:“新移民都有这个过程。慢慢适应就好了。如果我决定雇用你,你要和公司签协议,至少为公司服务三年,因为我培养一个人要花很多心血。不能翅膀一硬就飞了。你们出国国家还要收培养费呢!”老乔寻找着理论依据。

        裴宇撇了撇嘴:“就是签一个‘卖身契’。这您放心。您要是现在决定雇用我,我马上就可以和您签这个‘卖身契’。”

        “还要试用一段时间。”

        “没问题,您是老板,您说了算。”

        老乔盯着裴宇的眼睛好一会儿,脸上阴晴不定,时而坚定,时而犹豫,似乎权衡再三,做出巨大让步,才最终下定决心:“那好吧,咱们现在开始试用。”

        裴宇喜出望外,起身鞠躬致谢。

        老乔把裴宇的所有材料和身份证明文件,一一复印存档。这才不紧不慢地说:“你先替我看着办公室,我要去一趟移民局,给一个客人递申请材料,中午回来。记住!有什么人来电来访,请他留下电话,或者下午再来,你不要做任何解释。”

        裴宇满心欢喜:“没问题,放心吧老板,一切交给我了。”

      “虽然我是这的老板,但别叫老板,尤其是当着客人的面,叫我乔律师。”

      “噢,乔律师。”

        “还有,你姓裴,按道理应该叫你小裴或者裴先生。可咱们这是移民公司,做生意的,总是赔赔的挂在嘴边,听着不吉利,你还有没有其他的名字?”

        “ 我的英文名叫‘麦克’。我的网名是‘悉帅’。”

        老乔疑惑不解:“蟋蟀?就是蛐蛐?”

         “悉尼的悉,帅哥的帅。”

        老乔干笑几声,站起身,边收拾东西,边递过来几张纸:“你把这个翻译一下。我回来后有急用。”

        裴宇接过文件看了看:“没问题,瞧好吧您。”

        老乔拿起大文件袋:“那我走了啊。看好门。”裴宇躬身送到门口:“您慢走,老板。”

        老乔出门后,裴宇走到窗前,看着他脚步匆匆地消失在人潮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