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移民代理 第一章 招兵买马 (三)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3-08 07:45:45  浏览次数:273
分享到:

        裴宇背着手四处打量,最后走到墙上挂着的几个镜框下面仔细观瞧,似乎在鉴别走私文物的真伪。早就听说移民代理有假的,谁知道这个乔先生是不是滥竽充数,挂着羊头卖狗肉?裴宇掏出纸笔,记下了他的移民代理注册号。是真是假,回去上‘移民代理协会’的网站一查便知。

        完成了最重要的侦察任务,裴宇安心在桌旁坐下,拿笔开始翻译文件。片刻,‘咚咚咚’,有人敲门。

        裴宇赶忙整理衣服,清清嗓子,学着刚才老乔的声音:“请进。”

        屋门打开,一位圆脸,烫发,身材肥胖,衣服花里胡哨,神情狡黠的中年妇女趟着碎步进来。

        “请问您有什么事情?”裴宇笑脸相迎。

        来人脸上露出惊异的表情,一口福建口音:“你是谁?怎么,乔先生不做了?公司换人了?怎么没有通知我?”

        裴宇赶忙站起身:“没有,乔先生有事出去了,我是新来的。请问您找我们老板有事吗?”

        妇女仔细打量着裴宇:“我说呢,昨天晚上还见乔律师在这里加班,今天怎么可能就不做了?你新来的?小伙子很帅,叫什么名字?”

        “大婶,哦不,大姐,咳,不对,小姐,请问您是谁呀?”                                                                           

        “连我都不认识?我的办公室就在隔壁,‘亚太国际红娘协会’,我是协会的秘书长,叫我尹小姐好了。我们公司是专作跨国婚姻生意的。小伙子有没有成家呀?”

        “噢,国际媒婆,准确地说应该叫国际红娘。尹小姐您好,很高兴认识您。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裴宇,乔先生请的‘特别’助理,今天刚来上班,以后还请您多多关照!”

        “好说,好说。以后我们肯定有机会合作的。裴先生到底有没有成家?”

        “为了干事业把个人问题给耽误了。”裴宇打着哈哈。

        “怎样?我一看就知道,到现在还是孤身一人。裴先生不要灰心,你的事情包在我身上。比你条件还差的我都帮助解决了。有我尹小姐在,天下的孤男寡女都能够有情人终成眷属。”

        “哎,尹小姐,我条件怎么差了?实话告诉你,追我的女孩儿多了去了。算了,跟你说不着这个。您找乔先生?他刚去移民局,中午回来。有事儿等他回来再说吧!”

        尹小姐意识到自己言语唐突,赶忙赔笑:“小伙子别介意,我是看你这么好的条件,还没找到合适的意中人,替你着急。没关系,我中午再来找乔先生好了。有时间到我办公室来,我给你看看各国佳丽的照片,肯定有一个适合你。”

        “行,您慢走,回头再聊。不送。”

        尹小姐‘嘻嘻’笑着:“不要客气,小伙子真有意思。”边向外走边顺手扶了一下裴宇的肩膀。

        裴宇看着尹小姐一步三摇的背影,摸了摸自己的脸,又捋了捋头发,自言自语道:“我条件差吗?”

        他走回办公桌后面,拿起笔,正准备翻译材料,‘咚咚咚’,又传来了敲门声。

        “请进。”

        门分左右,一位三十多岁,戴金丝边眼镜,秃顶,身穿白大褂的男人,探头探脑地进来。

        裴宇赶忙赔笑:“请问您找谁?”

        眼镜男一口广东腔的普通话:“乔先生还没有来吗?”

         “他去移民局办事去了。请问您是?”

         “我是隔壁‘中医诊疗中心’的中医师,胡一志。你是?”

         “我是乔先生刚刚请的特别助理,我叫裴宇。”

         “裴先生,久仰,久仰。我是来告诉乔先生,给他的那个‘十全大补汤’熬好了,等他回来,你告诉他过来取。哎呀,看你的面色不大好,是不是有时胃痛,胃酸倒流,腹胀啊?”

        裴宇瞪大眼睛:“对对,您怎么知道?我确实经常性闹点儿胃口。胡医生真是神医,华佗再世,扁鹊再生啊!”

        “病人都这样夸我,可我还是不敢当啊。”

        “您是专治胃病的专家?”

        胡医师脸上一红:“我以前在国内是肛肠科医生,专门动刀的,人送外号‘胡一刀’。”

        裴宇糊涂起来:“那您怎么又熬起什么十全大补汤来了?”

        胡医师无奈地叹口气:“多种经营啦,否则就要饿死喽。裴先生是不是也有什么难言之隐?切痔疮我是一绝啦,保证手到病除。”

        裴宇心中暗笑,赶忙摆手:“没有,谢谢您。等长出来我再找您。不过,可能因为澳洲好吃的东西太多了,最近我的胃的确不大好。”

        “没有关系,有空过来,我给你诊脉,开个方子,三个疗程下去,肯定好啦。”

       “还没诊脉就断定要三个疗程,那得花多少钱?”

       “中医讲究除根。病去如抽丝啦。这个道理知道吗?”

       “得嘞,等发了工资我一定先给您送去。您慢走,我还得忙点事儿,就不远送了。”

       “好,我不打搅你办公,有时间过来坐。”胡医师转身出门。

        裴宇看着白大褂飘然离去,自言自语道:“这楼里怎么什么买卖都有?”他摇了摇头,走回办公桌后面,拿起笔准备翻译材料。

        ‘咚咚咚’,门口又有敲门声。

        这次没等裴宇说话,气冲冲闯进一位三十几五六岁,浓妆艳抹,衣衫暴露的妇女。“老乔呢?叫这王八蛋出来。”

        裴宇赶忙站起身,陪着小心:“听口音大姐是天津人吧?乔先生出去了。请问您是哪位?”

        “我是楼上‘保健按摩中心’的璐璐。这个老乔,真不是东西。我跟他说好几回了,楼下你们公司的广告牌别放在我的广告牌外面,挡着我的牌子,这生意还怎么做? 我那是三楼,不是底商,就得靠广告牌招揽客人。人家溜唐人街,一眼看见我的广告牌,捎带脚就上来了。你们的广告牌一挡,昨天就没客人来,让我吃嘛?喝西北风?告诉他,惹急了我,他的牌子回头找不见了,跟我可没关系。”                                                                        

        裴宇满面堆笑:“行,您消消气,别着急,我回头转告他。”

        璐璐余怒未消,瞟了他一眼:“唉,你是干嘛的?”

        “我是新来的,叫裴宇,乔先生请的特别助理。咱们楼上楼下都是邻居,以后还请您多关照。”

        璐璐撇了撇嘴:“太阳打西边出来了?铁公鸡下蛋了?老乔那穷抠样,还舍得请助理?以前那个小吴干了没三个月就走了,还不是因为工钱低。”

        经璐璐无意中提醒,裴宇猛然想起还没和老乔谈工资待遇,但眼前却不得不打肿脸充胖子:“璐璐小姐,我就是来实习的,以后还有别的安排。咱们北京天津离着不远,是老乡,你又快人快语,咱俩挺投脾气,今后我有不懂的事儿您一定多提醒。”

        听他说得中肯恭谦,璐璐语气不由得温柔起来:“好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有嘛事言语一声儿,当姐姐的能帮忙的肯定帮忙。看着你小伙子挺机灵,怎么给老乔打工?”

        裴宇听她话中有话,赶忙追问:“他的公司有什么问题?”

        璐璐摆出一幅前辈的口吻:“他这公司倒是干了有年头了,还没听说出过嘛事。说实在的,干这行就得心狠手辣,坑蒙拐骗才能赚到钱。可就老乔那耗子胆儿,吓死他也不敢。他顶多小打小闹,打个擦边球。当然了,他公司就是出过嘛事,蔫溜儿自己解决了,外人也不知道。”

        裴宇长出一口气:“那说明乔老板这个人还是挺讲规矩的。国内的移民公司很少有能经营超过两年的。不是被公安抓,就是被客人砸。”

        “他公司没问题,可他人品有问题。”

        “麻烦您给我透露一点,省得我跳进火坑,后悔也来不及。”

        “这不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嘛。他自私自利,不顾邻里团结,不顾他人死活,把我的广告牌挡上,成心不让我做生意,挡我的财路,这就是铁证。”

        “我明白了,您也不容易,我们也得做生意。这事儿我也不好说什么。等他回来,我跟他说一声,您放心吧。”

        “看你这小伙子挺机灵,人也长得蛮精神,现在就着没事,到我那儿坐坐,认认门儿,我再让新来的韩国妹给你做个全套,让我也开开张。”

        裴宇脑袋摇得像波浪鼓:“哎哟,姐姐,别价,我这第一天上班,还没挣着钱呢,拿什么给您?等发了工资我一定捧场。回见吧您。”

       “没事,帐先赊着,咱姐俩谁跟谁呀!”

       “别,还是分清楚点。我这儿正忙着呢,就不送您啦,您慢走。”裴宇连哄带劝把璐璐推出门。

        “这小伙子还知道害臊,不像老乔,没事老往我那跑。得,有空来。”璐璐大大咧咧走出门去。

        裴宇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走回办公桌后面,拿起笔准备翻译材料。

(to be continued)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