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亨利的抉择(二)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3-10 09:24:50  浏览次数:358
分享到:

         亨利在Oracle家用自动咖啡机上冲了一杯咖啡给Rose。为Crystal冲红茶的时候,问要不要加奶?她笑着说不用。亨利心中纳闷,不禁问她,你们中国人为什么喝茶不加奶?还有,你为什么一口美音?

         Crystal不慌不忙地问:“你知道英国查理二世时期的凯瑟琳公主吗?你知道维多利亚时期的贝德芙公爵夫人安娜吗?英国人开始认识红茶和流传至今的下午茶文化就和她们二人有关。你知道中英鸦片战争的起因吗?也是因为这红茶!”

         亨利神情尴尬地递过精美的Wedgwood茶杯,懊恼自己身为英国人的后裔,对Crystal,这个中国姑娘问题的答案却一无所知。生活中的理所当然和约定俗成,竟然还隐藏了这么多为什么,真是令人始料不及!屋子里一阵的沉默。

         Rose 本来对和金毛的邂逅雀跃不已,也竭尽所能用身体语言和眼神表达了对再次相逢的欣喜和对将来的热盼,不料被Crystal轻描淡写的几句话占了先机,心中一阵不快。她没想和室友争风吃醋,只是自己争强好胜的天性和力拔头筹的虚荣心时常出来作怪。她看见墙上挂满拍摄于世界各地的照片,便问东问西,算是替亨利解围。

         正午的阳光透过百叶窗,暖暖地洒在宽大的墨绿色真皮沙发上。Crystal笑容恬静,裙子掖进两腿之间,两腿呈夹角着地,露出一小段光滑匀称的小腿,双手小心翼翼地捧着茶杯,享受着红茶紧实苦涩的味道,与客厅略显粗旷的色调迥然不同却又有微妙的契合。她的注意力完全沉浸在暗红色的茶汤中,对Rose和亨利二人热烈的谈话不以为意,只是时不时虚与委蛇地点点头。Rose 故意翘起二郎腿,纤细的腰肢和丰满的胸脯随着笑声起伏摇晃着,似乎她就是这个客厅的女主人。

         亨利的手机铃响。他查看来电显示,是刚刚睡醒意犹未尽的苏珊,因酒色过度变得嗓音嘶哑,问他中午要不要来吃烤牛排,再配点Yorkshire Pudding,加上你的小甜心,我的一吻,你不会拒绝吧?

         Rose探询的目光和Crystal惊异的一瞥,令亨利脸上绯红。Crystal察言观色,借机站起身,拉着依依不舍的Rose就要告辞。亨利忽然起了报复苏珊的念头,大声冲着电话嚷嚷:“ 对不起,我的两个漂亮的大学女同学特意从学校赶过来,正在家里做客,一会儿我们还要去玫瑰湾,我同学家的游艇上开party,今天没有时间,等我爸妈回来,再请你过来做客。”说完,捋了捋满头金发,洋洋得意地挂断电话。

         Rose不虞有诈,追问着海上party的细节安排,亨利心虚,含含糊糊地所答非所问。

         Crystal果断地起身,说我们下午早有安排,就此别过。Rose依依不舍,亨利礼貌性地留下她们的联系方式,送出大门。

         回家的路上,Rose埋怨室友不该这么早离开,应该继续深入了解敌情。没看到他爸爸是飞行员?家里房子这么大!还有他看我身材的眼神?肯定是雏!这样的男孩子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Crystal笑着指了指满地的蓝花楹:“知道什么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没听到亨利接电话时,那个女的叫他甜心?你又犯花痴。”

         Rose毫不气馁:“他有女朋友又怎么样?我的小水蛇腰一扭,在他面前走两步,保准抢过来。我就是要嫁鬼佬!”

         “这些当地的澳洲年轻人,生理上成熟的早,他又爱运动,看那一身肌肉,怎么能没有女人?再说,你不是有凯文嘛!这么贪得无厌。”Crystal像是自言自语。

        “凯文充其量就是个备胎,本姑娘铁定是要嫁鬼佬的。上一个假期我回上海相亲,都是什么总经理,老板之类的人物,个个吃得肥头大耳,有的还离过婚,烦死了!我就喜欢纯种的盎格鲁萨克逊白人,不要那些混血的印度人,欧洲人,岛国人,最好有八块腹肌,将来生个混血儿,领出去多有面子。”

       “你要是真喜欢血统纯正的,应该嫁一个河南人,那里中原腹地,绝对不掺假的中国人。你家不是无锡的吗?怎么又冒充上海人?”二人调笑着,上了回城的火车。

         姑娘们出门后,亨利看着Crystal坐过的沙发的凹陷处,默默地发呆。体香似乎还在,茶香似乎还在,恬适的笑似乎还在,纯正的带‘儿化音’的美式英语似乎还在,自己对历史的疑惑似乎还在,如过眼云烟般的苏珊们却都已经不在了! 

         苏珊被亨利拒绝,百无聊赖地放下电话。她心中盘算着,如何把刚刚上钩的小鲜肉牢牢攥在手里。自己离异多年,膝下又没有一男半女,继承了父母的房产,做着一份办公室的工作,生活着实无聊透顶。只是春心不老,看见亨利这样的肌肉男就不能自已,恨不能夜夜笙歌,榨干他的骨髓。想到这儿,不由得浑身燥热,赶忙躲进卫生间冲凉水降温。对着镜子描眉画鬓,思忖着傍晚的时候遛狗,再巧遇这个精力充沛的猛男,何愁不重温旧梦! 

         几天后,在麦觉理大学宽敞的健身房,亨利又遇见正在跑步机上挥汗如雨的Crystal。他心中一阵悸动,赶忙上前搭讪。     

          Crystal礼貌地回应,并没有停下脚步。亨利赶忙迈上旁边的跑步机,调了比Crystal快一倍的速度,调整呼吸,甩开膀子,大步流星,满头金发飘散着,像春天开屏的雄孔雀,炫耀着动人的尾屏。Crystal跑完十公里,调慢速度,亨利有了说话的机会。

         “在我家时,你那么安静,没想到你还爱运动!”

         “中文里有一句,静若处子,动若脱兔。”

         “谁说的?”

         “2500年前的中国人孙武,在《孙子兵法》里面说的。”

         亨利将信将疑:“我知道的最古老的英文是莎士比亚的一些名句。To be or not to be, that’s a question(生存还是毁灭,这是个问题); No matter how long the night, the day is sure to come. (黑夜无论怎样悠长,白昼总会到来)”

       “莎翁的时代是十六世纪末到十七世纪初,比我们老祖宗的这句话晚了两千年。”

       “你们中国人真有智慧。总想问你为什么满口的美音?”

       “在中国大学,英语的听力口语教材大都是美国货。英文广播也大部分是美式英语。”

       “难怪!你的英语真地道!在美国生活过?或者有一个美国的男朋友?”

       “来澳洲是我第一次出国。我中学就上外语学校,大学读英国语言文学专业。毕业后在电视台做了一年的英语新闻主持人。”

         亨利竖起大指:“怪不得。看起来咱们年龄差不多,没想到你的生活阅历这么丰富!”

        “东方女人不显老。” Crystal略显羞涩地擦了擦汗, 调皮地笑了。

         看着她笑颜如花,亨利不禁回忆起苏珊沟壑纵横的脸,心中一阵翻腾。

       “你看上去不太舒服?”Crystal对他脸上的阴晴不定感觉莫名其妙。

       “刚刚喝了杯咖啡,我对牛奶有些过敏。”亨利赶忙转移话题,“你住在学校的学生公寓吗?我还没去过,能不能过去坐坐?我想喝一杯真正的中国茶!”

       “你的女朋友不会吃醋?”

       “她不是我的女朋友,那只是一个意外!”

        Crystal并不讨厌这个健壮英俊的澳洲小伙子,何况大家还在一个校园里。只是那天听到电话里的女人叫他甜心儿,同屋的Rose又这么势在必得,自己才不愿趟这滩浑水。现在既然他主动要求,坐坐又有何妨!

         在健身房的盥洗室冲了个澡,两人并排走向学生公寓。

         正午的阳光炽热,烤在脸上火辣辣的。 刚刚运动完,身体的汗毛孔还在‘滋滋’地冒着细微的汗珠。两个青春洋溢的年轻人走在校园里,引来几许艳羡的目光。Crystal偷眼看着亨利,挺拔厚实的身躯,笔直的鼻梁,蓝色的猫眼像一汪碧波的潭水,深不可测,仿佛一不小心掉下去,就会身不由己,不能自拔。脑海中又想起Rose说过要和这个男人生混血儿,不由得红了脸。自己不是没见过世面的,男朋友谈过几个,在电视台工作期间,整天和美国语言专家们耳鬓厮磨,却从来没有心中小兔乱撞的感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一见钟情?她压抑着丘脑中源源不断分泌的多巴胺和荷尔蒙的汹涌迸发,紧咬嘴唇,加快了脚步。

(to be continued)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