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二 冯老爷子(5)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18-05-03 19:06:37  浏览次数:72
分享到:

没承想, 时隔不久,一语成谶。

一个细雨蒙蒙阴冷的夜,老冯水煮了一锅钓来的石斑鱼,喝了点二锅头,睡的踏实,没有起夜。早上醒来,发现佩茹半夜心梗发作,已然玉陨香消。

人生就是这样无奈、无趣。四十年前的那个梳着齐腰大辫子脸庞红红的羞涩的知青姑娘仿佛就在眼前。那个四十年来相濡以沫日夜陪伴我的亲人,那个疼惜家人胜过关心自己的不知疲倦的老伴,那个默默容忍我狂奴故态的爱人,就这么无声无息地走了。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她先行了一步。

冯老爷子还没回过神儿来,几天的工夫,在史蒂芬的张罗下,人已经发送完,骨灰暂时寄存在一个风景如画的公墓,周围都是祭奠的鲜花。佩茹默默地等着他回国买墓地,那是事先无意中说好了的。

当白天家里只剩下了他和冯媛,还有蹒跚学步的外孙和嗷嗷待哺的外孙女的时候,气氛变得紧张。老的老,小的小,老冯不禁悲从中来。

原来,前一段的安逸闲适都是因为有佩茹从中斡旋。没有了她,一切便是稍纵即逝的海市蜃楼。如果当年顺从了佩茹的意愿,在国内过自己逍遥自在的日子,也许她就不会积劳成疾,中途掉队。即便冯媛熬不住,领着孩子们回国求助,大不了花几个小钱,请保姆帮忙,在自己家里住上一年半载,也就挺过去了,自己还能掌控全局。为了照顾女儿,老两口移民,自己口口声声说,人挪活树挪死,却忘了剑老无芒,人老无刚,将大半生的过往连根拔起,似乎并不是明智之举。如今显然已铸成大错,无可挽回。

从此,老冯接过佩茹的担子,负责采买和一日三餐,浑浑噩噩地度日。冯媛的脾气越来越坏,言语中还隐约流露出怨恨的意思。史蒂芬倒是善解人意,常常手舞足蹈地哄老冯开心,但也忍不住抱怨,菜地的产量和质量都大不如前。

老冯度日如年。转眼两年过去。        

这天,一起钓鱼的渔友夕阳红说,奥本市政厅礼堂每周新开了交谊舞会,都是中国来的老头老太太捧场。你这个当年的华尔兹王子应该去露一手,也替自己开心解闷。老冯抽了一个空挡,没敢和冯媛实说,偷偷摸摸坐汽车倒火车,到了舞会现场。

进门一看,不得了!上百口子的发烧友,摩肩接踵,在奥本市政厅的礼堂里‘蹦擦擦、蹦擦擦’。曲子就是国内惯用的交谊舞曲,舞步倒是五花八门。老冯最中意吉特巴和华尔兹,好的舞伴难求,于是找个旮旯坐下来,寻找目标。

不远处,坐着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妇女。四十岁上下,精致的妆容,腰身凹凸有致,高跟鞋,红色的长裙。老冯凭她傲视群雄的神情,断定这是一位舞坛高手。

年轻时,老冯吹拉弹唱,无所不能,舞场上更是当仁不让的华尔兹王子。当年回城后,闲暇时偶尔去舞会消遣,最喜和佩茹搭档。尤其是她的齐腰长发,会随着急速的旋转有韵律的飘动,是舞场上万众瞩目的一道风景。这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

老冯正然出神,耳边想起抑扬顿挫的吴侬软语:“先生,请你跳一支快三好吧啦?”一股浓烈的高档化妆品的味道直冲杏脑门。

老冯抬头,正是那位舞坛高手。没有客套,扶手揽腰,两人随着《蓝色多瑙河》的旋律,快速的顺时针旋转。裙摆飞扬,婀娜多姿,轻快流畅。

老冯很久没有这种畅快淋漓的感觉了!自信心回归,生活的节奏似乎又重新掌控在手中。

几支曲子下来,两人大汗淋漓,身上清爽无比。闲聊中得知她叫魏百合,自然称她小魏,她叫他冯哥。其间,她数次拒绝了其他男士的邀请,一直陪着老冯,这是对舞伴舞技无尚的推崇,对舞伴本人极大的尊重。

两人合作的天衣无缝,直至曲终人散。小魏依依不舍,相约再见。

此后,老冯隔三差五地约小魏跳舞,以慰寂寥。渐渐地,他的行为举止产生变化,染头发、刮胡子、熨衣服、做运动,出行的次数越来越多。

冯媛发觉了老爸的变化,再三逼问,老冯不肯承认,毕竟老伴尸骨未寒,怕女儿伤心。

终于,几个月后,一个舞会结束后的傍晚,老冯应邀到小魏租住的房子做客,经不住她玉体横陈,两人成就好事。

老房子着火没得救!老冯深陷其中。

在他眼里,小魏是个爱撒娇的小姑娘,是个能陪着说话打发时日的伙伴,是个能让自己重拾信心的幸运星。和她在一起,自己感觉还是个男人。

魏百合却不这么想,她有自己的打算!

这些年,老冯身不由己地成为这个社会的边缘人。当一个人不能流利地用语言沟通,不能开车随意走动,不能工作,不能自行解决生活中遇到的各种问题,他还有什么活下去的希望?什么存在的价值?现在小魏是唯一能唤醒他求生欲望的人。一边是冯媛终日的眉头紧蹙和冷言冷语,一边是小魏甜甜的笑脸迎人和万种柔情,老冯没有选择。

那个电话,成为压断老冯父女关系的最后一棵稻草。

一个傍晚,老冯正在灶上忙活。冯媛听到他落在客厅的手机响了半天,就拿起来接听。

电话里燕语莺声:“冯哥,干嘛这么久不接人家的电话?”

冯媛一愣:“请问你找谁?”

魏百合赶忙换了一种语气:“老冯不在?你是他女儿吧!”

冯媛马上猜到一二。爸爸成天往外跑,肯定是因为这个女人!老妈尚未安顿,你们四十年的夫妻情意犹在。外孙子外孙女正是用人的时候,我忙得四脚朝天。家里的花园和菜地,许多活计荒废,这些还不能拴住你的心?冯媛心中升起一股仇恨。先搞清楚情况,再琢磨对策。

 她便顺藤摸瓜:“我是冯媛。请问贵姓?”

“我姓魏,是你爸爸的女朋友。”魏百合直截了当,把事情挑明,省去许多麻烦的铺垫。

‘女朋友‘ 三个字,如此的炫耀、刺耳,深深刺痛了冯媛的心。她感觉自己和老妈同时受到了羞辱,立刻犯了犟脾气:“姓魏?从来没听我爸说过!”

 “他倒是经常和我提起你!说你懂事,里里外外一把手。”

这分明表示她俩的关系比我和老爸的关系还要近。

“也许吧!我爸妈伉俪情深。老妈去世后,老爸一直想不开,天天念叨。我替他解宽心,让他在外面多和同龄的叔叔阿姨交往,老年人在一起有共同语言,他还行,真听话。“冯媛语带讥讽。

“人活着总要向前看。我也是看到老冯愁眉不展,整日咳声叹气的,认识我以后,又主动向我倾诉,这才出手帮他。“魏百合一推六二五。

冯媛忍气吞声:“真得谢谢你。以后我让他别总给你添麻烦了。你肯定也是孙男嫡女一大堆,谁家里没点事。‘

魏百合不想把关系搞僵,又不愿输掉口舌之争,干笑几声:“让老冯一会儿给我来电话吧!”干脆利索地挂断。

冯媛把手机扔到沙发上,越想越气。听声音不像是与父亲同龄的老太太,难道老爸要给我找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后妈?听说话就知道这是个难缠的主。老爸皓首苍颜,又不是商贾巨富,唯一拿得出手的就是他的公民身份,难道这才是症结所在?吃饭时敲打敲打他,别让人当枪使。

冯媛若无其事,只字不提电话的事情。饭桌上,史蒂芬无意中说到菜地的长势和母鸡产蛋的问题,被冯媛抓住,苦口婆心地劝老冯要多下功夫,春播秋收,不可荒废。她又东拉西扯,提及华人圈资深美女们为了拿身份找老头结婚的老生常谈,旁敲侧击。老冯不明就里,心中打鼓。饭后查看手机,有小魏打来的通话记录,才明白女儿的谈话颇有针对性。自此,和魏百合相处,加了小心。

(未完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