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不严肃地谈点严肃之事--试论人的高雅与脱俗
作者:崔少元  发布日期:2018-07-14 19:29:51  浏览次数:520
分享到:

著名爱尔兰作家奥斯卡•王尔德曾说过:“报纸和文学的区别是,报纸无法读,文学则没人读。”

The difference between literature and journalism is that journalism is unreadable and literature is not read.

为什么报纸无法读?在王尔德看来,当时的报纸充满了庸俗、虚假和谎言,令人无法阅读。

王尔德所讲的现象不仅仅发生在十九世纪的英国,也同样发生在二十一世纪的许多国家和地区。

现如今,信手去浏览一下许多中文自媒体,里面充满了关于明星恋爱、结婚、生子、离婚、偷情、吸毒诸如此类的报道。

明星也是人,也有七情六欲,结婚成家生子原本都是很正常的事,但是, 但是就是这样的话题被庸俗化了,竟然“饲养”了无数娱乐编辑、记者,解决了很多就业岗位,更是 “饲养”了成千上万的读者和粉丝,满足了人性中猎奇和偷窥隐私的本能。娱乐报道变得越来越粗俗了,用时髦的话来讲就是 too low。

mmexport1531565051081.jpg图中,坐便器上女性的小裤裤高于地面10-15公分,充分说明了一个问题:摄影作品,亦或艺术,源于生活,又必须高于生活。

同样的道理,人是自然的人,吃喝拉撒睡,有许多生理需求要去满足;人同时又是社会和精神层面上的人,要活得有些品位,得有灵魂,否则和动物有何区别?

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苟且,还有诗和远方,高晓松如是说。

其实,早在十六世纪就有一位法国哲学家笛卡尔就讲过类似的话:Je pense, donc je suis.  

笛卡尔这句名言的英语翻译是:I think, therefore I am.  其中文版本就是众说周知的 “我思故我在”。

一点说明:本文的配图选自一本摄影杂志,可能有些辣眼睛,但我暂时还找不到最能表达我意图的其他替代图片了。若令你感到不适,请接受我的歉意

2018年7月14日下午17时36分写于悉尼听雨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