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这个社会怎么了?”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07-15 08:51:30  浏览次数:314
分享到:

我对社会的认识,经历了这样一个过程:

起始阶段,我还真没意识到社会的存在。后来,意识到了,却不重视。第三个阶段,终于认识了社会,可内心还是不愿把它想得太坏。

我对社会的这种认识,有点类似我对于人的认识。

社会到底坏不坏呢?很显然,人们在谈及社会时,忧虑和不满总多于、大于希望和满意。这几年,整个社会则被这样一个问题困扰得要死——“这个社会怎么了?”

“这个社会怎么了?”我也不知道,我也在问。

社会是什么呢?社会不就是人,不就是一群人的存在吗?也就是说,社会不就是我们这些人在闹腾吗?

“这个社会怎么了?”也就等于:“我们怎么了?”

那么,我们怎么了呢?

“这个社会怎么了?”好像病在社会。

“我们怎么了?”则病在我们自己。

何不直截了当地说:“人怎么了呢?”

弄清楚人与社会的关系,必要并且重要。因为,社会好不好,就是人好不好。

但是,只把社会与人搞在一起,还不是完整的社会。完整的社会,显然还有国家、政府、法律等等。

也就是说,当人们认为这个社会不好的时候,并不只是人不好,还包含着国家、政府、法律在内。

当整个社会“不敢扶”、“扶不起”一个老年人的时候,你说这只是人的问题吗?

当然,中国人不大讲法,这个我们都知道。中国人讲什么呢?中国人满嘴讲的是仁义道德。不大讲法的社会,应该说是个非常可怕、非常危险的社会。不大讲法讲点道德也不错,可在当下的社会里,道德却被谋杀了。我甚至怀疑:道德还在不在!

“这个社会怎么了?”不难看出,大家都看不懂这个社会。

我也看不懂。

社会复杂。普通人看不懂、弄不明白,实属常情,情有可原。但就这么看不懂、弄不明白地活下去,对这个社会来说,终究不是个好事。当然,对个人来说,也不是个好事。

我个人觉得,社会固然复杂,但在大是大非方面,社会必须有个底线,人们不能越过这个底线,不管他是谁。

“这个社会怎么了?”恰恰出在社会没了底线,没人遵守底线。

其实“扶不起”、“不敢扶”,不只反映出老百姓失了道德底线。从根源上看,政府和法律都没能在第一时间跟上。实际上,政府和法律一直缺位。当人们连法律和政府也不信任的时候,仅有道德显然是不够的。大家都担心这个社会,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的。

“这个社会怎么了?”问得多么令人焦虑。

“扶不起”、“不敢扶”,的确暴露了法律的缺位。当好人得不到好报时,还会有好人吗?如果好人都没有了,这个社会还有希望吗?如果好人都没有了,还谈道德作什么呢?

从“扶不起”、“不敢扶”,到于今的视而不见,转身就走,说实话,这个社会的确令人不寒而栗。

但比这个不寒而栗还要令人不寒而栗的,则是报复社会!

我是从警方的通报里知道这个词的。我非常不喜欢这个词,我非常反感这个词。

不是不能报复社会,而是这种所谓报复,简直就是混蛋!可恨之极!罪恶之极!怎么能把魔爪伸向无辜的孩子呢?

还是来看一看网络上贴出的这个警情通报吧:

2018年6月28日11时31分,徐汇公安分局接110报警称,浦北路桂林西街人行道附近1名男子持菜刀砍伤3名男童及1名女性家长。接报后,公安民警立即到场处置,在过路群众的配合下当场抓获犯罪嫌疑人黄某,同时将4名伤者迅速送医救治。目前,2名受伤男童经抢救无效死亡,另1名受伤男童和女性家长无生命危险。

经初步调查,犯罪嫌疑人黄某(男,29岁),无业,今年6月初来沪,其交待因生活无着产生报复社会念头,进而行凶。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这段警情通报,是上海警方发布的。

这名行凶男子,即报复社会的人,今年29岁。

一个29岁的人就开始去报复社会了,这事怎么想着都叫人惊恐和害怕。报复社会,在他想来,就是去杀人,而且杀孩子。我之所以反感、痛恨他的报复社会,就在于我无法原谅他的杀孩子。即便在他眼里,这个社会充满了罪恶,也绝不是那两个孩子的罪恶。那两个孩子没有罪恶。这两个孩子,比之活了29年人生的这个凶手要干净得多。为什么要去杀孩子?杀孩子的人,他就是恶魔。

杀孩子的人,就该立即枪毙!枪毙?不!那就太便宜了他。怎么能让他这么得便宜呢?应该千刀万剐了他。

“不能扶”、“不敢扶”的结果,是再也无人去扶了,但这终究是个道德问题,而道德问题是可以修正的。可是,报复社会这个问题,谁能告诉我,怎么修正它?谁来修正它?

社会是人的社会。人不好,社会就不好;社会不好,人就只能坏。坏到去杀孩子!

“这个社会怎么了?”

我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在答案尚未找到之前,我想请诸位跟我一道,分享我的一个朋友关于社会的分层说。

我这个朋友,他把社会分成三个层级:上层、中层和下层。

上层社会是由政治人物、企业家、富二代、明星、名人组成的群体。

上层社会的人决定着这个社会的走向,决定着大多数人的命运。因为他们掌握着大量的资源。

中层社会是由高管、白领、创业者、中小企业主、自由职业者组成的群体。

这个群体一面享受着安逸的生活,一面又焦虑不安。这个群体固然决定不了别人的命运,但基本上可以决定他们自己的命运。

下层社会的人,我的朋友说,他不想用职业去划分,因为那会有歧视之嫌。其实,除却上层和中层的人,其他的人都在下层。包括我这样的人。

下层的人有什么样的特点呢?首先从命运上说,基本上他们的命运被别人掌控着。其次,由于他们“没有文化,又不在乎尊严”,所以,他们往往“睚眦必报、斤斤计较、互相踩踏”。

三个层次,划分得有点意思,不过,并不新鲜,也不多么正确。比如属于下层人的“睚眦必报、斤斤计较、互相踩踏”,同样适用于上层和中层。某种意义上,当他们(上层)开始互相踩踏时,会比下层的人更厉害,厉害到无以复加。

我承认上层的人,掌控着这个国家的大量资源。但是,如果据此便认定他们能够决定大多数中国人的命运,我并不认同。即便我这个生活在下层社会里的人,我也敢说,他们掌握不了我的命运。掌握我命运的人,只能是我自己。

但是,这三个层次的划分,也极有意义。其意义就在于,“这个社会怎么了?”三个层次的人都有责。三个层次的人,都要对今天这个病态的社会负有责任。至于谁负主要责任、谁的责任更大一些,我想,不用说,是那些身在上层的人。但是,很显然,上层的人从来没说过他们要负责任的话。为什么会这样呢?是他们认识不到呢?还是他们心中有鬼,心中有愧,不敢站出来说?抑或他们原本就这副德性,只顾享受着这个国家给他们提供的大量资源,而压根不管不顾所谓担当?

“这个社会怎么了?”我认为,我们应该问问置身于上层社会的那些人。他们不是引领着我们么?他们不是试图掌控我们的命运么?现在,这个被他们引领的社会坏了,出问题了,他们难道不该负一点责任吗?但是,他们中有人却逃了、进了通缉令的名单;他们中更多的人堂而皇之地走了,去哪里了呢?去国外了。去国外做甚?移民!全家移民。为什么要移民呢?难道中国不好吗?

“这个社会怎么了?”中层社会里的人,下层社会里的人,都逃不了干系。那个报复社会的29岁的青年,不就是下层社会里的人吗?

下层社会里常有一些蠢人,干蠢事。比如这个29岁的下层社会里的青年,他就是一个蠢人,干了蠢事。他妄图以这种罪恶方式,引起上层社会对其生存困境的关注,可是,他不仅达不到目的,反而成了上层社会攻击的口实。

老实说,我宁可接受一个人道德沦丧了,也不能接受、不能原谅一个人去杀人,尤其杀小孩。

现实的确比我们想象的要残酷。尽管这残酷不是头一次,可我仍然无法接受。

对我来说,最痛苦的事情,还不只是面对这种残酷,而是当残酷的事情发生时,我无能为力。这种无力感,现在特别压迫我。事实上,我不过就是一个生活在社会下层里的人,我没必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我没必要跟自己过不去。但是我总说服不了我自己。总认为我这么舒舒服服地呆着,事也不做、话也不说,有点罪恶。

最大的罪恶,就是都去抱怨,都把责任推给社会,推给众人,好像整个社会和他人都不好,只有自己好。又认为整个社会都如此地坏了,我又何必做好人?恰恰是这种思想,害了我们,害了我们的社会。

我骂那个杀孩子的青年蠢,蠢就蠢在他这么一干,整个社会仿佛一下子擦亮了眼睛,他们终于看清了这个社会的“本质”和“面目”。“这个社会怎么了?”的答案,也就倏然间跳了出来。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这个答案是:原来,这个社会没怎么,这个社会只是被两种人搞坏了,一老一小的两个人。老就是老头老太老年人,“扶不起”他们,也“不敢扶”他们。少,就是年轻人,黄一川那样的年轻人。

黄一川是谁?就是警情通报里头的那个黄某。

这个答案看上去、听起来挺堂皇的。可我要说,这不是我要的答案,这个答案是上层社会里的人想要的。他们为什么要这样的答案呢?好为他们的不担当,开脱罪责。

但是,他们开脱不了,所有该负责任的人都开脱不了。因为社会是大家的社会。

目下,我们都在说,都在听,都在看《厉害了,我的国》。其实啊,我最想听到的,乃是一句朴实的话,这句话就是:“厉害了,我们的社会”,而不是“这个社会怎么了?”

那个报复社会的青年黄一川,一定要杀。可是,杀了他,这个社会会不会从此就好起来了呢?好起来当然好啊!可如果好不起来呢?

今天,黄一川杀死了那两个可爱的孩子,我们至多唏嘘几声了事,因为毕竟不是我们的孩子。可是,十几亿人口的中国社会,会不会还有陈一川、吴一川、李一川?某天,如果这个陈一川、吴一川、李一川,杀的是你们家的孩子,你们还会至多唏嘘几声吗?不会!你们会愤怒,会仇恨,你们会夺过刀子,想亲手杀了陈一川、吴一川、李一川!上海的那两个孩子的父母,他们一辈子都会记着这个叫黄一川的人,他们会一辈子仇恨这个叫黄一川的人。

世间还有什么冤仇,抵得过杀死自己孩子的?

而一个好的社会,是不能有仇恨的。

“这个社会怎么了?”答案也许有了。如果你仍不满意,你还可以试着想想中国人的信仰,中国人的良知,中国人的法制,另外,你还可以试着想想中国人的教育,中国人的价值观。

一个人若对社会不满,而且无处发泄,我给他开个药方——自杀。

活不下去时,我认为自杀不是罪过。

但杀人却是罪过,而且是大罪过。

1918年11月14日,清末官员、学者梁巨川,在北京积水潭投水自尽,留下万言遗书,其中一段文字至今仍不失其意义:“国性不存,国将不国。必自我一人殉之,而后让国人共知国性乃立国之必要……我之死,非仅眷恋旧也,并将唤起新也。”

实际上,梁巨川之死,是他决意要以自己的死,一则殉清,二则谴责民国辜负了清廷的美意,三则唤醒世人重建社会道德。

这个叫梁巨川的人,他的儿子叫梁漱溟。

而那个叫黄一川的杀人犯,他杀的是他人,所以他就只有罪恶了。不过,你想让黄一川这样的人,也有梁巨川那般的情怀,这怎么可能呢?

我知道,自杀不好,但总比杀人要好。


上一篇:社会的颜色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