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从世界杯法国足球队的夺冠看种族冲突与融合
作者:崔少元  发布日期:2018-07-20 23:55:41  浏览次数:242
分享到:

求同存异,和谐共处——从世界杯法国足球队的夺冠看种族冲突与融合

2018年俄罗斯世界杯终于落幕,法国队在32年之后再次夺得冠军,可喜可贺!有英语媒体将球队的这一胜利比作“法国登上世界之顶“ (France is on the top of the world)。

与此同时,也有人对法国足球队问鼎世界杯表示出质疑。看过法国队比赛的人,一定会对法国队里肤色黝黑的队员拼命奔跑印象深刻。明明是打着法国队旗帜的国家队,为什么场上有这么多肤色黝黑的非洲裔球员?

mmexport1532119621165.jpg为此,有人将法国1986的足球队和2018年的足球队做了比较。1986年夺冠球队中法兰西族球员占绝大多数。而在本次世界杯法国23人阵容中,有15人来自11个不同的非洲国家,非洲裔球员占比65%,坎特(马里)、马图伊迪(安哥拉)、乌姆蒂蒂(喀麦隆)、恩宗齐(刚果)、托利索(多哥)、博格巴(几内亚)、姆巴佩(喀麦隆和阿尔及利亚双重血统)。一溜的非洲裔球员,撑起了法国队的大半壁江山。

难怪有人发问:这到底是法国队还是非洲队?为什么法国队能有会有这么多黑人球员呢?

在回答上述问题之前,我们还是最好先梳理一下几个概念,即种族、民族、国族和国家的概念。

种族又称做人种,是在体质形态上具有某些共同遗传特征的人群。

四大人种:东亚人种(黄种人)、高加索人种(白种人)、尼格罗人种(黑种人)、澳洲人种(棕种人)。(百度百科)

民族,指在文化、语言、历史与其他人群在客观上有所区分的一群人,是近代以来通过研究人类进化史及种族所形成的概念。由于历史的原因,一个国家可以有不同民族,一个民族可以生活在不同的国家里。

现代的民族概念,可以是以国度为区分的人群,也可以是单指有共同的文化概念,而没有共同的语言、历史来源的人群。现代同一个民族可有不同的宗教信仰;同一个民族也可有不同的历史渊源,不同的民族也可用相同的语言;不同的民族也可在后期融合成新民族。(百度百科)

国族:国族是以政治凝结成的新族群,在文化习俗的融合的情况下,国族不可以直接转化成民族概念。典型的国族概念有巴西民族、美利坚民族,中华民族等。 (百度百科)

国或国家,有时又作邦。从广义的角度,国家是指拥有共同的语言、文化、种族、血统、领土、政权或者历史的社会群体;从狭义的角度,国家是一定范围内的人群所形成的共同体形式。(维基百科)

依据上述概念,我们不难看出世界杯2018年冠军球队里交织着好几种错综复杂的关系,诸如白种人与黑种人,法国人与法兰西民族等。

现在法国队内的黑人球员,大多是来到法国的第二代、第三代非洲裔子弟。球队的组合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法国不同民族的相互融合的历史进程与历史现实。

熟悉非洲历史的人大都清楚,非洲大陆的相当一部分地区过去都是法国的殖民地,从利比亚战争开始,法国不断地在实施,干预非洲事务。

法国在1830年占领阿尔及利亚,并在1834年宣布阿尔及利亚为法国属地,这成为法兰西第二殖民帝国的开始。其后法国在北非开始扩大影响力,先后在突尼斯、利比亚一带建立势力范围。而在中非,法国逐渐把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几内亚、马里、科特迪瓦、中非共和国及刚果共和国等地纳入自己的控制之下。这个庞大的殖民帝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达到巅峰。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法国各殖民地掀起了非殖民地化浪潮,各国纷纷独立,使得法兰西殖民帝国迅速瓦解。1954年,争取阿尔及利亚独立的“民族解放阵线”开始武装反抗法国人的统治,最终在1962年,法国最大的殖民地阿尔及利亚宣布独立。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为重建经济,寻求更多的劳动力,法国曾向非洲国家开放移民的国门,成百上千万的非洲法语国家移民进入法国。

目前,在法国共生活着逾530万移民,占法国总人口的8.4%,其后代约为670万,占法国总人口的约11%,超过了移民本身。

外来民族进入法国后,无疑就会涉及到不同民族之间的相互融合,而这种融合并非都一帆风顺,往往会引发不同程度、不同规模上的冲突,也就是外来移民与原居民之间的种族冲突,其本质就是不同文明之间的冲突。

关于文明冲突,即种族冲突的内在根源,1993年夏,美国著名学者塞缪尔·亨廷顿,在美国《外交》杂志上发表了题为“文明冲突与世界秩序重建”的文章。他认为,冷战后,世界格局的决定因素表现为七大或八大文明,即中华文明、日本文明、印度文明、伊斯兰文明、西方文明、东正教文明、拉美文明,还有可能存在的非洲文明。冷战后的世界,冲突的基本根源不再是意识形态,而是文化方面的差异,主宰全球的将是“文明的冲突”。

亨廷顿的“文明冲突论”的观点在当时并没有引起学界、政界太大的关注,反而被相当一部分认为是有些危言耸听。

谁曾料想,亨廷顿的预言在2001年美国9.11恐怖奇袭事件中竟然得到了验证。之后的十几年间,伊斯兰极端组织的恐怖爆炸事件席卷了西班牙、法国、英国和俄罗斯等国,造成了不少无辜平民的伤亡。

从表面上来看,这些恐怖事件多为中东地区的伊斯兰极端组织所为,看似与非洲黑种人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在实质上都是因种族歧视、种族冲突所引发的。

上述恐怖袭人事件的接连发生引起了国际社会、相关国家政府的高度重视,促使人们去积极地面对一个现实:在全球化的语境下,随着迁徙自由的提高,大量的移民涌入许多发达国家,如何更好地去促进不同民族、种族的融合,共建一种和谐国族关系,确保不同民族、文明之间和谐相处,这就成了当今全人类所面临的一个棘手问题。

本次世界杯上法国国家足球队能吸纳这么多非洲裔球员效劳,并能最后夺冠,就足以说明不同种族、不同民族和不同文明是可以和睦相处,共铸辉煌的。

非洲裔美国人在NBA篮球比赛、田径运动、摇滚音乐方面也为美利坚民族的文明有着不可磨灭的贡献,也再次证明多元文化的魅力和多民族共存的可能性。

求同存异、和睦相处,乃不同种族、不同民族和不同文明的相处之道。愿这个世界充满爱!

2018年7月20日晚23点36分写于听雨轩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