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那一片绚烂的云彩· 第15章 哭哭笑笑 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8-07-27 13:40:44  浏览次数:199
分享到:

晚上,王所长还特地为他们准备了一人一大桶菜油,五斤白糖,二斤腊肉。

二人兜里揣着沉甸甸的工资,手里提着谁看了谁就眼馋的东西,第二天清晨便上了路。

早安!老房!才离开你不久,怎么就会这样想你?踏上你陈旧的楼梯,听着你熟悉的喧闹,我的心怎么跳得这样热烈?

原来你早溶进了我的血管。

在日复一日的潟潟奔腾……

二人三脚并做二步的,跨上老房四楼。

立刻。

周伯的声音响遍了走廊。

“嗬,回来了哟?我还以为你俩个把老房搞忘了呢?”。

正值红花厂星期天,大人孩子都在家里。闻声纷纷从自家或厨房里出来,像看稀奇一般凑到了二人身边。再看到他们手中提着的东西,热闹变成了惊慕。

“瞧,人家牛黄周三,真是聪明孝顺,给妈老汉提回来这么多好东西。

啧啧!

外面买不到哟!”

“挤什么挤?你这个死砍脑壳的。”

赵家妈大声骂着自己那喜欢凑热闹的半大小子。

“以后,像你牛黄周三哥一样,给老娘提回来这些好东西,就算没白养你有本事。”

“嗷”小子冲她做个鬼脸,一溜烟跑了。

正是“几家欢乐几家愁”那边,传出了黄母压抑的哭声。

众邻里摇着头叹着气,忙说了几句就慢慢散了。牛黄把东西交给一直在旁边欢呼雀跃的牛三提,走进了家门。

老爸老妈脸色凝重的坐在床沿上。

见儿子进来。

老妈勉强笑了笑。

“回来啦?”

“嗯”

仍在高兴中的牛三,把东西炫耀般咚地放在地板上。

先把白糖打开,拈起一撮小心翼翼的扔进嘴中:“甜”

巴叽巴叽地品着又捧起腊肉,嗅嗅再嗅嗅,才深吸一口气:“好香哦,好香好香!”老妈的眼泪几乎滚了出来,话里夹着颤音:“你、你才吃了几天肉哟?瞧你那馋样。”

老爸说话了。

“这肉,咱们不能要?”

牛三惊愕地抬起头。

“你哥懂,问你哥,问牛黄。”

老爸轻轻的对牛黄点点头。

“为什么不能要?对牛三讲讲。”

“黄五出了事,黄家老小正伤心哩。”

牛三没听完便吼道:“他出了事关我们什么事?凭什么要给他?”“挨枪子的,你声音小点嘛。”老妈忙去掩上门:“你忘啦,人家黄母经常给我们粮票。”

“我不管,我不管,反正我要吃肉。”

啪,老爸一伸手,给了牛三一记响亮的耳光。

老爸最宠他,可老爸也最爱揍他。

15岁多一点的牛三,眼看着垂涎三尺的腊肉就要白白送人。

再想到今天又不明不白地挨了老爸的耳光。

心一横,索性躺在地板上放声大哭。

“我又没犯错,干嘛打我?让你打惯了嗦?哼!等我长大了,再跟你们说。”

老妈心疼地瞪老爸一眼:“孩子又没犯错,你干嘛打人?”伏下身子安慰牛三:“别哭了,别哭啦,起来 ,等会儿妈给你烙肉饼子吃。”

“我要吃肥肉烙的那种。”

“好的,好的,小冤家,你快起来嘛。”

牛黄把工资全给了老妈。

捏着儿子拿回的厚厚一迭钞票。

老妈笑眯了眼。

想想,从钱里拿出了20块钱,递给牛黄。

“给,放在身上,零用。”“我也要”在地上躺着的牛三,眼明手快一翻而起,伸手就要抢老妈手中的钱。

老妈气得手一缩。

拈出枚5分钱硬币往他身上一摔。

恨恨道。

“拿去,越来越不象话了。我说牛三你长大了,爹妈都不认咯,只认得到钱和你自己。不信看嘛!”。

周三提了半桶油和老爸出现在门口,周伯对牛父朝黄家扬扬下巴,老爸点点头站起来。牛黄抓起腊肉,像约好似的,一齐走向黄家。

黄母原本白白胖胖的的圆脸上,带着微薄的腊色。

双颊无力的下垂着,显得格外憔悴,正依在床头嘤嘤地哭泣。

丫头姐妹手足无措的站在她身边,脸上也带着泪迹。

双手捧着头坐在竹凳上的黄父,惊讶地站起来。

“嘿,老牛老周,来,坐,坐。”

众人坐下,见到牛黄周三,黄母哭得更伤心了:“你、你们都回来了,可黄、黄五……”泪如泉涌。此时,说什么都是多余。

牛黄周三把菜油和腊肉递给了丫头。

默默地在老爸身边坐下。

牛黄看见,工宣队长的眼中噙着泪花,佝偻着腰,一月不见,人仿佛苍老了许多。

回到屋,牛父吩咐。

“明天,你去市里瞧瞧人家黄五,好歹你们是同班同学,也不枉同是老房人。”

牛黄为难道。

“可我们明天一早就要返回收容所,下次吧。”

老爸看他一眼,自言自语地说:“行啊,下次去也行;可弄不好他还有下次吗?”牛黄迷惑不解的想:“为什么不可能有下次?老爸也是,尽说不吉利的话。”

“牛黄你看厨房里的火关没有?”

老妈在里屋整理东西。

弄得悉悉直响。

“没关,就热点水,我去买点面粉,中午咱们包饺子。”

牛黄熟悉地捅开蜂窝煤。

一缕淡淡的火苗冲出。

他舀了半锑锅水热着。

出来瞧见老妈匆忙下楼的身影,一扭头,蓉容正依在自家门楣上读书呢。

牛黄愣怔间,蓉容左手轻轻移开书本,望着他嫣然一笑:“真忙呀,今天休息?”牛黄点点头,问:“看的什么书?”

“普希金的《欧根·奥涅金》”

“好看吗?”

“诗体小说,好看。”

“看完后借我看看”

“可以。”

二人就这么站着,似有似无的聊着。

其实,牛黄心里明白。

蓉容是专为等自己,才拿着书本依在门口读书的,他喜欢如此这么有心的蓉容。半年未见,蓉容仿佛长高了许多,身穿一袭洗得有些发白的浅色连衣裙,不经意间露着婀娜的腰枝,丰胸凸出,大腿修长……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