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手记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07-30 17:19:33  浏览次数:407
分享到:

手记,就是随手记下一些东西。这是我对手记的理解。

随手记下的那些东西,日积月累,竟聚沙成塔。曾经想过,要把它们整理出来,出一本《张镭手记》。

但读了一半《加缪笔记》,我这想法就消失得了无影踪。

加缪,无愧于大师,连手记也如此文学!也如此哲学!委实不同凡响。

某天午后,诗人老含叩开我的办公室。

他是个坐不下来的人,在我的办公室走来走去。忽然他停下脚步,把我办公桌上堆放着的一摞乱纸拿了起来,翻看几页后,连说了三个“有趣!”

我装作没听见。他自言自语道:“这些东西,是你随手记下的吧?整理一下,很适合当下国人的阅读胃口。”

“当下国人的阅读胃口?”

我对这个问题感兴趣。

我问他:“当下国人阅读的胃口是什么呢?”

他头一抬,答曰:“碎片!”

“可我是反对碎片式的阅读的。”我说。

他说:“别急于反对!碎片式的阅读是时代发展的产物。今后,作家这个职业可能会消失。人们不读书,是因为手机更方便,所提供的信息量更大。当然,最大的特点是:简短和易忘。”

我觉得他讲的有些道理。

不过,须申明,我的手记,有些是听来的,有些是看来的,有些是自己偶然想来的。

听来的、看来的,有些照实记录,有些则加上了我的想法。

下面,即为我依照时间顺序,略加整理的手记。

一个人毕业后,去了一家公司面试销售员职位。面试官给了他一张全英文报表,但这个人对英文一窍不通。可他又不愿放弃,于是鼓起勇气瞎念。面试官一脸茫然。这个人心想:“难道这个面试官也不会英文?”于是就更自信地瞎念。最后面试官告诉他:“你被录取了!”

这下轮到他一脸茫然了。

面试官对他说:“干推销的就得有你这种不要脸精神。”

“中国最缺什么?”朋友问我。

我想了许多,也想了许久,答案都不正确。最后朋友告诉我,说,只有两个字,这两个字是:“底线”。

“容得下反对的声音叫社会,容不下不同的声音叫朝廷。”

这句话据说是胡耀邦说的。

我想知道,我们今天生活的时代,是叫社会呢,还是叫朝廷呢?

春节期间,收到一条微信,是一首打油诗。我一字不落抄下来,与大家分享:

2018年谁最有良心?

交警盼你违章,城管盼你违建,法院盼你违法,律师盼你告状。

警察盼你犯罪,老师盼你补课,医生盼你生病,社保盼你早死。

小偷盼你有钱。

2018,最有良心的人——小偷。

某人问佛:我为什么这么穷?

佛:因为你还没有学会给予。

某人:可我什么都没有呀!

佛:一个人即使没有钱,也可以给予人五样东西——

1. 颜施,即微笑。2.言施,即多说鼓励和赞美的话。3.心施,即敞开心扉对人真诚。4.眼施,即善意的眼光。5.身施,即用行动帮助别人。

我也想问佛:在你看来,如果这个穷人没有学会给予,那么,你是否认为,那些富人之所以富,是因为他们都学会了给予?尤其我们中国富人?

陈独秀说,只有德先生、赛先生,可以救中国。

非常不幸,我们没有照他的话做。

中国尖端科技不如人,并非我们中国人头脑不行,而是我们一直信奉“主义”和“思想”,认为唯有这个,才可以救中国,才能够救中国。

一高层领导下来视察,去了一菜场。

“肉不错,生意怎么样?”领导问卖肉的。

“平时很好,今天一个没卖。”卖肉的答。

“为什么?”领导问。

“因为您来了,顾客不让进。”卖肉的说。

“那我买4斤。”领导伸出四个指头。

“不卖!”卖肉的说。

“为什么?”领导觉得奇怪。

“因为您来了,刀也不让带。”卖肉的说。

“刀没带也行,就买这一块。”领导买肉的决心很大。

“那也不能卖!”卖肉的也很坚决。

“这又是为什么?”领导愈发觉得不可思议了。

“因为您没来时,每斤20元,您来了,每斤12元,卖一斤亏8块钱。”卖肉的很淡定。

“那就按每斤20元来一块。”领导很有耐心。

“那也不卖!”卖肉的有点固执。

“又为啥?”领导这回声音很小。

“因为我不是卖肉的。其实我是武警。”

“把你支队长叫来。”领导有些生气,拿出了他的官威。

“支队长他在卖海鲜。”卖肉的武警指了指不远处的一个摊点。

一外地人进京,路不熟,见着一大爷,外地人趋前一步,问:大爷!跟你打听一下往住建部咋走?大爷眯缝着眼,想了想,说:

从“撸起袖子加油干”那条标语往左转,看见“不忘初心”标语往右转,遇到“牢记使命”标语再往左转,直奔“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那条标语,离“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标语大概有50米,写有“中国梦”标语的那个大楼对面“老虎苍蝇一起打”标语的那栋楼旁边挂着“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标语的那个地方就是。

外地人没等大爷讲完,就一屁股跌坐在了地上。

我有一朋友,他微信的昵称叫阿Q,他常以“阿Q语录”方式发一些“碎片”给我。甭说,我超喜欢他的某些“碎片语录”。现录其中一则——

不想解决人民提出的问题,老想解决提出问题的人民。

一遇到问题就说是“历史遗留”,实际上,他们每天都给历史遗留下问题。

官方所说的每一句话,百姓都在质疑。百姓质疑的每一件事,官方都在否认。

官方否认的每一件事,最后都被证实,最后证实的每一件事,都不了了之。

一孩子向老师请假,给老师写了张请假条:老师!今天我头婚(昏),请假一天。

老师用红笔在请假条下写道:“头婚一天不够,给你七天。”

人大代表讨论婚姻法时,发现把“一夫一妻”印成了“一天一妻”,有代表马上发言:这一条改得好!但就是担心女人不够。

课堂上,老师问学生:“人类发明的什么东西最厉害?”

一学生抢答:“原子弹!”

老师说:“不对!最厉害的是手机。手机干掉了电视机,干掉了电脑,干掉了手表,干掉了座机,干掉了照相机,干掉了收音机,干掉了手电筒,干掉了镜子,干掉了报纸,干掉了书籍,干掉了游戏机,干掉了钱包,干掉了银行卡。未来还会干掉眼睛、颈椎,干掉身体,干掉婚姻,干掉下一代。……”

什么是法制?

英国思想家洛克说:“权力不可私有,财产不可公有。”

法制,是给公民以最充分的自由,是给政府以尽可能小的权力。

法制社会的真谛在于:公民的权力必须保护,政府的权力必须限制,与此背离的就不是法制社会。

什么是民主?

民主就是民众把官员分成两拨,让他们为讨好民众互相争斗,最后人民受益。

什么是专制?

专制就是官员把民众分成两拨,也让他们互相争斗,最后官员得利。

隔壁老王报考“外交部发言人”岗位。下面是面试中能力展示部分:

考官:听说你在家打老婆孩子?

老王:他们以前连饭都吃不饱,现在生活条件已经改善了很多。

考官:我是问你打过他们吗?

老王:我们家的发展成就是全村人有目共睹的。

考官:我没问你那些,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吗?

老王:老刘家打老婆孩子你怎么不问?

考官:我问的是你,在家打老婆孩子吗?

老王:你们家历史上有没有打过?据我调查你太爷爷一百多年前打过老婆。

考官:我现在问的是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我已经把不打老婆孩子写进了家规。

考官:那你按照家规去做了吗?

老王:家规是我们家的内政,别人无权干涉。

考官:你到底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我谴责打老婆孩子的行为。

考官: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吗?

老王:你提这种问题是不负责任的。我邀请你去我家做客,亲眼看一看。

考官:我就问你打老婆孩子了没?

老王:我可以告诉你,最了解我们夫妻关系的人不是你,是我和我的家人。我有发言权,你没有。

考官:你到底打没打过???

老王:你这个问题充满了对我家的偏见和不知道哪里来的傲慢,我们家欢迎一切善意的批评、建议,但是拒绝任何无端的指责。所以请你不要再有这样不负责任的提问。

全体考官兴奋鼓掌。

异口同声:“你通过了!恭喜!”

一个小伙子,骑车上班途中遇到一老人跌倒于路边。小伙子上前将老人送往医院。因身上没带钱,便电话他的女友。

女友一进病房就骂小伙子:“你他妈脑子进水了,什么闲事你都敢管?”

当女友看到病床上的老人后,大吃一惊,叫了一声:“爸!”

老人看了一眼女儿,对小伙子说:“孩子,你是个好人,听我一句话,跟我女儿分手吧,她真的不配你!”

出院后,老人对女儿说:“这种傻瓜,绝对嫁不得!”

我在整理自己的手记时,十分感慨。

感慨什么呢?感慨我们所处的这个时代,可能是中华民族历史上最有情趣的一个时代。

老实说,我一直不看重手机这个发明,可当我整理手记时,我觉得手机有过也有功。

手机的最大功劳,是微信。微信给我们庸常的生活注入了活力,甚至是活下去的信心。

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它填补了我们的空虚,让我们麻木的身心,有了一丝慰藉。

不敢设想,如果没有手机,中国人会怎样活?会活得怎样?

碎片式的阅读,固然不能让中国人有文化、有修养,但有了这种碎片式的阅读,至少能帮助他们打发一些时间,减少一些无聊,增加一点生活情趣。

我在整理自己的手记时,觉得我的朋友含诗人的话是何等在理!有了手机,谁还去读纸质文字!只是,一个民族长此下去,谁还会去写作呢?写给谁看呢?没有了作家,没有了作品,这个民族能靠碎片屹立于世界民族之林吗?

我在整理自己的手记时,的确感到碎片式的东西委实比我们作家的作品,更受人欢迎。

也许,这个时代,不是出作家的时代,不是出伟大作品的时代。这是手机的时代,这是微信的时代,这是碎片式文化大行其道的时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