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网络狙击手
作者:瑞门  发布日期:2018-10-18 15:33:17  浏览次数:1245
分享到:

网络上的争夺,未闻硝烟。

一方人少,删帖封号,跟你没商讨。

另一方人多,发个文帖,时空已过。

双方都叹,宣传守备六十年,比着马奇诺防线,更坚韧更厚绵,却受不得网络狙击手,文帖一击而颤。

与武装的枪手不同,网络狙击手,只要一个电脑,或者一个智能手机,上网就能传真,下网还能养神,一时同向发帖,立刻文风飘啊飘。

这个态势岂可逆转,这个网络岂可封关。自重的人,都在慎思了。明白人早就惊心了。愚民弱民失效,钳制扼制失控,再用尽谎言误导,怕只怕胜负大势已定。

看看吧,网络狙击手无需人多,只凭着本心直觉,发帖星火点点,对方响应慢了节拍,还迷乎乎煽动愤怒,瞬时引爆网屏。辱母案,扶老案,拆迁案,且待多少翻案。

想想吧,一人一口唾沫淹死暴君,那过时了。载舟覆舟鱼水爱恨,那过去了。话语权的颠覆,是根本的颠覆。进步的方向是平等,法权平等,言权平等。

别了,上智下愚。

明白人早说了,让权分权,大势所趋。谁还把自己绑上历史车轮,成为文贴攻击的靶子?

过去两千年,文人攻击最多的是秦始皇,不提他铸造的十二金人,没影了吧。到了当代,文贴揭露最多的是毛皇,他的巨像还能摇晃多久,堪忧了吧。

谁得罪文人,谁就没个好下场,这是亘古不变的道理。那个造网络长城的人,死了还被人骂,因为重犯了秦始皇的罪恶。然而,报复的人们,不全是谦谦君子哦。

记得吧,流氓无产者的报复,像土改一样残暴,像文革一样疯癫。有人想着反弹的暴戾,转移资产出国,确有预见啊。再辞国走人,真明白到家了。

如果顶层还会设计,聪明的预备,靠不得防爆武装,靠不得删文封网,而是与民为善,分权就好些。最聪明的预备,是优待文人,善待必来的文字。

封嘴时代早就完了,封文时代也快完了。这时候,谁再留下几多把柄,可能遗祸无穷啊。大数据时代,啥人啥事能躲过网客追查呢?谁的责任,那个谁逃不得呢。

人心不可伤,文意不可违,至简的因,自保的果。

历史,不再是胜利者写成,而是文贴合流写成。过去的禁区,哪一个不被踏破?过去的禁言,哪一个不被写破?

如今的网络界,自由心,平等意,连钟馗都敢打,何惧毛神毛猢狲。这种态势蔓延,怎不骇怕。大赤佬都怕了,小赤佬不怕。

谁再立钢铁长城?谁再欺辱民众?早晚某一刻,那个谁先被文章拷问,后被律法追查。想想留名恶史多可怕,网络狙击手用他练帖,算轻柔的啦。

流光流水  时哉机哉

大鉴大论  当来必来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