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 (4) 战友情谊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18-10-22 15:20:30  浏览次数:327
分享到:

从新兵连分配新兵下连队,我和陈光福,孙宝臣、李贺章、刘玉江、王志雄一起分到团宣传队,进入了军队文工团行列。我们团是战备值班团又是昆江市警备区。宣传指导员傅尚伦,身材不高,小人儿小样儿,小鼻子小眼睛,但说话水平很高,在把握战士思想方面,在做政治工作上,很有水平。 傅尚伦指导员的黑管吹得很好,他吹黑管时两只圆圆的小眼睛闪闪发亮!好像是配合黑管发出的声音的一种谐音。

兵照片3.jpg说到傅指导员思想敏锐,在教育战士们拒腐蚀永不粘方面有独到之处!一个星期天,这一天天高气爽,整个宣传队充满假期的气息,我和同班战友孙宝臣去昆江市里,回宣传队后我和宝臣一进门,宣传队正在紧急集合。当时指导员把孙宝臣叫住,“孙宝臣,把手里的东西拿过来!”孙宝臣把装着一瓶“面友”的化妆品拿给傅指导员,傅指导员用这瓶“面友”对孙宝臣展开了批评教育,也以这件典型事例对全宣传队六十八名战士进行了一次生动的反腐蚀教育。这件事给了我和孙宝臣非常深刻的教训,是啊!资产阶级思想的侵蚀无时无刻不在呀!

孙宝臣长着五短身材,长圆脸儿,两只眼睛的距离比一般人宽些,两只小眼睛闪闪放光!最大的特点每只小眼睛都是三层眼皮。“咱哥们儿是三层眼皮儿。”孙宝臣常常以此引为骄傲!别看孙宝臣人不出众,貌不超群,他可是个不一般的人!

我和孙宝臣是上下铺铁床,他睡上床我睡下床,他把他人生的精彩故事给我讲了很多。

他家乡在河北丰润县沿子河,六几年挨饿,当时他才十五岁,他从黑沿子买二十头小猪子,自己骑着大水管车,驮着二十多头小猪。 “那天从黑沿子到白官屯集市三十多里路,当路过大安乐庄村北大土坎时,那时天已擦黑了,突然,从四周冒出四五个黑衣大汉来,“把驮的小猪子放下,走人!我们饶了你一条活命!”一个人粗声喊道。孙宝臣感到事情不妙,但是凭他的胆量和气魄,他没害怕,回应到:“今天咱们有话在先,我躺在地上,你们先打这面,打够了,再翻过身来,再打那面!打不死,老子再打你们不迟!”

一番话后,几个大汉硬是沒有上前,几个人一滴沽,走了!他就这样在危急脱离险境!分到宣传队以后,我和陈光福王志雄、邓久高,分配到表演队,给孙宝臣分了一支笛子,他不论黑天白天,有时间就吹,真是按他说的,吹它个混天黑地,吹它个人扬马翻!

他在吹笛子技术上很快就学会了单吐、三吐、双吐,马叫!什么“扬鞭催马运粮忙”,“漓江春早”“赶集”。其实,对于笛子我也吹十几年,单、双吐我也会,就是双吐不过硬,“吐苦吐苦吐苦吐苦”还可以,再快就不行了。但是,宝臣吹笛子的水平己是顶尖水平了!孙宝臣讲起他原来是扠王八的,每天到处寻找深水滃,水库、深坑崖洞边的水溏与湖泊。他说起他的经历来极具感染力,说服力!“在一位朋友的领路帮助下,一天傍晚,天色已黑,只见一片白花花的水面,我一看这水,就冲这神秘而奇异水面,水中必有了不得家伙!他身穿连身雨裤,右手紧握三股鱼叉,左手握着手电筒,伸脚尖到水里搅了几下,只见水中瞬间搅起一个大旋窝!一时间一条一米多大小的大甲鱼,扫荡了湖下泥沙,孙宝臣反应更快,他早以站离水面二、三米外了!危险那!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