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李咏之死与一些世人的恶--漫谈人类的迁徙自由
作者:崔少元  发布日期:2018-10-29 21:35:36  浏览次数:529
分享到:

1.jpg今天是星期一,每周工作的第一天,无意之中从朋友圈中获悉:央视前著名主持人李咏因喉癌不幸于2018年10月25日凌晨5:20分在美国去世,享年50岁。

方一看到这则消息,竟然不敢相信那个长发飘飘的大男孩竟然离我们而去了,觉得这更像一出恶作剧,毕竟上一个愚人节才刚刚过去,下一个愚人节还有数月。

随后上了几个不同的网站,得到的消息是一致的,哈文“永逝我爱”的微博更是坐实了李咏亡故的事实。

在网上查看李咏去世消息的同时,习惯性地浏览了一下网友们的跟贴,其中有几条让我2.jpg看得瞠目结舌, 略举二例:

1. 李咏终于拿到永居了.....

2. 李咏好样的,死也要死在自己的国土上。

先前早就听说过国内有不少键盘侠,热衷于吐槽,但我没有想到还有这种无底线的人,毕竟逝者为大啊!

之前网上也曾疯传过姜昆、倪萍和李咏一家移民海外的消息,哈文也只是简单地回复:木有(没有)。

其实在过去的17个月里,哈文是一直陪着李咏在做癌症治疗,每天清晨微博里的一个“早”字蕴含着万千的期盼和对丈夫挚爱。

记得有句话是这样说的:每天早上睁开眼睛,等待我们的不知是死神还是初升的太阳。

哈文盼啊盼,盼着李咏能早日康复,盼望每天清晨睁开眼睛的时候能看到自己的丈夫还健在,可惜李咏未能熬到天亮,没有见到太阳。行文到此,请允许我对那些恶意中伤李咏、哈文移民美国的键盘侠们说上一句话:民主和文明社会的一个重要标志就是国民的迁徙自由,包括从乡下迁到城里,从国内迁到海外。自1978年以来,越来越多的人去海外留学、定居,这足以表明繁荣富强的中国更加开放,更加民主,更加自信,民众应当为之欢呼,对移民者应持一种包容的态度。5.jpg

姑且不论李咏、哈文一家是否真的移民了,就是移民了又怎样了,那是一个人追求幸福的自由。至于李咏为什么不在中国治疗而要去美国,这个话题就不说了哈!

李咏一家三口,李咏的离去令我想到了另外一个三口之家——钱钟书、杨绛和钱媛,两家的男主人都走的太早了。

生老病死原本是件稀松平常之小事,谈起来容易,可一旦落到某个家庭里就成了天大的事。故希望大家劳逸结合,多多关心自己的身体健康!

愿李咏走好,望哈文坚强!


3.jpg

2018年10月29日19:57 分写于North Ryde Library,21:27分修改于悉尼听雨轩


上一篇:赏花集趣


评论专区

崔少元2018-10-30发表
人生来到这个世上原本就是一场场生死离别——晚上送小孩学琴,在图书馆等待的时候,觉得如鲠在喉,有必要写一点关于李咏的文字。*** 李咏是一个非常有才华的人,但是他比较自我、任性和张扬,在一个主张个性内敛的文化传统的社会里,他是不太招人喜欢的。*** 我之所以执意要费点笔墨写写李咏,是觉得他离去太早,毕竟才50岁,为他惋惜,更感叹生命的脆弱易碎!*** 最近十年间,我的一些亲人因年事已高,相继离去,我虽悲痛,但尚可接受这些冰冷的事实。*** 而最令人扼腕叹息的是则我的2位大学同班同学、2位研究生同学都陆续去世了,离50大寿还差好几岁,可谓英年早逝!*** 大约从2015年起,一向不爱交往的我,每每回国后变得似乎爱聚会了,喜欢约先前的领导、老师、同学和朋友吃个便饭,喝点小酒,叙叙家常。*** 我这种“变态”的行为曾遭到了我一个国内好兄弟的批评,其实他怎能体会到漂泊海外多年的我内心的一种感觉: 我一年只回国1-2次,每次除了看双方父母只能去几个城市,我这是和时间、和生命在赛跑。*** 我深知我要不快点跑起来,不是我再也见不到他人,就是他人再也见不到我了,生命苦短啊!*** 十分感谢澳华文学网总编谭博士的厚爱,让我每每能就生活中的一些大事件做些记录,做些分享。是为记!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