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宿命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12-11 00:11:10  浏览次数:196
分享到:

中国人普遍地信命。

但如果你说他是一个信命的人,他又矢口否认。

有人说,中国人无信仰。我说,错。中国人有信仰,中国人信仰命。

任何一件事情,在中国人的眼里,都与命有关。

一个人遭遇了不幸,人们会长叹一声,然后说:“命!”

一个人飞黄腾达了,人们会流着口水,艳羡地说:“命”!

所谓命,也就两种,一种好命,一种坏命。坏命,就是不好的命。

拿这两种命来解释人生荣辱、得失、成败,的确有点意思,尽管荒谬至极。不难理解,荣、得、成,自然是好命;而辱、失、败,则为坏命。

就连小孩子升学,年轻人恋爱、结婚、生孩子,找工作,若于某个环节出了一点状况,人们也会认为,那是命运的事。

可见,命一直在左右着中国人。这种左右着,不是左右着身体,而是左右着思想,左右着思维。

但是,我始终不明白,一个人事业成功了,是他的命好呢,还是他努力的结果呢?

如果只是命好,那他何必努力呢?

同样,一个人事业总不成功,干什么都失败,这是他的命不好呢,还是他努力不够呢?

我认为,不是努力不够,是机遇,是没抓得住机遇。当然,也可能有一点命运在里头。不过,命运这里,运更重要。

这两种人,我都见过。

第一种人,即成功的人,会说,咳!什么命好!机遇好罢了。

第二种人,即失败的人,会说,咳!命太差。

第二种人,只信命,不信机遇。

所以,第二种人,只有一个结局:找到了命,却失了机遇。

不过,老实说,他真找到命了吗?

不要说他找不到命,任何人都找不到。

与其说他找到了命,不如说他把自己交给了命。交给命也不是不可以。交给命,也不意味着啥也不需要他做了。如果是这般地信命,真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死在命里。什么也不做,谁来帮你做呢?命会帮你做吗?命会养活你吗?命可不是你的爸爸,命可不是你的妈妈。命不懂得惯,也不懂得宠。

命,也许存在,也许不存在。

我们不了解命,正如我们不了解鬼神一样。不了解,不代表没有,当然,也不代表有。

可能有,也可能无的这种东西,凭什么全信?凭什么完全彻底地把自己的人生交给它?你那么信它,它也那么信你吗?如果它是不存在的,岂不把你的人生给毁了?当然,我们也可以说,如果它是存在的呢?

即便它是存在的,我们也未必要把自己交给它。因为,人一旦把自己的人生全部交托出去,那他活着的意义就要大打折扣了。我甚至怀疑这样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不要说把自己的人生交给命,就是交托给父母,交托给某个人,也是毫无意义的,也是不值得过的。我肯定不会这么干。

中国有许多父母,都希望他的孩子完全听命于他,把命运交给他代管。给孩子买房、买车,找工作,觍着老脸四处求人,给孩子调动、升迁,甚至连儿子找老婆,结婚,生孩子,也一一包办了下来。

他的孩子到这个世界上来干什么的呢?享受的!谁给他享受的呢?父母!

这样的父母,不正是这个孩子的命吗?

我们若说这个孩子的命好,那他的命难道不就是他的父母吗?

但他的父母是要死的。死了之后,这个孩子的命又是什么命呢?

如果这个孩子的命,就是他的父母,那我可就没他幸运了。也就是说,我没有这样的父母,我没有这样的好命。即便我有这样的好命,依我的性格,我也会反抗。因为,我理解的人生,不是来享受的,即便是来享受的,也不是靠他人,而是靠自己。

我理解的人生,是来世间体验人之滋味的。不是一种滋味,是各种滋味。人生若只有一种滋味,不管那滋味多么美好,我也不认为那是好人生。好的人生要靠自己,要靠自己打拼,即便失败,也会像项羽一样悲壮!

人生,靠别人养着,或活在别人的荫庇之下,你活得再优渥,我也不觉得幸福。如果这就是你的命,那我想告诉你,你这命根本不是好命,不值得人们欣赏、艳羡的好命。

真正的好命,是依靠自己奋斗的那些人。不管他们成功还是失败,我都认为,他们的人生没有白活。

命是什么?命为何物?我从未停止过思考。但也从未思考出结果。我有时信,有时又不信。信时,我便不会抱怨自己的人生了;不信的时候,显然对自己很不满意。

命是什么?也没听谁说过能令我信服的话。我总在想,倘使信命能让我的人生美好起来,我也会选择不信命。我更愿意过不信命的人生,哪怕这人生过得一塌糊涂。

信了命,我就会跟着命走,我就会把自己的一切都推给命。这不像我的性格。

我的性格是什么呢?我觉得,我骨子里有一种东西,一种与生俱来的东西——这个东西叫叛逆。

我曾经叛逆过一切,我知道,这不太好,因为无论个人,还是集体,甚至国家、社会,都不会容许。

但是,我叛逆命可不可以呢?总该可以吧!因为它只关乎我一个人,而且还是个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

走过人生大半,我早已不把命放在心间了,也从不拿命说事或作托词了。但回过头去看一看自己这人生,这命,我得说,我并不是一个命好的人,甚至连机遇这样的字眼,也与我不沾边。但怎样才算命好呢?如果我的命好,那现在我该在哪里呢?就算我做了比现在好许多的一份差事,我估计我还是我,也还是这性情。一份更好的差事,难道就是命好?命好的标志就是有钱、有权、有名吗?命好的标志就是吃山珍海味、住华屋别墅吗?可惜,这些都非我的追求。既然不追求这个,即便得到了,又哪是命好呢?

我从不与任何人攀比。每一个人都是唯一的,每一个人都有着与众不同的人生。但我仍旧会想,若说我的命不好,那世间比我这命还不好的人,不是还有许多吗?我这样想的时候,就会同情那些命更不好的人,也会珍视我自己这命。

一个人是好命还是坏命,原本只有自己清楚,与他者无关。但人们却喜欢说别人的命,说别人的命好,说自己的命不好。

别人的命好与不好,我怎么能知道呢?即便知道,也不确凿。我们说某人命好,常常不过是那人的表象。从表象来说命好与不好,显然没有道理。命是你看得到的吗?你看得到的那是命吗?

因此,世人有时候所说的命,压根就不是命。

真正的命是什么?还是那句老话:我不知道。但我对这个东西有兴趣,想知道,所以我一直在思考。

也许,我一生都找不到答案。因为,也许,那个东西原本是不存在的。

即便不存在,人们也依然信命、说命,甚至把他一己的失败、一己的不幸,推给命。

命从来不说话,不显形,一如鬼神。

鬼神为何如此神秘?因为它不说话、不显形。也就是说,它不让你看到它。

人是个好奇的动物。愈是看不见的东西,愈有兴趣,也愈发地想看见。

命跟鬼神是一样的,人们看不见命,却坚信命。

命是什么?命在哪里?

我曾经在这个世界上寻找过鬼,寻找过神。后来我不寻找了。不是我不相信它们的存在,而是我认识到,鬼神的存在,与我们无碍。它有它的生存空间,人有人的生存空间。人影响不了鬼神,但鬼神却能影响人。尤其神,就算它是我们人造出来的,它对人依旧起到震慑作用。因为,律法只对一些人有作用,而神对所有的人都有影响。

我不只思考过命,还寻找过命。

一如我放弃寻找鬼神,最后我也放弃了寻找命。我不认为,人需要寻找命。我们活在这个世界上,需要我们寻找的东西太多,只有命不需要。

如果命是存在的,就让它安安静静地呆着,呆在它该呆的地方。如果命是不存在的,你为它而折腾,多浪费啊!

如果命是存在的,我们真的不要去打搅它。命不是鬼,不是魔,它不害人。

有人诅咒命,有人感恩命。

其实,诅咒才是错的。我们身上所发生的一切,幸与不幸,都与命无关,都是我们自己一手所为。真要诅咒,应诅咒我们自己,而非命。

诅咒命,是弱者,是懦夫,是推责任。把自己干不好的事,完不成的任务,生生地说成命的事。

命在哪里呢?哪里有命的事?明明是人的责任,我们为什么不敢承担,要把责任推给命?

命不会说话,不能说话,也不显形,于是,我们欺负它。

由是观之,世间的人哪有什么命?有的是不负责任的人,不敢承担责任的人。人们找到一个命的东西,目的不是为了信它,而是为了推卸责任。命是人的替罪羊。

命是人的替罪羊。人过得好,说是命好;人过得不好,说是命坏。

“我要扼住命运的咽喉”,呵呵!终于露馅了。咽喉何意?咽喉难道不是人吗?难道不是人的一个重要部位吗?命或命运,乃是我们自己?

“我的命运我作主”,看来,命或命运,正是我们自己。

我,就是命;命,就是我。

我的命好,就是我好;我的命不好,就是我不好。

既然,我,就是命,命,就是我,那我就得善待自己了。因为善待自己,就是善待我的命啊。

话说到这个份上,仿佛我把命给弄明白了。其实,不是。我不可能找到我的命,也不可能找到命的答案。

命,绝没有这么简单。

人们信命,自有信的道理,人们不信,自有不信的原因。信命跟信仰是一样的,每个人都有他的自由。我信命,你不能说我迷信,我不信命,你也不能强迫我信。我不信命,你也不能说我讲科学。科学可以证实许多东西,但科学证实不了神、也证实不了命。有人说,无神论是最大的迷信,也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的。

实际上,关于命,或命运,就造物主而言,它给了人类两大命运:一个叫孤独,一个叫死亡。

这两大命运,是与生俱来的,是不可更改的。它才是我们人类真正意义上的命,或命运。

关于孤独,世人都夸口不在乎,可每个人都怕极了孤独。原以为,做父母的小孩,就不孤独了;原以为,上了学,跟同学、老师在一起,就不孤独了;原以为,参加工作,有了同事,就不孤独了;原以为,找到了人生的另一半,有了自己的小孩,就不孤独了。其实,我们都想错了。那一切的一切,也无法让我们摆脱孤独。我们哪里想得到,孤独乃是我们的命运呢!

有人认为,当死亡来临时,人类就彻底摆脱了孤独。我们又错了。

死亡才是人类最大的孤独,也是人类最永恒的孤独。

所以,我一直跟我身边的人说,珍惜活着的每一天,甚至每分每秒。要爱,不要仇恨。要爱,就好好地爱,别折腾。一旦死去,我们想爱也爱不了了。

父母走后,我常去墓地。我知道,墓地那个地儿,比人间冷清多了。我更知道,几十年,几百年之后,埋藏我父亲母亲的那一方小小的墓地,不知道是不是还会有人为他们祭扫?就算地上的政府开恩,不将这些无主的墓地扒掉,重新卖给别人,那凄凉,那永恒的凄凉,那令人落泪的孤独,也会让活在墓里的主人无限悲伤!

“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这才是真正的孤独啊!

我并不惧怕孤独,我原本就是孤独的。我喜欢这孤独,也享受这孤独。

孤独是人类的宿命,为什么要反抗它呢?

死亡也是人类的宿命,你也要反抗?

我乐享造物主赐予我们的两大宿命。

我揪心的是我的父母,是父母的孤独。他年的某天,当我不能按时出现在墓地时,不敢想象,我的父亲母亲啊,你们会有怎样的哀伤!

因为,我听人们说,无论爱与不爱,下辈子都再也不见了。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