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卡舒吉之叹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8-12-18 01:29:12  浏览次数:180
分享到:

2018年,有许多人死了,这很正常。每天都有人来,自然也要有人去。

死的人,能被我们知道的,一定是名人。名人的名气就在于,活着的时候,人们知道他,死了的时候,人们也知道他。

这个世界人多,名人也多。因为多,今儿死一个,明儿死一个,后儿又死一个,忙得我们连感叹的时间都没有了。

所以,即便名人,能永久活在我们心间的,也不多。

到死也会牢牢记得的,只有我们自己的亲人。

但也有例外的时候,例外到他并不是一个多么有名气的人。

这种例外,只偶尔发生一次。——偶尔最好,千万不能时常发生。这种例外,我国有,外国也有。今儿讲的是一个外国人,他叫卡舒吉。

卡舒吉的全名是,贾迈勒•卡舒吉。

卡舒吉是个什么人呢?估计若不是因为他的死,世上知道他的人才不会这么多呢!

卡舒吉是美国《华盛顿邮报》专栏作家。2017年移民美国,沙特人。2018年10月2日进入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后失踪。

沙特阿拉伯最初否认卡舒吉在领事馆大楼内被杀,坚称他离开了大楼。后来又改变说法,称卡舒吉在一场争吵后在拳击赛中意外死亡。沙特方面坚称,这次暗杀是在领事层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然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则毫不留情地指出,卡舒吉是在沙特政府最高层的命令下被杀害的。

沙特为何要杀卡舒吉呢?

原来,卡舒吉在中东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记者,上世纪80年代曾多次采访基地组织头目拉登。但问题并不出在这里。问题出在现任沙特国王萨拉曼这里。

萨拉曼决定改变沙特第一代国王定下的规矩——兄终弟及的王位继承制度,决定把王位传给自己的儿子小萨拉曼。

小萨拉曼掌权后,以反腐的名义搞实质上的更大的集权,很多王室成员被抄家,也引起卡舒吉的反对。卡舒吉经常在美国媒体撰文,批评沙特政府,以及小萨拉曼。

据说,正是这种批评,让卡舒吉引火烧身。

但是,我却有点不相信。不相信什么呢?不相信沙特会干这种事。不相信一个国家会干这种事。即便王室成员干的,他代表的也是国家。即便报复,也不至于把人杀了。

倘使卡舒吉批评的是某一个人,我认为倒有可能受到报复。毕竟人的心胸是狭隘的。但卡舒吉所批评的乃是一个国家。当然国家也是人。对于这个国家来说,国家乃是那几个人的国家,甚至是一个人的国家。

卡舒吉死了。因为批评,被一个国家杀害了。这或多或少给那些爱批评国家的人提个醒:在这个世界上,有些国家能批评,有些国家不能批评,批评不得。你若生活于后面的国度,最好别做卡舒吉。不是怕死,而是他们会让你死得极痛苦。

2018年10月2日13点15分,卡舒吉走进了沙特驻伊斯坦布尔领事馆。在里面等着他的,不是他期待的结婚证明文件,而是一支来自沙特的“刺杀小队”。短短几分钟内,卡舒吉被斩首,肢解,手指被切下。随后两个小时内,杀手全部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土耳其。

这是一名土耳其官员,根据土方掌握的录音材料,还原的细节。

“我要窒息了……摘掉我头上的这个袋子,我有幽闭恐惧症。”

这是卡舒吉生前的最后一句话。

杀害卡舒吉的这个国家,起始是抵赖,坚决不承认。幸好有个土耳其,不管出于何种目的,若无土耳其,不要说杀一个卡舒吉,杀一千个也不会走漏消息。

沙特方面不得不承认,这是他们干的。这不得不感谢土耳其。最后,沙特逮捕了18名沙特籍涉案嫌疑人,解除了5名官员的职务。

有一个细节,细思极恐:“卡舒吉被斩首,肢解,手指被切下”。斩首就够了,何必肢解?既然肢解,又何必切下手指?

这其实是一种告诫,告诫谁?告诫写字的人,写批评文字的人,写批评沙特王室成员的人。

谁写,谁就是这样的下场!这样的下场,就是弄给写字的人看的。

所幸,我生在中国。

有人说,我们这里也挺紧的。我要说,别不知足。你是死是活?你活着啊!你比卡舒吉幸运多了。你没死,本身就是最好的明证。

但是,卡舒吉死了之后,我仍想了许多。老实说,卡舒吉之死,不可能不刺激到我。这种刺激,不是担心自己会遭致那样的死,而是想到,人类社会发展到今天,竟然还有一些国家仍旧容不得批评,不允许批评!这样的国家,哪有资格要国民爱它呢?

一般提到国家时,我们都会用这个“她”。因为这个“她”有母性之意。我们喜欢称呼自己的国家为母亲,可这样的国家,它配吗?

它不配做母亲,也不配得到我们的爱。事实上,我们会爱吗?

卡舒吉的死,对我刺激最深的,是长期以来我对于国家无条件、无原则的爱与信任。

从卡舒吉的惨死,我们不难看出,国家也有不爱它同胞的时候。不爱也能理解,毕竟这个孩子不听话,让国家“难堪”了。但终不至于杀他,更不至于那么残忍。这种手段,对付敌人尚可,对付自己同胞,怎么着也说不过去。至于卡舒吉的言论,我看也未必是要他的母国难堪。相反,像卡舒吉这样的人,才是真正爱国的人。

卡舒吉一定知道自己是为什么死的,但他肯定不知道,他的国,他真正的国,而不是他拿了绿卡的美国,并不爱他。这样的国,对国民不可能有爱。

卡舒吉之死,对每一个有良知的知识分子来说,都有震动。而我则想,面对这样的国,知识分子还要不要良知?面对这样的国,知识分子还要不要爱?

不要良知,这知识分子的名头还要它作甚?就我而言,我肯定不会丢弃。但我若生活于这样的国,我肯定会思考:爱还是不爱。

关于沙特,我仅知道它有油有钱。直至卡舒吉遇害,遭致无情的残杀,我才真正关注它。

沙特是一个君主制的神权国家。沙特王室掌控着沙特神权、政权及军权,具有无上权威。

我在一篇《沙特为何杀害卡舒吉》的文字里,读到过这样一段文字:“也许在一个世俗国家不会出现肢解一名记者的暴行,但在沙特这样的国家,做出这种行为,却不奇怪。如果说中东的很多世俗国家是披着民主的皮,实际上还是独裁统治。那么,沙特则是表里如一,政治制度水准还停留在中世纪水平。”

这无疑才是真正的沙特。不知道为何,读着这样的文字,我竟然有些恐惧。

世界太大,国家太多,我的目光一直不曾游离我的国。狭隘狭隘!

不消说,这样的国是不允许卡舒吉这样的人存在的。卡舒吉若想不死,只有一条道可走:闭上眼睛睡大觉。

我们知道,卡舒吉供职于美国《华盛顿邮报》。我不曾读过这份报纸,但我知道华盛顿这个人。卡舒吉也一定知道。

华盛顿是谁呢?

华盛顿是美国国父,又称“合众国之父”。是美国杰出的资产阶级政治家、军事家、革命家,美国开国元勋,首任总统。

我为什么想起华盛顿了呢?当然是因为这份报纸,因为卡舒吉。

我想起华盛顿,不是因为我想念他,而是我想起他说过的话,这话跟卡舒吉的死也能说得上去。

“为什么要禁止言论?”

华盛顿给出三种解释。

“它曾干过坏事,怕人提起;

它正在干坏事,怕人批评;

它准备干坏事,怕人揭露。

总之,禁止言论自由,一定与干坏事有关,绝不会是什么好事。”

卡舒吉在《华盛顿邮报》工作,他是否知道这位受人尊敬的美国佬,说过这么一段话呢?

卡舒吉之死,让我们看清了这个世界的面目,看清了某些国家、某些政府的真正嘴脸。

这个世界绝不像我们所想的那般美好,也绝不像我们所想的那么简单。

国家、政府也干杀人的事,而且干得比个人还残暴、还血腥、还毫无人性。

杀人不算好汉!

杀人是因为害怕。

害怕它曾干过的坏事,以及它正在干的坏事,准备干的坏事,被人提起,被人批评,被人揭露。

杀掉一个卡舒吉,是否从此天下太平了呢?如果从此天下太平了,那是沙特不幸。

一个国家、一个政府杀掉一个人,太不算事了。可是,如果这个国、这个政府,因为杀掉一个人,而声名狼藉,那也不划算啊!

可见,即便是以国家、以政府的名义,杀掉一个人,也是不能被允许的,也是不能被容忍的,也是不能被接受的。因为,人命关天。

卡舒吉死了,他死得非常痛苦,他有“幽闭恐惧症”。

这个症,不为人所知。我知道它,是因为我也有这种恐惧症。

是医生告诉我的。

所以,我特别恐惧乘电梯,坐高铁,这般封闭密实的地方。

我说过,死丝毫都不可怕,可怕的是不要死得痛苦。他们可以把卡舒吉一枪崩了,卡舒吉宁愿这般死,也不愿忍受那七分钟的幽闭恐惧症。事实上,哪怕一分钟,也纵难忍受。

死就死得痛快点,哪怕政府杀人,也要讲点人道。

多么诡异啊!卡舒吉失踪前给《华盛顿邮报》写的最后一篇专栏文章,其标题竟然是《阿拉伯世界最需要的是言论自由》。

文中,卡舒吉对阿拉伯世界缺乏言论自由的境况,表示叹息。认为这让大部分阿拉伯人“无法充分地表达,鲜少公开谈论那些影响区域和他们日常生活的事情。”

卡舒吉!令你叹息的,何至于你的阿拉伯?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