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采购团的兄弟姐妹们 13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19-01-14 01:29:10  浏览次数:153
分享到:

结果

也只是到现在大家才发现

彼此都是第一次到国外,都没有闯关躲关和过关的真本事儿。因而,面对质优价良的日本商品和高额的税差利润比,一个个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蚱,蹦来窜去的想着好办法。我也和凑房女伴儿,把几天前抢购的东东,全部摆出来,相互拎重,不怕麻烦地反复设想着,把它们怎样包装才最好最轻?

哗哗哗

门外大箱包陆续滑过地面

我蹦到门口一瞧,张导正费力的拖三只大箱子往电梯走。我回过神来,把所有的东东塞进提包,喝到:“快,下楼称重。”女伴也方才恍然大悟。

我们二人瞪着眼睛

拎着己显沉重的提包夺门而出

哗哗哗!采购团的兄弟姐妹们早乱哄哄的,大包小包的拖着,拎着和背着往电梯涌,往楼下走。到了楼下大客厅一看,更让人瞠目结舌,基本绝望。

天呀天

唉唉唉

也不知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了这么多的中国游客,人人拖着大箱子,个个拎包背包的,正焦头烂额的议论着,心神不定的排队,候着过秤哩。而摆放在客厅偏角的一台小秤前,早己是人山人海。

要说身在国外

平时见了同胞

就如同见了亲人,都免不了嘘寒问暖,点头微笑,八辈子都挂不上的东南西北,就因为一张中国脸,一口中国话和一身中国气,互称“兄弟”“哥们”和“姐妹”,恨不得马上就搂成一团,聊聊知心话,吹吹龙门阵,如果有酒更要立马灌上几瓶,颇具亲热陶醉。

可看看

再瞅瞅

现在的中国同胞们,贼鸡眼儿一样你斜视着我,我歪瞅着你,谁看谁都腻味儿,恨不得对方马上滚蛋,就地消失。自然,“兄弟”“哥们”和“姐妹”,早就不小翼而飞。

其实想来呢

这都是给海关害的

好容易轮到我,称称,差点儿晕过去,小台秤上无情的数字是10.3公斤,也就是说,我上次狂购的东东,加上我自己带来的等等,就是12.6公斤,离海关大限的15公斤,只差2公斤4两了。天!这可怎么办?我还有许多东东,特别是我自己的奢侈品提包都没买啊!

我气极败坏的重称

结果依然一样

我真是不服气,又欲重称,却给不认识的中国同胞,一个高大威猛的络耳胡,不客气的挤到了一边儿。我想,当晚和我一样展转反侧不能入睡的团友,大有人在,不提。

第二天上午

日本中央区·台东区·浅草寺

依然是以一座寺庙为由头中心,四下密密麻麻的围绕着商业小街,各种扶桑特色的小商品,泛滥成灾。其中杂夹着少许免税药店和小饭馆。阳光明朗,游人如织,放眼望去,多是熟悉而陌生的中国面孔。一如在中国各大城市都能看到的所谓“特色古镇(街)”风景。

站在挂在寺庙侧门上那双硕大无比的草鞋下

我和女伴潦草而疲倦的照了几张相

我俩惦念着下午的银座之行呢,辽望这一大片喧嚣,我记起白居易那阙著名的唐诗: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感到真是精湛形象,寓意深邃。


上一篇:加密
下一篇:再悼白桦老师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