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哀愁与困惑袭上心头
作者:黄明荣  发布日期:2019-02-01 12:54:26  浏览次数:185
分享到:

我不能长长久久坚守故土的山山水水,我不可以在这一眼望不到边的玻璃世界的大都市繁茂我家乡的花花草草?离别老家日子愈长久,这份心思便愈发膨胀,不知不觉我身边就有了从故园连土带根迁移过来的杜鹃树和我叫不出名字却和映山红一样满山满坡烂贱生长的兰草。无论我搬多少次家,无论我搬家到那里,别样怎么值钱的家什,我会厌烦它累赘而弃之如敞履,惟有这些老乡总是紧紧缠绕我身前身后,不离不弃。

不管她们绽放的是红色、兰色、紫色、白色、黄色、黑色,抑或任何颜色,我都倍加珍惜而并不管她是否是我幸运色彩。就这样,这一次,她们跟随我来到长沙市九中后门我新开超市的门前,亮丽了一道引人瞩目的风景。

这一天,我眼前一亮,突然发现了什么,什么时候,在我痴迷的花草丛中,居然挺拔了一株泡桐树。长长久久的酷暑非但没有摧残她反而滋润她亭亭玉立风姿绰约。要不是深秋的落叶缤纷,我如何发现这永远泡桐的春天。

这株一无是处的泡桐古里古怪窃长于超市门边坡道的水泥夹缝之中,夹缝上边就是我的两大桶有人多高的杜鹃树,四盆兰草,晚春时候,给我娘做罢七十大寿回城时要了一把复合肥,只嫌少不嫌多地一一掩埋在花盆的泥土里。我一天不知要观赏多少次,我老希望施了肥料的花们一夜之间便丰盛到我的期望。殊不知,施肥偏多,在应当烂漫应当生机勃发的日子,她们一律萎靡不振,甚而至于奄奄一息。将功折罪吧,长长久久的火城的酷热因为我精心侍侯,她们总算挺过来了,挺过来的不仅仅是家乡的花儿们,莫名其妙地让这爱钻空子的泡桐一支独秀。

原来,花泥连带里边潜伏的肥料水源源不断地输送到她的口里,什么是机遇?这就是机遇。有不有机遇?还是说泡桐吧,这株泡桐还有一个姐妹(或者兄弟),我在开业之前,打第一眼看到一个夏季过去了,原来怎么样,现在依旧怎么样。五寸高的树杆,四片焦黄的硬币大点叶子,没有任何变化。因为她所处的位置是个死角,在她的上方不能摆放花盆,也就不能施肥浇水,她正处于足迹紧密的行走要道上的水泥阶级的旮旯,一浇水就会脏了我的超市,就会让我的顾客们望而却步。而幸运泡桐当初我看见她的时侯,她和她的倒霉姐妹完全是一个状况,然而现在的幸运泡桐已然长到一米多高,层层叠叠绿得发亮的叶子十分喜人。在我眼里,在我心里,曼妙身姿的她,宛若风情万种的绝代佳人,由不得你不想入非非;由不得你对未来不充满期待,对生活不充满热切的希望。

我就是这样。

而只要眼睛一旦离开了她,哀愁与困惑袭上心头,我何以给倒霉泡桐一个状况,活到今天我的人生如此这般要死不活没有起色,幸运泡桐因为机遇而茁壮成长,上帝倘若网开一面不再播弄我的命运,我定然能够一飞冲天。

2011/4/8黄塑芹于长沙市天心区南湖路


上一篇:年底忙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