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求神与拜佛
作者:张镭  发布日期:2019-02-20 21:29:25  浏览次数:279
分享到:

中国人不信神,中国人疑神疑鬼。中国人不信神,并不代表中国人不求神拜佛。
    我没在城市里见过求神的人,他们不可能在大庭广众之下做这种事。我在乡村里见过求神的人。这个求神的人说了许多话,我只听清楚两个字:“神啊!”
    这个求神的乡村老汉,他求的是中国神,还是外国神,至今我都不清楚。
    中国最热闹的地方,是寺庙。那里人山人海,摩肩接踵。我每次去都感到震惊:中国人有这么信佛吗?
    也有冷清至极的寺庙。冷清程度,你都无法想象。我一个人从前走到后,再从后走到前,竟然没碰到第二个人。
    冷清至极的寺庙,都是小寺庙,不出名的寺庙。有次,我问小寺庙的住持:“是不是名气大的寺庙特别灵验?”小寺庙的住持笑了,说:“这就好比五星级宾馆与小吃部。五星级吃的是气派,小吃部照样能让人酒足饭饱。”
    不知为何,我特别喜欢去冷清至极的小寺庙。我去寺庙,并不是拜佛,因为我不求什么,我只是喜欢这种冷清。我觉得,这样的地方就该如此。人到这个地方来,不是为热闹,人间热闹的地方无处不在,如果图热闹,何必还到这里来呢?
    人到这个地方来,是因为这地方清净。人只有在清净的地方,才能听到自己的声音。这种声音不是自己的嘴巴说些什么,而是我们的心想说些什么。
    每年都有人问我:“去寺庙烧香了吗?”
    我说:“烧香作什么?”
    “保平安,保发财啊!”对方说。
    寺庙成了保平安、保发财,甚至保升官、保婚姻的所在了。
    顿时我就明白了:中国人蜂涌着去寺庙,原来为的这个啊!难怪寺庙如此热闹呢!
    2018年10月,我去安徽的几个地方跑了一圈,进了好几家寺庙,都是极小的寺庙,极冷清的寺庙。其中一家寺庙的住持很热情,我就与他聊了起来。当谈及寺庙的人潮时,住持说:“多数是看景来的,心中并无信仰。”当谈及世人烧香的目的时,住持说:“胡闹而已!”
    “寺庙有什么景呢?”我问。
    住持答:“人景。”
    “到处都是人景,何必要到寺庙看呢?”我说。
    住持冲我微笑,道:“好奇,凑热闹。人之天性。”
    在同我闲聊时,住持始终面带微笑,这微笑让我的心灵很震撼。在我看来,一个能够始终面带微笑的人,一定是有修养的人,就住持的职业论,无疑他是个有修行的人。
    我曾定过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就是:每年至少去一家寺庙,拜会一个住持,与其聊一次天。
    这个计划基本实现了。但聊天的过程并不总是愉快的,也不总是能遇到修行好的住持。
    之所以会定这样的计划,原因也很简单:见见有修行的人,听他们说说有修行的话。
    当然,凡事都不是绝对的。在我接触过的住持里头,也有谈不上有修行的,那张脸也是不会笑的。同他聊天,聊不起来,感觉这个人是混进来的,俗得很!在濮阳的那家寺庙,住持跟我说的第一句话竟然是:“你买香了吗?”
    我一头雾水。他接着说:“你连一炷香钱都不花,进来作甚?都照你这么着,我喝西北风?”
    我逃离这家寺庙时,心情很不爽。当然不是因为那一炷香钱。我觉得这已不是寺庙了,而是个收钱的地。至于那个“住持”,则是讨饭来的。
    这样的“住持”,显然不会影响我继续进寺庙的心情。因为,我进寺庙还有更深的想法。这想法就是,我想知道,这个叫寺庙的世界,到底能不能帮助人解除尘世的羁绊、尘世的烦恼。
    有人会说,解除尘世的羁绊、尘世的烦恼,未必非去寺庙。这话我赞同。但我还是选择了寺庙。这与我人生第一次去寺庙有关。
    我第一次去的那个寺庙,很小,里面只有一个和尚,年纪很大。里面太寂静了,寂静到竟让我有些害怕。听我奶奶说,寺庙内有灵物。什么灵物呢?奶奶她也说不出来,但奶奶很坚定地反驳我,说鬼不敢进寺庙。
     看见我, 老和尚很高兴。他说:“施主,有事相求?需要帮助吗?”
    我说:“这里能解决事吗?”
      他点点头,然后说:“要看什么事!”
    我说:“能解决什么事呢?”
    他说:“心灵!”
    “心灵?”我很惊诧。
    他看着我的眼睛,会心地一笑,说:“是!”
    “我很烦恼,怎么办?”
    “放下!”他说。
    “就这么简单?”我不敢相信。
    他摇摇头,说:“不!不简单!很不简单!世上最容易的事叫放下,世上最艰难的事也叫放下。人人都能放下,人人皆无烦恼。”
    “你放下了吗?”我像是跟他较劲。
    “当然!”他说,“到这个地方了,还有什么可执着的呢!”
    “是不是只有到了这个地方,人才能够放下呢?”我说。
    他摆摆手,说:“那倒未必。”
    他突然咳嗽了起来,但他不慌不忙地抓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慢慢地咽着,然后轻声说道:“尘世的欲望和诱惑太多,一下子就放下,做不到,可以慢慢来,一点点地放,你试试看。”
    第二年我再去寺庙,却不见了这个住持。——那时我并不知道他是住持,只知他是个上了年岁的老和尚。新住持告诉我,老和尚圆寂了。
    之所以再次去找他,是想亲口告诉他,一点点地放,是能够做得到的,而且有效的。
    我人生第一次去寺庙,竟有如此收获,当然令我欢喜。就在这位老和尚圆寂的那一年,我定下一个计划,这个计划就是:每年去一家寺庙,拜会一位住持,同住持聊一次天。
    放下,当然是一方面,而想法显然也愈来愈多。想法多,与入世太深有关。入世太深,不能说全是坏事,对一些人群来说,分明是好事。但对我来说,我不认为是好事。中国人讲“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我真不想要这种学问,更不想写这样的文章。
    这么多年下来,我断断续续地去了许多寺庙,见过不少住持。但真正叫我怀念的住持,显然还是那个老住持。在他看来,中国人往寺庙里跑,并不是因为他们真信仰,而是凑热闹,而是好奇,更是为了满足他们的私欲。这些人把在人世间想得到而又一时得不到的东西,想通过寺庙来满足他,来帮助他实现。寺庙也好,佛也罢,全不管这些事,也无力解决这些事。世人以为,寺庙里的佛就是用来求的,只要求了,佛就能给他解决事情,就能满足他的欲望。世人理解的寺庙就是能满足他欲望的地方,世人理解的佛,也就是这般的佛。恰恰相反,佛是要人放下的。放下了,人便是佛。佛没那么复杂,佛不是神,神不是佛,佛和我们一样是人,是通过努力修行,最后获得觉悟的人。他打了一个比方,说就好比厨房里的电灯泡,众生是熏黑发暗的灯泡,佛是擦干净了的灯泡,本身都是灯泡。
    那一次相见,他跟我说了许多的话。他说,多少年都没说过这多话。我对他说,我想知道,人究竟有没有命?他说,有,人有命运,但不可听天由命,命是可以开创的。我说,如何开创。他说,行慈善、培福德、修忏悔。
    我说,佛教太深奥、难懂。他说,深奥也不深奥,要看你如何理解。佛教是给人信心、给人希望、给人欢喜的宗教。
    “你为何想到寺庙来呢?”他忽然这么问我。
    我略加思索,说:“有些烦厌尘世生活,希求得到解脱。”
    “解脱不难,”他说,“难的是放下。”
    在他看来,人只要能放下,没有什么解脱不了的东西。
    老和尚圆寂之后,我仍旧去寺庙,依旧不烧香。我说了,我到这里来,不是求官求财,求子求福的,我是来解决心灵问题的,我是来见见像那个老和尚一样的住持的。如果也说求的话,我求信心、我求希望、我求欢喜,我求解脱。
    即使见不到那样的住持,我也喜欢往寺庙里跑。当然,我不去热闹的寺庙。热闹的寺庙香火旺盛,收入很高,那是个生意场,香烟弥漫的空气中,全是金钱的气味。香客也多为热闹而去,多为实现自己的心愿而去。那地方真灵吗?真能圆他们的梦吗?我没求过,我无法回答,但我身边有许多求过的人,我没看出他们发大财了,升大官了,福气大了。我感觉他们还是老样子。这些人很虔诚,每年都去,有些人几乎见庙就拜,见佛就跪。这么虔诚,佛怎么就不感动呢?
    佛如果只是觉悟了的人,他真的给不了我们什么。
    如果寺庙里的佛真那么灵验,真有那么管用,人类何必劳心费力,为生活四处奔波呢?如果你想升官,去寺庙烧柱高香,官就来了;如果你想发财,去寺庙烧柱高香,钱财就来了。多么美妙的人生啊!多么神奇的寺庙啊!多么伟大而又神奇的佛啊!人类爱死你们了!
    可惜,这不过是人类的一个梦,一个痴心妄想的美梦。这梦是实现不了的。人类要改变自己的命运,还得靠自己。莫说世上没有神仙,就是有神仙,神仙也帮不了我们,也救不了我们。
    人类为何还要寄望于神仙呢?仅仅是由于人类的欲望吗?不!这是因为人类的愚蠢。
    我去寺庙,目的单纯,想静静自己这颗心。然而,物欲横流的中国,就连寺庙也无法超脱。所以,这一路走来,最让我怀念的寺庙,还是我第一次去过的那个寺庙。
    一切都在改变,唯一不变的是中国人依旧不信神,依旧疑神疑鬼;依旧不信神,但依旧求神拜佛,而且拜得不亦乐乎。
    拜佛,拜的什么佛?为何拜佛?这一切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知道拜佛有用。有什么用?可以给他消灾,可以满足他的欲望。
    佛是什么?他心中果真有佛吗?这一切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听说佛很灵,只要他去了寺庙,烧了高香,不管他干了多少坏事,作了多少罪恶,佛都不计较,还帮他消掉灾殃,保他平安。
    佛是什么呢?佛真这么糊涂,这么低能吗?一炷香就能把佛打发了?佛若成了这样的佛,那谁还愿意成佛呢?还不如索性做个糊涂人罢了。
    佛不可能是这样的佛!
    好人、善人不去烧香、不去拜佛,也一生平安;坏人、恶人天天烧香、天天叩拜,也不能消掉祸灾。这叫“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至今,我还记得九峰寺住持说过的一句话,他说:“人在做,天在看。”当然,我更喜欢这位住持的另一番言论——他说:“来寺庙的中国人,多半是临时抱佛脚。”
    平时不烧香,临时抱佛脚。依我看,别说抱的是佛脚,就是将佛全身抱起,也无济于事。
    无济于事,为何还要抱呢?世人把这一抱看作一根救命稻草。九峰寺的这位住持接待过一个官员,这个官员烧了香,叩了头,许了愿,但几天后即传来被“双规”的消息。
    寺庙不是保护坏人、恶人的地方,寺庙不是满足世人私欲的地方。寺庙里住着一个叫信仰的佛。他教你从善,他给你欢喜。这欢喜不是物质,不是财产和财富,而是精神,而是心灵,而是灵魂。人,人类,物质、财产、财富皆不能令我们欢喜,能令我们欢喜的,唯心灵和灵魂。
    当心灵和灵魂倍感痛苦时,我所能想到的去处,就是那个叫寺庙的地方。




评论专区

潘学峰2019-02-22发表
有几句歌词觉得不错,值得回味: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类似的智慧还有很多....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