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关于树的胡思乱想
作者:刘彬  发布日期:2019-05-06 02:09:31  浏览次数:95
分享到:

回村两周前,看过去一位经常打乒乓的村居盆友在微信朋友圈里发了一组枯树的照片,说自己无可救药的爱上了村里的枯树。

今日刚到村里,趁停雨的间隙,出门在盆友家边上的山间走走,荒山野林,大树参天,随处可见枯死的老树。

不时走走停停,注目山野间那些老树、枯树、死树,竟胡思乱想,毫无思维逻辑地联想,国内的城市生活和阿德村居生活之间的差异,仿佛就像两地不同的树。

繁华的现代都市也不乏树。整齐划一的行道树,高低、粗细、乃至树形都进过精心挑选和修剪,如着装严整的仪仗兵一样整齐地排列在繁华的道路两旁,成为现代都市的一道美丽风景。

这些“标准规格”的树,原本散布地生活在不同的遥远的乡村山间,虽是同类同种,但一点有着不同的个性,因为同样的好运,被入选而按照统一的标准修剪整容而成为城市的风景。

偶尔听到一位在城里做了几十年绿化工程的盆友说,现在做工程找树越来越难,乡村里的大树、好树都挖得差不多了。好树、大树都进了城,村里留下的都是小树、丑树。城里的树越来越多,城市的风景越来越美当然是好事,但本该树木成林的乡村却没有了绿意盎然的树。

被遗弃而留在乡村的小树、丑树,还随时面临被刀刻斧砍,往往尚未成材,就伤痕累累,非正常死亡也成为大概率事件。如果不幸死了,结果当然更惨,大多会被千刀万剐劈开当作柴火。

当然,即便你幸运而被选中成了城市里的行道树,站在繁华的街市,威严的身姿或会引来不少路人驻足欣赏和赞美,但从此不再容你按照自己的个性任性生长,风险仍不可小觑。你必须永远保持健康与同伴步调一致、共同成长。

如果你先天不足或者一旦病了,就不能跟上队伍一起茁壮成长,你矮小瘦弱,影响了队列整体的形象,就会成为清除的对象,要不了多久就把你挖了换上别的更健壮的树;如果你不幸死去,那更是刻不容缓连根拔起,绝不容你的枯枝残躯影响美丽的市容!

说句实话,同是一棵树,因为种类不同,大小高低、材质、树形千差万别,每一棵树生而不平等。树生如同人生,需要接受层层选拔,择优选上的或成栋梁,或成景观;选不上的留在穷乡僻壤,能够无灾无难,自生自灭就是万幸。

总之,选上选不上,树的一生活得都不容易。

澳洲山野里的树,则是一种全然不同的树生。它们大多原生态地分布在荒山旷野,成林、成片,或孤傲地独立在广阔的绿都狂野之间,而且往往凌乱而无序,完全像是一群没有受过训练、自由散漫、没有纪律的兵士,既没有整齐的队形,也没有经过修剪整容的美丽姿态。单看没有婀娜的身姿,整体缺乏队列的设计,一点也不精致美观。

唯一可以羡慕的,好像就是活得相对自在,死得也比较庄严。

它们生在一处,往往就能扎根一生,绝不必担心有人随意伤害、垦挖、移植、乃至砍伐。因为随处生长,身处环境条件差异巨大,而大抵越是地处荒蛮,越是高大粗壮,身躯伟岸。虽然显得杂乱,但各自本着自然应有的秩序,可以任你个性张扬,随性生长。

树有树生,物竞天择,各自生长,谁也不是谁的标准,谁也不与谁一争高下,攀比身姿。

即便死了,或是干死、病死,乃至痛苦地活活被山火烧死,居然还都占着自己曾经生活过一方土地,赤裸着高大而并不美丽的身躯,挺拔而庄严地傲立在天地之间,完全是一副孤傲神圣、不可侵犯的样子。

活着,吸天地自然之精气,枝繁叶茂;死了,仍显庄严神圣之气质,巍然耸立。

这是澳洲山野里的树。

每一棵树的生命迥异,尊严应该是一样的。

其实,树只是树,选择与被选择,完全不由自主,人毕竟不同。

胡思乱想走远了,实在是无可救药!


上一篇:秦桧的上司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