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首夏时节下江南
作者:笑君  发布日期:2019-05-09 22:22:38  浏览次数:189
分享到:

一、感悟高速

我不喜欢在节假日里出门,尤其是像“五·一”、“十·一”这样的重大节日,出门,无疑是自找苦吃。很多人平时工作忙,家务事多,只能乘着节假日走出家门,到那些不熟悉的地方去走走看看。可是,中国人多,到哪里都是人头攒动,几乎找不着清静的地方了。

今年的“五·一”有四天假期,儿子不上班,孙子不上学,我是可以“偷”得几日闲的了。便想着,不能将这几天给浪费了吧。正好,太太老年大学京剧班的同学们组团去繁昌,与当地的老年大学“票友”搞交流活动。于是,便有了这次在首夏时节下江南的机会。好在,清风习习,阳光煦煦,还是适宜出行的。

清晨,六点左右便动身,锁定目标,自己驾车,其它的便不用担心了。因为,行程不远,且又是熟悉的路。心想着,从锦秀大道起步,经金寨南路,只要突破了明珠广场这个“瓶颈”,上了高速,便可以绝尘而去。

殊不知,还真的不是那么回事。上得合肥绕城高速,才跑了几公里,便遇着修路了,过了合肥南站,才可以正常通行,我舒了一口气,开始加速。到了我们这个年纪的人,一般是不愿开快车的,但我依然开到了100码,有时还朝上一点。看着路两边飞驰向后的树木、花草,分享着高旷的蓝天底下的田野、阡陌,一派绿意盎然,显得宁静而又鲜活,感觉是惬意的。

但是,我高兴得过早了,出了绕城高速,便进入合芜干线。不曾想,这条路也在维修,只有半幅路面,两个车道可以通行。整个路段都限速,最低限速40公里,大部分限速也只在60与80公里之间。车子跑不起来了,路上集聚的车子便多,随意变道,随意超车,随意加塞等种种不良现象,屡屡发生。

我虽不是老牌驾驶员,也有近30年的驾龄,开过多种型号的车,自我感觉驾驶技术不是太差。可是,在这样的路上跑,还真的有点害怕。我只想跑在行车道上,不轻易占用超车道。即便要超车,也是提前打开方向灯,明明白白的告诉后面的车,我要超车了。一路上,总是想着和前车保持百米以上的距离,却无法做到。那些胆大的,技术好的人生猛得很,时刻想着要超越一切车辆。在如此狭窄的路上,根本不给你留有思考的余地,像一头发怒的狮子,还没等你反应过来,就从你的左侧门边呼啸而去。正在发愣呢,右边,应急车道上也有不要命的超上来了,乘你不备,一把方向就飚到你的前头去了。

修路的战线拉长了,就免不了要经常变道,本来是在左侧道上,没跑多远,又变到右侧道了,接着还要转进左道。就这样来回的变,每一变,都要转一个弯。尽管路边有限速的标牌,可绝大多数的车是不遵守的,绝对的超速了。汽车在高速运行的状态中,要突然转弯变道,真的是危险极了,若是制动不及时,无缓冲,追尾、相撞将不可避免。一句话,不容你多想,也不管你是否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这高速就是这样的让你心惊胆膻。

当然,修路是必须的。车多了,拥挤了,路便容易坏,不扩容,不维修是绝对不行的。今天,我跑着艰难,却是为了明天的通畅与舒缓。

有一点我总是想不明白,为什么非要搞这样的“假日经济”呢。人们平时工作忙,只有到了假日才能有空。于是,出门旅游都一窝蜂似的集中在那几个固定的时段,公路超负荷,景点超负荷,旅店超负荷,就连WC都超负荷。这样,真的很不安全,发生事故是在所难免的。为什么不想办法改变一下,把要出行的人流,分散到360天呢!

过了巢湖,转头向西,便进入巢黄高速。忽然间,就像是抬脚踏进了另一个世界。这条高速,可能才修好刚投入使用的吧,路面崭新,像镜面似的。标线清晰、醒目,没有一点污垢。路两边的设施,似乎在告诉我:欢迎你,新来的客人,别急,放心的跑吧,这路好着哩!

还怪哩,车上的 “电子狗”居然叫得少了,是我遵守交规,还是限速管制等设施根本就没有安装呢?

还有,这条路上车辆很少。是无人知道?还是前方的城市太小,不入人的法眼。总之,在这样的路上跑,才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高速。我不由得加大了油门,不知不觉中,车速上升到120码。当然,我的座驾是红旗H7,配置高,车身长,体量沉,跑到这样的速度,才是她的最佳状态。噪音小,小到只能听见自己的心跳。轿子很稳,坐在驾驶舱中,就像是呆在一座背山面海的别墅里,听着窗外的风声侧耳飞去,看着前方的路被红旗纳下。那种感觉,才是真正的畅快、愉悦。 

二、漫步繁阳

在巢黄高速上一路狂奔,跨过芜湖长江二桥,便到达繁昌了。

此行,我是陪着太太来的。下午,她们便进行“票友”的活动,我是可以去,也可以不去的,为了给太太鼓劲,还是去了。然而,第一次来繁昌,心中还是想着要利用在这里的时间,领略一下江南的风情。中途,我悄悄地溜了出去,到小城的街头散步去了。

繁阳,繁昌县政府的所在地。当我漫步街头,放眼四顾,有些好奇。这里就是大江的南岸,几乎能看到千帆竟发的壮观景象。侧耳一听,还能感受到“滚滚长江东逝水”的声音。而小城的三面却又都是山,尤其是滨江的一带居然是连绵不绝的青山。

小城就在山脚下静卧着。万千年前,先人在此安营扎寨,筑城兴业,真是太有智慧了。依托大江,便有了生命的源泉;有青山围合,心理上就放置了一道安全的屏障。而留下东北一隅,则是让清风和阳光毫无保留的浸润着这片沃土,给小城奉上了和谐与温暖,给人民带来了快乐与希望。

繁昌古称春谷,西汉时始建县,后被并入他县。东晋初年,于春谷之地建立繁阳县,因避繁阳公主讳,又复为繁昌县,直至今日未再改变。

江山易改,小城依旧。时代的变迁,提供的只是发展的机遇。新的世界,己不必再考虑避谁的讳了,如今的这里就叫繁阳。

曾经,无论是叫春谷,还是叫繁昌,规模一定很小。就我走过的峨溪路、金峨路、安定路、迎春路、沿河路等几条路,或者叫街道来看,应是小城的中心区域了。即便,这些路的名字是后来改的,有了些现代的气息。但是,从道路的规置,建筑物的格局上,依旧能看到历史演绎,时代更叠所遗留下的痕迹。

一个地方,一座城市,古老与新兴,落后与繁荣,都是与政治、经济的发展分不开的。新中国的建立,改革开放的持续推进,让繁阳与全国各地一样,有了稳定的基础,有了发展的机会,有了更上一层楼的条件。

当我漫步到渡江大道、华阳东路、龙亭东路、政务区一带时,就像是进入了一个新的时代,看到了新的天空。道路整齐划一,标识清晰,设施齐备。更加不同的是,高楼大厦鳞次栉比,耸入云端。教育、金融、商场、通讯、宾馆等各种各样的服务机构应有尽有。无论你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小县城,与芜湖、合肥有什么区别?

我们下榻的缤纷大酒店,地处峨溪河南岸。第二天清晨,我和太太走出酒店,从沿河南路跨过峨溪路桥,直接步入沿河北路。走着,走着,忽然听到有什么东西敲打的声音飘来,寻声望去,声音来自河底下。我走到路边,扶着防洪墙,看到河对面的岸上,滨水的河堤旁,有几个女人拿着棒槌在洗衣服,棒槌敲击着石头上的衣服,发出的声音,虽单调,却带着河谷里的回响,声音悠扬而且清脆,我的心中忽然生发出一丝激动。

随着城市建设的推进,城市规模在扩大,楼越来越高,人都悬在了半空中,哪里还能看到河边的浣衣女人呢!

在我的记忆里,至少是三四十年前吧。我的故乡,一个乡下的村子里,女人们都是在池塘边洗衣服的,棒槌声便是伴着生活律动的音乐。

二十多岁时,我居住在县委机关的大院里,院子的中间也有一口水塘,堤埂虽是泥土的,可塘里的水却清澈的能照见人。干部的家属们,也都在塘里洗衣服,一天到晚,棒槌声不绝于耳。后来,那个水塘废了,再也见不到浣衣的女人了,哪里还能听到棒槌声呢。

今天,在大江南岸的小城繁阳,看到了,听到了,岂不令人高兴!当然,我高兴的不仅是听到了棒槌声声,而是看到了能够浣洗衣物,盛着一湾清流的河。

峨溪河,不长,只有27千米,因为有了这条河,繁阳小城便多了几分秀色,繁阳的人民也才多了一个可以活动的空间。

峨溪河,又叫南门河,顾名思义,若干年前,这条河应该是在小城的南部。如今呢,它己处在小城的中心,将源自范冲水库的一湾绿水,经上峨桥,穿繁阳而直下漳河,最后汇入长江。

峨溪河,又是季节河,枯水期长,只在汛期时才狂波汹涌,而且水质较差,还有很多危害。然而,枯水时期,水少,河床底下只如一条小溪。可是,两岸的工矿企业、机关,却将所有的废水尽皆倾入其中,加上淤泥堆积,到了2000年左右,整条河己面目全非,就如同一首打油诗说的:“六十年代淘米洗菜,七十年代洗衣灌溉,八十年代水质变坏,九十年代鱼虾绝代,两千年代黑臭难耐。”

自2008年起,地方政府开始投入大量的资金,花了近十年的时间,对峨溪河进行了彻底的整治。现在,裁弯取直了河床,清除了陈年的淤泥,磊砌了两岸的护坡,还做了防洪墙。防洪墙外,重新修建了河南、河北两条路。路边设置绿化带,栽植了树木、花草,使得曾经的“臭水沟”变成了绿水清莹,树木成荫,鸟语花香的城市翡翠。

能听到棒槌声,是我的造化,更是繁阳人民的荣幸。

我们又从沿河北路,跨过一座吊桥,向沿河南路走去。一路上,与我们擦肩而过的,大多是漫步、跑步的男男女女,虽不与我们搭话,却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让人感觉很有情趣。桥头、河边、街心公园里都是晨练的人,有做操的,有跳舞的,有打拳的,有耍剑的……其动作招式,其神情形态,皆是安祥宁静的,没有一丝一毫的焦躁与不安,感觉这就是他们的生活方式。

走着,看着,太太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感慨:真是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哟。 

三、领略国粹

京剧,国粹也。

京剧,是由徽州、安庆,或者说是皖南人的徽剧演变而来的。因此,皖南人大多喜爱京剧,而且还会唱京剧。繁昌地处芜湖西南,与徽州、安庆不远,京剧在这里同样是众多人喜闻乐见的剧种之一,会唱的人很多。

太太她们老年大学京剧班,选择到这里来进行“票友”互动,既是交流,也是学习。

繁昌县老年大学就座落在峨溪河北岸,与我们下榻的宾馆仅咫尺之遥,步行几分钟便到了。这是一个独立的院落,一幢五层的大楼,全是老年大学的活动空间。

下午三点,活动正式开始,采取客方、主方人员交叉互动的形式进行。我看了一下演出的节目单,很丰富,而且都是名家的经典段子。有《三家店》《霸王别姬》《金盆捞月》《二进宫》《梨花颂》《春秋亭》《白帝城》《花烛夜》《上天台》《红娘》以及现代京剧等三四十个之多。

我入场的时候,己开始唱起来了。是太太她们班的一位大姐,正在唱《霸王别姬》。这位大姐60多岁了吧,学唱京剧也不过一两年的时间。但是,做派潇洒,手眼灵活,唱得声情并茂。

我对京剧不是太懂,听不出好赖。像我这样属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出生的人来说,接触京剧是从“样板戏”开始的。记得我读小学、中学的时候,不仅经常听“样板戏”,还唱“样板戏”。那时,我们唱“样板戏”,就跟唱革命歌曲是一样的,只讲革命的热情和需要,不论是不是京剧。

今天,听她们唱正宗的京剧,尤其是在京胡等乐器的伴奏之下,感觉很新鲜,很有味道。不过,我手头没有唱词可以参考,很多字、词分辩不出来,也就听不清楚她唱的是什么。只能感受京剧的腔调,一会急促,一会舒缓;一会儿如山顶扑下来的流水,一会儿又似席卷狂涛的秋风。对于懂京剧的人来说,享受的不仅是词句的优美,更主要的恐怕是几百年来形成的,一帮一派的大师们创造便流传下来的,那一板一眼,一句一段的西皮、二黄的潺潺韵味。

接下来演唱的是主方,演唱者也是一位女士,只是年龄大概只有五十岁上下吧,着自然的衣服,没有刻意的画妆,却显得年轻、精干。她唱的是现代京剧,也就是曾经的“京剧样板戏”《红灯记》选段《十七年风雨狂》。若按京剧的角色分,应属老旦。京胡拉起,很长的过门,将曲调由低缓引向高亢,在恰到好处的一个节点上,演唱者的嘴唇微启,那:“十七年……”的声音响起了,就像是天簌里传来的,深沉却又不失清亮,清亮还带着急越。一个字,一个音,连贯而又清清楚楚的从她的喉咙里倾泄出来,不可抯挡,不可抗拒,撞击着我,撞击着每一个人的心田。

刹那间,全场除了她的声音伴着京胡的声音,再也听不到还有别的什么东西了。也就是一两分钟吧,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掌声之大,掌声之整齐是始料不及的。

演唱者没有停顿,继续着她的精彩。但她微微弯下腰,点一下头,以示对“票友”们的谢意。随着曲调的延伸,我在感受着故事的深入,更在享受着行云流水,活跃腾挪的幽幽神韵。在此之间,竟有几次热烈的掌声响起来。这是对演唱者的肯定,这是“票友”们的心灵在一次又一次的震撼中产了共鸣。

后半场,我因为想去看看小城的风景,离开了。太太唱了什么,我没有听到。但是,她的基本功不错,一两个段子还是能够拿得出手的。虽拜师不久,与名家不可比,与初学者同台,自有她的实力。

晚上,在餐桌上,太太她们班的老师,一边喝酒,一边跟他的学生们聊天。老师五十多岁的年纪,中等身材,瘦瘦的,说话语速快,办事干净利落,是个性格活泼、豪爽的性情中人。老师是科班出身,现在年纪大了,噪子大不如从前,京胡却拉得出神入化,真正的大师级水平。

老师肯定了大家的努力、认真,却没有指出哪位唱得好,哪位唱得不好。只是给大家说了一个故事,就是主方那位唱《十七年风雨狂》的那个人。只听老师娓娓道来:

从在场所有人的表现可以看出,她唱得真是好。她的老师是我的学生,也就是这次接待我们的负责人。她学京剧有十好几年了,起初,她连歌都不会唱,哪知道什么叫京剧。但不知是受谁的指点,非要来学京剧。老师就叫她开口随便唱一句,唱什么都行。她就随意的叫了一噪子,是歌,还是戏,别人也听不出来。但老师听出来了,感觉他有一副好噪子,而且低沉、浑厚、有底气。老师就指定她学“老旦”,其它的暂不要学。给了她一段老旦的录音,叫她回去先听、后学,一个月后再来,唱给老师听。若可以,老师就教,若不行,就不用学了。

她回去后,按老师讲的方法做,先听,一遍又一遍的听。感觉听熟了,听到脑子里去了,便开始跟着录音唱,又是一遍又一遍的唱,唱到睡着了在梦里都在唱。

一个月后,她来唱给老师听。老师吃了一惊,这还是一个月前瞎叫一噪子的人吗!能唱完整的段子,吐字明白,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有京剧的味道,有入戏的意思。

老师什么都没说,收下她了。但是,老师依旧叫她唱这一段,指出哪里没处理好,哪里需要怎么调整。老师拉起京胡,叫她跟着京胡唱,是什么样的感觉,仔细的揣摩,慢慢的领悟。

从此,她就这样按照老师的思路、节奏、次序,认真的学,认真的唱。十几年过去了,她总共就学了四五个段子,却把这四五个段子唱得烂熟于心,炉火纯青,简直可以和名家相比拼。

今天听到的,就是最好的结论。

现在的你们呢?同样要专注于某一项,某一段,不要贪多,更不要什么都学。京剧是多门多派,多个角色。每一项都有特殊的功夫,不深入进去,是学不会的。不能领会和掌握某一门某一派某个角色的内含,就唱不出来,不能成为角。

当然,大家这个年纪来学习京剧,不是为了成名成角,是为了身心健康,愉悦生活。但是,不能学会几段,没有一两个“绝活”,就等于白学了。

老师的故事说完了,喝了一口酒,眼晴看着大家。一桌子的人,先是愣了。接着,都不约而同的鼓起掌来,意思很明白,对老师的教诲,心服口服。

这次活动告一段落,但学习交流便没有结束,互相约定,下一次的交流互动在合肥举行。大家的心里,既有了思路,也有了目标。一句话:好好学,认真练,合肥再见!

我是个旁观者,更是个外行,老师的理论似懂非懂。不过,道理是明白的。如今,国家昌盛,社会繁荣,各行各业,竟相发展,精彩纷呈。可是,有些人很浮躁,有些事很糟糕。要正本清源,要出成果,就要像老师说的,专注、刻苦、精亦求精,才是唯一的选择。      

2019月5月3日写于繁昌缤纷大酒店


上一篇:查先生来访
下一篇:春分 3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