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一个傲慢霸道的租客
作者:李南方  发布日期:2019-07-09 06:43:22  浏览次数:195
分享到:

许多年以前,一个家族的长老们以不公平的逼迫手段强租了一个家道中落的大户人家的一块地,一纸“条约”,这贪婪的家族几代人就占有了这块地。这块地濒临大海的海边,面向海湾,从这里往外眺望,但见海阔天空,白云悠悠,海风舒畅,涛声阵阵,海天景色优美,在这里出海交通十分便捷,是一个发达致富的宝地。

时光的烟云激荡,这个家族在这块宝地上赚了一桶又一桶的黄金,生意越做越大,整个家族成了驰骋商场的大户,潜意识中更把这块宝地当成了自家家族永久的产业,以自家家族的风格经营各种行业,却绝口不提当年强租这块地时所采取的可耻手段。

光阴荏苒,几个世代过去了,当年家道中落的家族的后人,经过不断的发奋图强,把祖先的产业经营得井井有条,急起直追一些名门望族,可他们心里始终不忘当年被强租出去的那块宝地。一转眼,租地的限期到了,这个大户人家的后人联络了那个贪婪家族的后人,让他们根据租约的规定,把那块地回归原主。于是,两个家族的后人安排了一个归还和收回这块地的程序,双方仔细地把这块地前前后后,里里外外都检查了一遍,属于强租一方的,该带走的带走,属于拥有主权的家族的,该接收的接收,清清楚楚不拖不欠,依法依规结束了双方‘租用’和‘被强租’的关系,公告天下,然后双方挥手道别,这块地和它的一切资源归还给原主的后人。

强租这块地的家族的后人收拾细软搬走了。他们离开的时候,心中万分不舍这块住了几个世代的宝地,打心底喜欢这块地,真想把它据为己有,永远保有它 !  但,可惜这块地是属于人家家族的,他们不是主人,只是租客,或者说租客的后人。

这些租客回去了自己的老家,经营着家族的产业,可是,却忘不了他们家族曾强租的那块宝地,想象着他们还是那块地的“主人”,曾经高高在上无比尊严地管治着住在那块地的人们,也忘不了他们家族在那儿的不可一世的威风显赫。他们朝思暮想牵挂着那块地,对那块地的 ‘不了情 ’一直困扰着他们,他们病了,积压‘思地’而成疾,病况着实不见好转。

这些心理不平衡的人一直都想着那块地。有一天,他们听说那儿发生了点问题,住在那儿的人有些过得不开心,家族内部出现矛盾,吵吵闹闹闹着别扭,有数典忘祖的,有不认同那块地属于整个家族的,有要认“旧老板”为家长的,宁为旧主的家狗,也不做自己祖先的后人,甚至出现暴力叛逆行为,破坏神圣地标和族人的日常生活等等。那块地的动荡不安令全族人担忧。

这些‘强租客’虽然搬走了,但认为做为曾经管治那块地的租客,他们还有“责任”关注甚至过问那块地的运作情况。他们的家族毕竟在那儿主宰了一段长时间,赚了很多桶金,他们怀念那块地百般的好,于是决定要看一看现在那块地是否还保持着他们家族的风格规矩,要了解住在那儿的人活得怎样。他们对那块地的主管表达了对那儿有些人不开心的关切,支持那些人的诉求该得到满足,要不然旧主会有进一步的监督行动。他们把这个想法很煞有介事地通知地的主管,说明随时要回到那块地认真检视,说得理直气壮,好像正义凛然。那块地的主管一听这个看法,正在喝的一口茶差一点儿喷了出来,眼镜差一点抖了下来,更差一点拐了一跤,好在他自己的马步很稳,没事!

那块地的家族虽曾经中落,却家世不凡,历经过人间风吹雨打,什么风浪都见过,人生经验丰富,应付这个突如其来的事儿,绰绰有余,他冷眼望着这些曾经的租客,知道他们的心理有病,严肃地回答 : “ 你们对我的这个物业还有‘责任’?  什么‘责任’?这块地不是已经通过法律程序归还给我的家族了吗?你们对我的家务事还有“责任” ?开玩笑!回去咨询你们家族的大状律师和法律专家吧。你们都病了,而且病得不轻,回家吧!去医你们的病!甭再来了!”。

这些过气的租客不服气地悻悻走远,口中还唠叨着胡言乱语。那块地的主管看着他们失意落寞的背影,心中泛起祖父遗言的沉痛告诫,自己的祖先当年被外侵以武力咄咄逼签条约租地的耻辱和逼签时他们凶狠霸道的嘴脸,誓言绝不再让外人沾手属于自己家族的宝地! 

后记:香港从英国殖民者的统治下回归中国至今已22年,最近香港有事,三两个英国高官罔顾国际法律,咬住香港不放,干涉中国内政,对当前香港事务说三道四,说什么英国对香港的管治还负有所谓“责任 ”,可谓傲慢霸道之尤,特以此文记之。
2019年7月4日写于澳洲阿德莱德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