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梁军《悉尼追梦录》的结构和情节简析
作者:张劲帆  发布日期:2019-08-05 12:35:47  浏览次数:70
分享到:

梁军先生凭借来澳多年的生活积累,一鸣惊人地推出了两部长篇小说《悉尼追梦录》和《移民代理》,让人刮目相看。澳华文坛大部分作家是以中短篇小说或散文随笔为创作成果,写出长篇小说对于业余作者来说,需要大量的时间和非凡的毅力,先不论作品水准如何,光这份勤奋就令人肃然起敬,是格外需要鼓励的。

我想重点从结构和情节的角度分析《悉尼追梦录》。古话说“人生如梦”,人类因为有梦想和追求梦想才推动了社会进步。出国留学或移民的人应该是最有梦想和最执着于追求梦想的一批人,因为出国是把自己了连根拔起,要面临不可知的艰辛。梁军先生的这本书写出了许多旅澳华人的追梦故事,有非常宝贵的价值。

看得出作者希望展现出较为广阔的生活面,总体上来说属于线性结构,即以时间为轴叙述情节,但是它不是单线的,而是通过出租车驾校的四个同学,以逐级放射线般的人物关系结构(并非情节结构)串联出形形色色的人物,第一个同学是怀才不遇的青年才俊彭刚,他承租了一处大房子充当二房东,于是他的房客学者沈博士夫妇、持商务签证的生意人李老板、为了澳洲身份出卖色相的田小姐及其丈夫徐得利便被引出来。第二个同学是有过外遇却不舍家庭兢兢业业奔小康的大刘,由他引出了他的太太文怡和女儿婷婷、暂居他家的太太的亲戚、留学生陈雨萌、老夫少妻的邻居魏东、姚静夫妇,以及学二胡的邻居印尼华人艾米姑娘和她老爸以及落魄的二胡老师唐韵生。第三个同学是老实实过小日子的前画家威廉黄,由他引出来妻子刘美华、妻子的表姑一心要嫁洋人的刘卫东、房客小留学生欧阳泓和许强,以及许强的大款父亲。第四个同学是独立自强努力工作上进的年轻美女朱蒂,由她引出房客----干装修的前工程师仁毅、贾越和日本裔房客英子。

这种逐级放射线的人物关系结构确实很有效地达到了作者铺开社会生活面的目的,这些形形色色的人物每一个都不重复,各代表了一种社会身份和生活处境,我们所了解的居澳华人的许多事情都有所涉及,诸如用非所学的打工,回国还是留澳的纠结,情人与发妻的取舍,重组家庭的信任危机,跨国婚姻的文化冲突,小留学生管教问题,新老华人的代沟问题,海外华人对911恐袭的态度,假结婚骗取居留身份,集体结伴郊游, 倒卖古董做发财梦,  等等。对于那些没有来过澳洲,没有留学或移民经历的读者来说,或者虽有以上经历而生活面狭窄的人来说是有较强新鲜感的。但是铺排得太开是双刃剑,作者想说的事情太多,几乎是平铺开来,读者好像进了中药铺,看到许多尺寸一样的盒子,分不清主次,作品中没有贯穿始终的中心情节,作者想突出的主要人物彭刚和朱蒂也就无从得到充分的塑造,这也许是本书的主要缺憾。文学是人学,写出活生生的人物应是叙事文学的最高追求,故事要为塑造人物性格服务。一部长篇作品,需要丰富的层次,多线索发展是需要的,可以是主线伴随副线的,也可以是无明显主副线的,但不论哪一种,情节最好是前后贯穿的,人物要有贯穿始终的行为动机。《红楼梦》的线索很多,人物多达三百多个,宝黛爱情是主线,贯穿始终。放射线结构其实不太有利于组织贯穿性情节,因为放射线的末端即意味着情节的终点,于是情节碎片化了,如果每一个故事都写得非常精彩,采用这样的结构倒也无妨,但是能有多少作者能达到这样的功力呢?对于初写长篇小说的作者来说,还是避免为好。现代小说也有不那么强调贯穿情节的,譬如以意识流来组织情节的网状结构和以景物、场面为主体的画面式结构,这样的小说需要有统帅全书的精神纲领或者于细节处写出足够的趣味,也非大多数作家容易达到的。

《悉尼追梦录》中情节的矛盾冲突的强度不太够,比较温吞,没有能够抓住读者的强烈的大喜大悲,譬如彭刚想追求朱蒂,始终只是试探性的邀约聚会,吃吃饭,看看电影,甚至都不敢说一句“我爱你”,所以爱情线索根本就没有开展起来,这样他们两人之间也就没有什么强烈的故事因素能吸引住读者,这两个看起来摆出架势似乎应该是主要人物的人,反而显得好像只是给其他人物穿针引线的配角。

梁军先生是学习英美文学科班出身,干过多种工作,有丰富的生活积累,这为他写小说打下了很好的基础,他的这两部长篇小说是一个良好的开端,我相信以他的勤奋专研精神,今后一定会写出更出色的作品。


下一篇:厕所文化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