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封城记余:《少年的月光》的缘与憾
作者:艾斯  发布日期:2020-03-25 14:17:10  浏览次数:303
分享到:

新西兰工党政府终于今天(3月25日)宣布锁国封城。

从上月28日发现新冠病人开始,短短25天,确诊病例曾几何级数上涨,突破200。

妻说,这其实是老天替我们按下了生活的暂停键。

的确如此。信息技术与交通技术的发展极大推动了全球经济一体化,自此,全世界近乎疯狂地冲入了生活的快车道,无数的我们追逐着名与利,连生活在新西兰这个世外桃源的我们也不能例外。

六年前,我在香港时,无形中听过一句话:香港啊,你稍微慢一下。

是啊,我们都太过匆忙了,忙于工作、生活、孩子、名利,忙得自己都忘记了生活的目的与意义。

那么,就让我们这次放下一些我们曾经认为重要的东西,按一下生活的暂停键吧。

于是,昨天晚上我终于将要写的研究论文放在一边。

无意中打开久违的谷歌云盘(google drive),看到了旧作《少年的月光》的歌唱版,想起了其中的一些事情。

2015年我将《少年的月光》发到《澳华文学网》上后,澳大利亚作家进生先生费心译成很美的英文,并私下告诉我说,此作适合歌唱,建议找人谱曲。后在网上幸会中国一级作曲家张艺军先生,张先生欣然作曲,并电邮给我。我与演艺界完全不熟悉,试着联系了一下新西兰歌唱家丁曼女士,丁女士收到电邮后,找人钢琴伴奏进行了演唱,并将录音发了过来。而我收到录音后,如同叫化子捡到金子,不知所措,于是一直放在电脑里。

进生先生悉尼见过一面,当时我路过悉尼,何博士请客吃饭,进生来了,还带了他的宝贝小女儿来。写到这里,我真的亏欠澳洲众多文友的情谊。因为网络,因为写作的一点业余爱好,我很感恩认识了澳洲的很多朋友们,而且至今还有交流。

回到这首诗,张先生与丁女士我都未曾谋面,亦无任何付费要求。大家为我这样一首小诗倾力相助,这种澳新中的合作也算一段网络奇缘。

昨晚在小儿子的技术指导下,我尝试着做了一段视频。因为文字画面的局限,我将进生先生的译作自主张调整进了字幕。

自满之余,决定联系张艺军老师,想将视频资料发给他。才发现我很久不用QQ邮箱,已无法登录了。随手在网上一查,猛然发现张艺军老师已在2019年1月4日病逝了,年仅68岁。

无须言语,就让这首歌纪念张老师吧。

(这首歌我放在Youtube上了,用“少年的月光” “新西兰”搜一下,可以找到,或是请点击我放在youtube网上的链接听一下这首歌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0VHxXqItb0 

附:张艺军先生的乐谱

乐谱.jpg




评论专区

艾斯2020-03-26发表
昨天丁曼女士微信告诉我,说她很伤感。另外,她说,五年前为她伴奏的是她父亲。当时她父亲都80多了。。。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