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杂文评论

杂文评论

“共济会”的名实
作者:瑞门  发布日期:2020-04-13 13:46:59  浏览次数:875
分享到:

Freemason Society,字面的意思,就是自由石工協會,竟被翻譯成"共濟會"。誰幹的? 蘇共文人和隨從。他們看這著名協會,最保守最自由,傳承了千百年,沒法子撼動啊。

那就換它名號,多說它怎麼暗怎麼黑,說几十年。

在柏林牆後,在鐵幕之內,"共濟會",近乎魔。從斯大林到毛澤東,都宣佈自由石工非法,是反動會道門,鐮割,錘砸。

然而,熬不過七十年,蘇共垮了,自由石工協會又正名了。協會的徽標,還是規矩;會員的成份,還是贤良。

這這,東歐人反思了。

難怪啊,原來壞了規矩,無產者才幫到共產者嘛。把自由抹掉了,把財產從共了,少數人按需分配,多數人按勞分配。如果馬克思復活了看,只能吐血喘氣,大鬍子全剃了好。

規矩總是規矩。

自由石工協會,千百年如松栢長青,根植在西方,蔓延到東方,又讓不愛規矩的人糟心。尤其那共產國際的後人,将子女送到西方,渐渐西化嘍,怎能光大紅色的理想,只怕镰锤也生锈。

更糟的是,共產國際的後人想到父輩的檔案,還在俄國存着。萬一普丁總統佯怒,公布幾個密件,抖露點破事兒,咋整呢。

普丁必須是朋友。

要給面子,多加美金,任他和自由石工歡好,修建東正教堂。那洋蔥头型的屋頂,色彩炫目没碍事,碍事还是“共濟會”。它共濟了,别人咋共產呢。

鐮錘当啷規矩,重演。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