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八千里路 第五章(24)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0-07-10 08:52:36  浏览次数:368
分享到:

徐卫国终于到约翰的建筑公司上班了,多亏了芭芭拉和安吉拉斡旋。约翰暗中观察,发现这个中国女婿学习英文十分刻苦,体力耐力也高人一等,假以时日,是女儿后半生可以依靠的人。况且,小两口如胶似漆,时不时说中文秀恩爱,活得有滋有味。当岳丈的,不能干看着,应该帮助他们白手起家。

 第五章

安吉拉给徐卫国生了个大胖闺女。

在产房里,听到安吉拉声嘶力竭的叫喊,看着护士为她缝合的血腥场面,见惯生死的钢铁战士,竟然双腿发软,眼前发黑,差点昏厥过去。护士抱起新生儿,擦干她身上的血迹,直接放到安吉拉怀里的时候,徐卫国下定决心,今后她们娘俩的幸福生活就是他一生为之奋斗的目标。

产后几个月,安吉拉回到La Trobe大学,一边完成学业,一边教学,回家还要母乳喂养奥莉维亚,疲惫不堪。徐卫国白天跟着建筑队在工地当力工,晚上回家照顾母女二人,半夜起床为奥莉维亚打奶喂奶,体会着奶爸的艰辛。

一天晚上十点钟,安吉拉的前男友帕垂克,开着一辆破车,悄悄停到安吉拉家的大宅前。两条看家狗认识他,摇晃着尾巴,保持沉默。他从后门悄悄溜进去,蹑手蹑脚进了拜伦的房间。

“操,神出鬼没的,你他妈要吓死人吗?小心徐,让他碰到,非打你个鼻青脸肿。”

“我不是来找安吉拉的,是来找你帮忙。”

“半夜找我,一定没好事。”

“哥们实在没辙了。我的车太旧,经常坏在半路,一年还没卖掉。哥们只能铤而走险,好在没人会知道。”

“你干什么我不管,别拉着我。”

“我自己能干还来求你?快,一会儿就行了,帮哥们一次……”

拜伦拗不过帕垂克,俩人一前一后开车出了农场的大门。

徐卫国在客房听见门响,扒门缝儿看到鬼鬼祟祟的帕垂克溜进拜伦的房间,一会儿又听到两辆汽车的发动声,知道他们肯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徐卫国半夜给闺女喂奶,才听到拜伦回来,悄无声息地进了房间。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中午,内森警官开着警车到了农场。在客厅,他没有接过芭芭拉递过来的热咖啡,而是一脸严肃地问:“拜伦呢?我找他有点事。”

“他上班去了。怎么,有什么急事?”芭芭拉正说着,徐卫国从卧室出来。今天工地因为下雨停工,在家休息,怀里抱着奥莉维亚。

内森警官扭脸问他:“你上星期四晚上,看没看到帕垂克来你们家?”

“看到啦。他来找拜伦,两个人开车出去了。”徐卫国不假思索。芭芭拉脸上变色。

“开一辆车还是两辆车?”内森急忙追问。

“我听到是两辆车。拜伦是半夜回来的,我正在给女儿喂奶,听到车声。“

“很好,你提供的信息很重要。最近我们还要来,到时候希望你继续提供帮助。”内森警官舔着肚子出门去了。徐卫国转回头问芭芭拉:“拜伦怎么了?警察来调查什么事情?”芭芭拉紧咬嘴唇,并不答言,进屋打电话去了。

晚上,拜伦和安吉拉回到家,芭芭拉偷偷摸摸拉着他们,关在房间里嘀嘀咕咕,然后拜伦气冲冲向徐卫国兴师问罪。

“徐,今天那个蠢猪警察问你什么问题了?”

“就是上星期四晚上帕垂克有没有来过?你们开几辆车出去的?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如实说了?”

“警察询问,当然要如实回答。况且你提前并没有跟我说要保持沉默。怎么了?”

“我只是帮他一个忙,你这样说,害死我了。”

“难道你们出去违法犯罪了?那我更不能知情不报,犯了包庇罪。”

“你可以说不知道啊!没听见啊!你吃住在我家里,反倒成心要害死我?”拜伦青筋暴突。

一旁的安吉拉正要帮腔,徐卫国把脸一沉:“我说过,你可以不让我说话,但不能强迫我说假话。”一家人恨恨地看着他,抱着女儿回房去了。

待续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