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红尘烟雨局与套 第1部 第48章 雪碧可乐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4-05 13:32:29  浏览次数:148
分享到:

那日林地亲到凤鸣林场。

林地恩威并施,逼着卫冕亲口答应中止与全老四的合同,并与林业局携手合作,五五分成。

还逼着卫冕答应第二天一早,到林业局签定合作协议。大功告成,林地一行人便驱车而返。车至闹市区,林地吩咐大家随车回局,自已下车到市府大院,打算向谢市近期汇报工作。

不想小肖也跟着下车,悄悄跟在他身后。

林地发现了,表面责怪,心里却涌上一阵温暖。

林地明白,这个年轻而忠诚的局办主任,在自已的潜意识里已占了很重的份量。二人站着说一歇,小肖才幽怨的说:“你原则,大家都跟跟着原则啊?大家一早跟着你风尘仆仆,到现在一点多了,一声吩咐就让众人饿着肚子各奔前程?

告诉你局长大人吧,小女子我早饿得头昏眼花啦。”

林地哦的声,连忙领着小肖重新跨出市府大院到街上找饭馆吃饭。

不想又恰遇到市教委请客,被老婆逮了个正着。

虽说林地自恃二人是正正经经的吃饭,可一个年富力强的局长大人,和一个年轻漂亮的女部下一起吃饭,莫说别人,就是林地自已也觉得有些别扭。

饭后,小肖在市委大院随便逛着。

林地一人到了市长办公室,把林业局近期的工作作了祥细汇报。

谢市长听后,作了些指示,便神情有些沉郁的把一个信封和内部动态递给了他。林地一一看过,恍如隔世。

怎么,林莎卷入了一桩名为“身心修灵”,实则鼓吹性自由和换夫换妻大案?

林地知道,作为市领导层面,谢市长掌握的信息与动态,远远高于自已。

这些丑态百出的图文并茂,具有很确凿很权威的真实性,这让林地感到了惶恐和压力。确切的说,林府绝对经不起这样的震荡。

不说老爷子老太太是如何坚信自已的二个千金宝贝,不会做出这种丢人现眼的丑事儿/

光是怎样把这样的信息传到二人耳朵,就是一个让人担忧的大事儿。

二人都年届高龄,虽说表面上看身体还无大恙,其实大家都明白,那不过是全靠内心的精、气、神儿充沛着。一旦恶息传入,稍加证实,绝对立马倒下,灰飞烟灭。

可这还不是令林地最担忧的。

说实话,同船修得百年渡,再怎么着,也只是血缘之外的亲戚关系罢啦。

关键是,现在自已正在爬上坡路,还需要老爷子老太太的余威支撑。林地很清楚,这是在官场,自已也只是个基本线的厅局级。

再加上自已一向不屑于与同行们勾肩搭背,聚团为伍。

真没了前市委书记和前统战部长的凉荫,要靠自已的本事硬撑,实际是不可能的。

现在,地球人都知道官场不需要你有本事,只需要你左右逢源,出身名门的纵横捭阖。可这事儿又不能对老爷子老太太隐瞒。

再说了,即便想隐瞒,你隐瞒得了吗?

作为厅局级,林地很清楚。

国家对此类邪教的打击,从来就没手软过并且越来越猛烈。这类邪教,打着金字招牌疯狂敛财,盅惑民心,拉人下水,动摇国家基础,具有明显的经济和政治目的。

其危险性阴险性和罪恶性显而易见,不被打击取缔才怪呢。

所以,即便是为二老的身体和余生着想,想隐瞒也是不可能的。

林地心情沉重的告别了市领导,在市府大院外找到了小肖,二人就一起赶回林业局。事情确实很多很乱,须一一抓紧理顺才是。

进了办公室,林地便对小肖说:“立即通知武书记和各副,到我办公室开紧急会议。”

小肖就翻开笔记本记录,一面问:“在医院轮值通不通知?”

“今天是谁值班?”林地也掏出笔记本。他要把今天谢市长的工作指示和关于林莎的情况记下来,这是他长期养成的工作习惯。

“扬副”小肖随口而答。

林地满意的朝她瞟瞟。

“如果情况充许,也通知。毕竟她是第六副局,论资排辈的观念又浓得可以。不通知,到时又得找上你我说理儿呢。”

此话可不是玩笑。

那是一次林业局内部贯彻落实市委市府决议的学习会。

想到一开会,特别是学习会诸类,这些副们总是以各种借口请假溜号,负责通知的小肖打了一圈儿电话都没找着扬副,便也就算了。

谁知,会后扬副却气汹汹的找上门来。

“请问林局,我还没被通令撤职查办吧?”

“什么意思?”正忙着的林地一楞:“扬副,你请坐,坐下谈。”“我不敢,我还没被撤职查办,贯彻落实市委市府决议的学习会,就不通知我了?”

得理不饶人的前红十字会会长,怒目而视,满面通红,雌威大发。

“如果没人撑腰,那小狐狸精敢吗?”

林地语塞,有些难堪。开会时他曾问过小肖:“怎么扬副没来?”,局办主任作了个何必多问的手势。出于同样想法的林地也就没放在心上。

而是以主持人身份,打开笔记本开始了传达。

没想到扬副不依不饶。

下来后又气汹汹的找到小肖:“请问肖大主任,我还没被撤职查办吧?”,小肖自然不是百事儿缠身的林地,心想不好马了陪笑道:“哟,扬副开我的玩笑,我可承担不起哦。”

“上班时间,谁跟你开玩笑?”

扬副的手指头,一指禅似的直直戮到了局办主任的额角。

“你给老娘听好了,谁让你通知开会不通知我的?狗眼看人低!狐假虎威!助纣为虐!拉大旗作虎虎!最终南柯一梦,灰飞烟灭!说清楚了,老娘就原谅你;说不清楚,老娘跟你没完。”……

这事儿小肖哪能说得清楚?

只得含着两眼泪花,给前红十字会会长赔礼道歉……

小肖脸儿红红的,呶呶嘴:“当然,一定得通知到。哎,要不是这样行不?她实在走不了,就让王大秘去临时守着,完了再换回呢。”

林地想想也是。

关于与凤鸣林场合作的经济布局,对新成立的林业局百言,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大事儿。

扬副要是托词儿没来,事后又会不会借故闹意见?当然,林地不是怕她闹,反正大半年来,这几个宝贝奉行闹而优则仕,从没歇过嘴巴和心灵。

可是,能让她参加亲耳听听表表态,不是更好吗?

逐点头。

小肖打电话通知时,林地已把今天面见市领导的内容记好;同时,也记下了关于林莎的事儿。不过,这件事儿可记得风雨如晦涩难懂。

一些符号和话儿,只有林地自已才看得懂和读得懂,这也是他多年的习惯。

江湖大盗对各级官儿们的笔记本,情有独钟。

近年报上所披露的“艳照门”“笔记门”“情书门”等一系列,以揭露贪官色官为主导的案情报道,表面上看令贪赃枉法者们胆战心惊狼狈不堪,实际上却给广大的厅局级们提了个大醒儿。

让江湖上的众官儿引以为戒。

引以为憾和引以为耻,从而更加小心从事,防患于未然。

这,大概也是总编们当时百密一疏,所始料不及的吧?还有,那经媒体大肆炒作,名闻天下的“情书门”的倒霉蛋主人公,就是池市烟草管理处的副处座。

这位老兄还与林地很熟。

见面就相互握手,语重心长。

“林局,身体如何?”“还好!五得呢!你呢,某处?”“一样一样,吃得睡得动得想得舍得,也是五得呢。”

倒霉蛋紧巴巴握着林地的手,摇摇:“思想如何?得抓紧学习,与时俱进呢。”

“放心!拥护党的纲领,遵守党的章程,履行党员义务,执行党的决定,严守党的纪律,保守党的秘密,对党忠诚,积极工作,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永不叛党。”

“认真工作,踏实做人,不贪赃枉法,不贪污腐化,保持工人阶段勤劳朴素刻苦上进的鲜红本色。”

倒霉蛋笑微微的接上去。

然后再像小孩子玩家家那样,二人勾着指头相互摇摇。

“保重!但愿明年还能见到你位上。”“一样一样,保重!”。林地本不是个随便开玩笑的人,可即入官场,就得遵守官场的规范。

这规范包罗万象。

大到兄弟姐妹们约会一室,破口大骂,密谋夺位。

小到二人日常见面的客套和寒暄。读者诸君,您私下去打听打听,官儿们见了面是不是这样握手背诵的?

谁想到几个月后,倒霉蛋的“情书门”东窗事发,会由此引起中国官场的轩然大波。

所以,林地也只得象所有的厅局级一样,笔记时不得不小心翼翼,战战兢兢。

该明记的明记,该隐晦的隐晦,该划符号的划符号。唉唉,这也算是身不由已吧。林地苦笑着合上笔记本,那边小肖叩门进来。

“果然果然,果然不出所料,人家扬副听了是关于经济布局方面的,马上答应参加,并问我这医院没人怎么办?”

林地微笑地看着小肖,他知道自已什么也不用问,只管听就是。

“我就推荐王大秘书帮她看着,扬副自然一口答应。”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局办主任好象有些累了,歇歇,喘口气,捋捋自已的鬓发:“那我通知王大秘书啰?”

林地问:“还要拟定合同呢,会议你要参加记录,王秘书到医院守人,合同谁拨?”

小肖笑了,调皮的朝顶头上司眨眨眼。

“你不过是想让我加班,又不愿意给加班费,为林业局节约费用呢?林局林局林大局,你可真吝啬。要是你当老板啊,我看非逼得打工崽跳槽或造反不可。”

林地得意地欣赏着小肖的顽皮态。

他就觉得在小肖身上,有着让自已忘记一切疲惫和不快的感染力。

这远比自已和老婆老爷子老太太,还有姨妹儿与那个该死的何干在一起时,愉悦和放心多了。事实上林地也早已悟出。

为什么那么多聪明能干,也算正直敢言并具有极强自制力的同僚,会前赴后继的倒在石榴裙下?

媒体和领导把这一切,归于倒霉者的“私欲膨胀,腐化堕落,色欲攻心,道德败坏。”

唉唉,实际上哪会全是这么一档事儿?

人啊人啊人啊,这人啊,无论是领导还是下级,无论是官儿还是平民,也无论是贫穷或者富有,对美和激情的追逐,完全在同一起跑线上。

年轻女孩儿的活泼,单纯与美丽,总是在这茫茫人世间独自闪烁,吸引着年轻或年老的生命向前,创造新的历史。

于是,就出现了有的成就一段传奇。

有的化为一段丑闻。

更多的呢,或被蒙上一层世俗的尘垢,或被披上一件闪光的绣袍,在浩渺的岁月中,成为人生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和底线。

想到这儿,林地轻轻摇摇头,仿佛要自已从梦中惊醒,打着哈哈。

“哈,我现在不就是老板么?国家机关的老板,你要跳槽和造反?可以啊,本老板就给你一个机会。”

小肖嗔怪的走上来,又扬起自已的左脸。

“不跳槽造反也行,得吻我一下。”

吓得林地忙朝洞开的房门盯瞟瞟,又站起来双手直摇:“得得得,肖主任,你就饶了我吧。快去通知呢,都三点过了呢。”

小肖哈哈大笑,得意地一甩头发。

“你有政策,我有对策,咱看谁犟得过谁?”,一晃,高挑苗条的身影,云彩一般飘然而去。

电话铃响了。

林地一把拎起:“你好,我是林地!”

“林局嘛,听说你今天到凤鸣林场去了,情况如何啊?”市委书记拉长了嗓音,听得出他心情很好,有一种压抑不住的兴奋:“可以说说吗?”

林地忙回答:“当然当然!”

逐把自已和卫冕的谈话汇报了一遍。

当然,省略了许多内容。那边的张书记听后,一时没作声。这让林地有些惴惴不安:怎么,不相信我的汇报,还是认为我没汇报完整?

有些内容是不能让你知道么,这很正常么。

叩叩叩,饶副拿着笔记本喜气洋洋的站在门口。

林地扬扬手中的话筒,又指指墙边的大沙发。常务副局便蹑手蹑脚的踩着脚尖进来,轻轻坐在沙发上,闭眼养神。

紧接着,任副李副凡副也一一叩门,然后也一一蹑手蹑脚的踩着脚尖进来,轻轻坐在沙发上。

“嗯,我听说你一回来,就马上向谢市长作了汇报?”

市委书记终于开了口:“刚下车么,什么事情这么急切?”

林地心往下一沉:“二十年”怎么知道得这样清楚?他瞟瞟饶副,又收回眼光,字斟句酌的解释:“也没什么急切事儿,只是路过市府大院,顺便进去罢了。”

“嗯,知道了。林局,那事儿市长给你说了吗?”

林地紧张的转过身,瞅着窗外:市委书记这没头没脑的话,是什么意思?

那事儿?哪事儿啊?这是谈话技巧还是邪恶诱饵?“请张书记指示,我听着呢。”林地只好虚与委蛇,谦恭的问:“是不是要林场和亚东物业合作的事儿啊?我刚才给你汇报了的呢。”

“你是汇报了的,可南辕北辙,不是同一件事儿么。”

市委书记好象要显示自已权威似的,提高了嗓门儿,:“关于林场和亚东物业合作一事,我坚持我的一贯态度,坚决反对!嗯,刀放在我脑袋上也坚持反对!谁要给促成这事儿,就是对池市人民最大的犯罪!嗯?”

林地摇摇头,洗耳恭听。

他当然记得,张书记特地打来电话,指名点姓要自已接听。

不过,林地觉得市长和市委书记,都有点夸大其词和各有道理。要说靠这亚东物业转买凤鸣林场,修建观海二号高档商务别墅区,给池市的GTP提供百分点,有些牵强付会,不切实际。

而要说市委书记的强国烈反对和反对理由,更是故弄悬乎,上纲上线。

事实上,二人不过是把平时的龊语和怨气,一下借此事儿发泄,都想置对方于难堪或死地而已。

有道是“神仙打架,百姓糟秧。”,现在逼着下面表态,他妈的,这不象老爷子嘴里的那场浩劫吗?

“好了,这事儿先不说了。当时,我也在办公室么,也在忙么。可抽出一定时间与下属谈谈工作,还是可以的么?”

林地这才明白,市委书记是借题发挥,醋酸呢。

林地有些哭笑不得。

唉,你又不分管行政,我找你汇报什么?这不真正成了越俎代庖,南辕北辙么?林地嘴巴瘪瘪,对市委书记的猥琐表示难按的轻蔑。

“好,现在我来告诉你是哪件事儿吧?”

张书记故意停停,让对方紧张紧张。

他知道这对驾驭下面不太听话部属来说,是必须和重要的技巧。果然,林地有些紧张。他从市委书记嘴里听出一丝不祥之气,因而也更加小心谨慎:“张书记,我洗耳恭听,听着呢,你请说吧。”

市委书记一开口,林地的心反而落了地。

原来真是关于林莎的呢。

市长都知道,作为主管全市思想工作的市委书记,当然也知道的,这不奇怪。可令林地感到奇怪的是,据老爷子说,当初这个张书记在自已手下任秘书,各方面其实也就一般。

但此人生性好学会说话且脑子灵活,大家都有些喜欢他。

于是,老爷子把他从一个小秘书,一步步提升为市委办公室秘书,秘书长,市委副书记,书记。

而张书记呢,也对老爷子毕恭毕敬,言听计从,逢年过节秘拎着礼物上门。

虽然这些年上门少了,并且越来越少,可按理儿说,毕竟是他的恩师。

为何现在提起这件恩师千金的丑事儿,反倒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味儿?还有,现在林地担心的倒不是这件事儿,而是担心自已和卫冕的合作五五分成。

以及发现了那小煤窑却捂住不报的事,东窗事发。

眼看卫冕已被迫答应,明天一早来签合同。

眼看着明年的今天,分成让林业局小金库充沛饱满,全局干部职工喜不自禁,俯首帖耳,形成林业局团结一致,欣欣向荣的大好局面。

此时如果让这厮一插足,那不全完蛋蛋了么?

现在,林地反而变得轻松:“张书记,这事儿我已知道了。我正想回到林府如何向老爷子开口呢。”

“哦,已经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林地皱皱眉,一股说不出的厌恶哽在喉咙。

这不是明知故问吗?明摆着我去汇报工作,谢市长会告诉我,你却故意要追问个祥细;唉,“二十年”你何必呢?自已累,把人家也弄得累。

罢罢罢,我有意不提谢市长,就是怕让你不高兴,结果你自已还是愿意找不高兴?

“上午汇报工作时,谢市长告诉我的。”

林地淡淡答:“我已表态,这类邪教,就该打击和取缔。不管涉及到什么人,都该查处,割除毒瘤。还池市市民一个干净的生活环境。”

“嗯,好,那么就这样吧,再见!”

“再见!”

林地自得的笑笑,放下话筒。自已无隙可击和滴水不漏的回答,让市委书记无话可说,好呢。或许是一个好吉兆呢!

“张书记的训话完了,咱俩也开会开会么。”

林地拍拍手,笑嘻嘻的问小肖:“肖主任,今天好事儿临门,天气又燥热,是不是不喝茶了,请我们喝喝可乐怎么样啊?”

在这种正式场合,一向作古正经的局长大人,现在居然开起了玩笑。

众人一高兴,跟着纷纷嚷嚷:“对对,可乐,尝尝可乐!”

“林局咋这么大方啊?请咱喝可乐?”“林局,我说你继续大方,干脆晚上请我们吃顿便餐吧。”,林地手一挥:“小肖,去弄可乐,顺便定个饭馆,咱们今晚上就欢聚一堂,畅谈林业局的美好未来。”

头儿们都高兴的拍起掌来,办公室气氛立刻变得和蔼可亲。

其实,林业局再没小金库,到底也是一个大主管局,哪会缺让头儿们会后吃一顿三顿便餐的钞票?

这完全源于林地本人的生活作风和奉行的宗旨。

就像小肖抱怨所说:“你原则,就要人家都眼着你原则?你不饿,大家也跟着不饿?”

可见这人思绪超越不了自已的习惯成自然,世上本来就没有所谓的“左右逢源”之完人。正所谓“什么样的将军,就有什么样的兵;什么样的领导,带出什么样的部属!”

可见这一局、部门或企业的好坏,基本上可以从其主要领导身上,看出个端倪是确凿无疑的了。

而促使林地现场作出这一决定的,当然还有与市委书记周旋半天的厌恶与困顿。

现在,一切由自已说了算,多爽多愉快啊!

可乐送了上来,小肖一面为众头儿开瓶盖,一面高兴的宣布:“已定好园山饭店,正七点开席!”,头儿们高兴的点头,一面捏着久违了的雪碧可乐,大口大口的往自个儿肚子灌。

啊哈,你好!雪碧!

你好,可乐!

咱有大半年没喝过你啦,别来无恙,你还好吗?当然,说大半年没喝过那是凑趣,咱回家想几瓶拎几瓶就行。可,那是喝自已呀。

唉唉唉,如今这年月,哪还有回家喝自已吃自已的领导么?

如果有,那也是外星人。

咱为这事儿一直愤世嫉俗,愤愤不平和郁闷着呢。现在好了,这个林老六,林铁鸡公开始拔毛了。好,林业局有希望,有奔头,有想头了……

这时,被王秘书换下的扬副赶到了。

一进门,就睁大了眼睛,怎么回事儿?

满眼是亮晃晃的瓶子底儿对着自已,走错门啦?走到副食批发部啦?饶副笑嘻嘻的招呼:“扬副,才到?”

扬副还没回答,一瓶开了盖的雪碧递在她面前。

局办主任笑呵呵的说:“扬副,请,消消署气。”,扬副这才相信这是真的,一把接住,咕嘟咕噜就是一仰脖子。

匆忙赶路和九月天,已让她的秋衣背心上有些濡湿。

一瓶见底,又是一瓶递上。

扬副接在自已手中,听到林局和蔼可亲的招呼:“扬副,请坐,就等你了呢。对了,那周副,没什么吧?”

“没事儿,他那女大本今天上午又来了,和咱聊天呢。”

扬副不知怎的,一瓶半冰凉解渴的雪碧下肚,陡然觉得平时间,自已绝对不喜欢也不愿意跳进的这间局长室,充满了温暖。

而那令自已一想起,就禁不住呸呸呸呕吐和骂娘的林局,也变得亲切友好了许多。

这是不是物质战胜精神和物质的巨大力量呢?前给红十字会长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于是,会议正式开始,林地祥细谈了凤鸣之行的经过和后果,激起了一阵掌声。副局们表现出了从未有过的热情和重视,一一发言,对林局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赞扬和评定。

大家一致认为:凤鸣之行,是林业局一个崭新的起点和历史的开端。

大家愿意在林局的正确领导下,为创建林业局崭新工作局面,而贡献自已的全部力量云云。

林地微笑地听着,欣赏着几副陶醉的模样。

同时在心里感叹:不过是几瓶可乐雪碧和一顿便餐,人啊,要求并不高啊,自已以前怎么就忽略了呢?

看来,对很多人来说,什么理想、道德和坚守,抵不过实实在在的物质呢。当然,几副亦真亦假,亦假亦真,我心里有数。

或许,我也是这样;我知道我并不比他们清醒和高明多少。唯一不同的是,我知道我不能这样活着,这样让人轻蔑,让人瞧不起,更让人唾弃!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