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燕声呖呖海之南 4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6-30 13:53:39  浏览次数:109
分享到:

四迎来送往,络绎不绝,招手可上,随时可停,非常方便,成为乐东一景

似闺密这样轮车厢里一般是坐二人,也有相对而坐四人,还有摩托车上和司机坐在一起共计五六个乘客的。来高铁站,用四轮车接我回福乐多,大概二十多里路,一般收费20块。这种岛民们自创的代步车,也就没有个即定标准,大抵都以当地距离远近而定,长持以往,也就约定俗成,成为大家都自觉遵守的乡规民约了。

当然,林子大了,什么鸟儿都在,也不时有欺客乱收费的。

我边欣赏两旁风景,边听闺密悄悄告诉到,这个摩托车司机是东北人,也住在福乐多,住在海南久了,闲来无事就花上4千多块钱,买上一辆电动四轮车(街边到处都有车店),自己没事儿带着老太太到处跑跑逛逛,跑烦了,就开始帮帮居民们。

一开始是白帮忙,后来,居民们不好意思就像征性拿点钱,再后来,就成了名正言顺的收费。居民们对此倒没什么意见。毕竟,大家在同一个福乐多院里住着,低头不见抬头见,人家充电要钱的,车也有损耗,按外面的市价收费,大家也理解的。

再者,现在占了海之南越冬候鸟绝大多数的,正是东北人。这些来自北山黑水的中老年们,在尽情享受灿烂阳光,挤占海之南生存资源的同时,也利用自己天生的勤劳,团结和乐天,为当地各方面都作出贡献。

于是乎,似这样住在海南各地小院里,方便居民也顺便赚点小钱的东北人,雨后春笋,比比皆是。问题还在于,钱,虽是好东东!可基本上还没有谁,能在钱面前独善其身。比如现在这个东北大叔,和闺密的认识就起于私利,止于熟识。

那是闺密三年前第一次来海南乐东,一出高铁站,这大叔迎了上来:“闺女,东北来的咯?”世事远比我练达圆滑的闺密,自然点头:“是的咯。”“即是东北那疙瘩的,坐我车,便宜。”闺密也就晕头转向地坐了上去。

一路上,双方拉着“东北那疙瘩的”的家常,距离好像近了几千步。到了福乐多,大叔伺候(态度极好的扶下)着闺密下了车,闺密一扬手机:“大叔,几个钱咯?”大叔似乎有些为难地看看远方的田野,还认真的想想,答:“你就给个三十块咯。”

对此根本毫无概念的闺密,想也没想,手机一扬,微们付款三十块,还真诚的挥手感谢道:“大叔,谢了咯,下次还坐你的车咯。”大叔也屁颠颠的奉上自己的手机号:“没事儿唠嗑,有事儿坐车,放心,都是东北那疙瘩的咯!”

第N天,闺密因事又叫了大叔的车。大叔很不意思的来了,见面即有点不好意思:“姑娘,没想到,你也住在福乐多?要不,咱把那多收的十块钱,退给你咯。”闺密摇头笑:“我呢,不是东北傻丫头。你呢,却是地地道道的东北大叔,算我哄了你吧。”

话说,当时东北大叔的耳根子都红透啦。


上一篇:小街上的文化
下一篇:重提向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