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燕声呖呖海之南 7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7-25 22:43:21  浏览次数:144
分享到:

据闺密介绍,这种天气在海南,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

在这之前的海南,一直是阳光灿烂的岁月静好,诗和远方,永远都在不竭的灿烂和热能之中。第一次遇到这种变化大的天气,闺密有些心慌,不敢单独回到自己房里,正好我的租赁房里又有一个大沙发,于是乎,我便拉她留了下来。

晚上,我们把房中所有的灯全部打开,表面上喜欢灯火辉煌,其实不过是借以壮胆。我们各自玩会儿手机后,又一齐站在窗口前欣赏风景。离地三十三,快活似神仙,唯见,一地唐诗宋词,满眼春秋秦汉,天宇马蹄声声,地角铿锵刀剑……

忽儿是苏东坡拈须慨歌:玉骨那愁瘴雾,冰姿自有仙风。海仙时遣探芳丛。倒挂绿毛么凤。素面翻嫌粉涴,洗妆不褪唇红。高情已逐晓云空。不与梨花同梦。【北宋 苏轼 《西江月·梅花》】

忽儿是辛稼轩驻足长笑,少年痛饮,忆向吴江醒。明月团团高树影,十里水沉烟冷。大都一点宫黄,人间直恁芬芳。怕是秋天风露,染教世界都香。【宋·辛弃疾 《清平乐·谢叔良惠木犀》】

忽儿又是柳三变举觥沉吟,伫倚危楼风细细,望极春愁,黯黯生天际。草色烟光残照里,无言谁会凭阑意。拟把疏狂图一醉,对酒当歌强乐还无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宋 柳永《蝶念花》】……

总之,借景抒情,托物喻之一番,那花花绿绿,却越来越暗淡,那深墨夜色,也越来越浓郁,弄得我俩好生失望,没了兴趣,还是各自洗洗,睡了矣!可毕竟,“这种天气在海南,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哪又能睡得着?

于是乎,一个在床榻,一个在沙发,天南地北,上穷碧落下黄泉,八卦起来!

大约,在当我们都眯缝着眼睛似睡非睡,喃喃自语之际,凌晨时分,随着一声霹雳般震响的春雷,那大雨就劈头盖脸,倾盆而下了。

在海之南,下雨是件稀奇事儿。下这么猛烈的大雨,不,应该是豪雨,更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我俩不约而同跳下床和沙发,又站在了窗口前。

但见外面一片墨黑,豪雨如注,海风又来鼓劲儿,豆大的雨粒敲在玻璃窗上,真像是鹅卵石砸在玻璃上,发出一片硬生生的脆响……我俩吓坏了,也高兴坏了。

须知,这是春雨啊!

在淡水资源相对欠缺的海之南,这场春雨,就真的是老天下的油啊!想想白天的田野上,那些佩戴遮布帽的岛民们,手持铁锹整日站在田野里,等候着灌溉站的灌水流过来,以便挖埂和堵埂,让流水灌溉自己那一亩三分地的艰辛状。

再想想那些在灼热的阳光下,已有些茸拉着脑袋的高粱们,是如何高兴贪婪地吮吸着贵如油的春雨,我们为岛民们以手加额,欢呼雀跃。

耕人扶耒语林丘,花外时时落一鸥。欲验春来多少雨,野塘漫水可回舟。【春雨[ 宋 ] 周邦彦】这一场春雨,足足下了二个多钟头。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