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燕声呖呖海之南 12
作者:谢奇书  发布日期:2021-09-10 10:49:17  浏览次数:74
分享到:

可是,不管我是在福乐多小区,还是在各风光景点,这么说吧,凡是海之南绿树成茸,房屋重迭之处,每当傍晚总是能听见那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神秘可爱的呖呖声。奇怪的是,总是喜欢问个水落石出的我,却总是不能从岛民们的嘴里,得到一个真正的答案。

好客热情的岛民们,对被他们统称为“大陆人”的我们,彬彬有礼,有话必答,有求必应,可对我提出的“是什么发出的呖呖声”,却只是笑而不答,面露惬意,仿佛不约而同有意保留着个巨大的秘密,要在适当的时候,让我得知而惊喜得找不着东南西北?

春节后一个晚上,那是我和闺密第N次参加某某看房团,在海之南免费旅游了一整天,有些疲惫不堪下了大巴,慢吞吞踏进福乐多小区后,靠右停的一长排各式小车的窗玻璃上,灿烂的余珲正在勾画着告别的图案。

此时,咕咕咕!咕咕咕!咕咕咕!轻盈可爱的呖呖声一路响起,伴我们前行。我终忍不住了,一下拦住了正在巡逻的物管:“听听!据说你们还是乐东的优秀物业,怎么也不管管这些车辆防盗警报?就让它们那么叫呀叫的,也不怕扰民被投诉? ”

被我拦问着的,恰是小区物管主任。

这个当地岛民的中年男看看我,笑了:“姑娘,你是才来的吧?”“是刚来不久,可与这些车辆防防盗警报,有关系吗?”我矜持的斜斜他,骨子里有一种自负清高。

中年男摇摇头,忽然指指小车之上:“姑娘你看,那上面是些什么?”我顺着他的手指看上去,这才发现水泥的楼沿(板)下,居然每间隔十几米,就有一个硕大的鸟窝。

正在这时,从离我最近的一个大鸟窝里,忽地探出了四颗晃悠悠黑呼呼的小脑袋。要说呢,这脑袋实在太小太小,如果不是刚好一大缕余辉的阳光,照在了鸟窝之上,我根本就无法看个清楚。

现在,四颗小脑袋晃悠晃悠着,忽然整齐地发出了咕咕咕的叫声,轻盈,可爱,有节奏,听上去,就仿佛是在呼唤:妈妈,我饿啦!妈妈,我饿啦!妈妈,我饿啦!

随着轻盈可爱的呼唤声,一个漂亮的剪影一闪,一只形小,翅尖窄,凹尾短喙,足弱小,羽毛不算太多的单黑色燕子,衔着一条还在手舞足蹈长长的肉虫,凌空掠过,准确地落在了鸟窝里上,开始喂起小燕子们!

我方才恍然大悟:“啊哟!卧槽!原来是燕子发出的啊?”

中年男笑着点头:“姑娘,现在明白了吧?我们海南的燕子呢,学名:Hirundo rustica。英文名:Barn Swallow。目:雀形目。科:燕科。属:燕属……”哇呀!真看不出,在本姑娘眼里有些猥琐的一介油腻中年男,竟然?哎,我是不是有点那个,那个太夜郎了点儿啊?


上一篇:城市无秋
下一篇:边塞月夜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