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悉尼的苏眉(86)在悉尼海边钓鱼的趣事
作者:许耀林  发布日期:2021-11-13 20:15:27  浏览次数:111
分享到:

刚到悉尼的时候,我住小上海~艾仕菲。除了到处找找买卖生意的事,其中一项我个人爱好的是每个星期內都要钓几次鱼!一次我到加拿大湾的海湾去钓鱼,小地方水面很宽,除了公路上的汽车川流不息之外,水面上和海岸边平平静静的,连一点涟漪都没有,一起来钓鱼的小倪、老方都是我到悉尼后交的朋友。老方是香港人,小倪是四川人,今天是周六,我们就一起来钓鱼感觉一下加拿大湾鱼况如何!

我们三个杆子一字排开,就看谁的运气好,看谁先来个开杆奖!"许大哥,今天看谁的运气好了,你是老钓神,应该继续加油,拿今天的最高奖!"那可不一定!钓鱼谁先开杆就看上帝的先给谁面子了!"

水面静静的,平平的,几十米开外,一条鱼跳出水面,"嗖嗖"一只小水鸟顺势把跳出水面上的小鱼叼着飞走了!"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事?!"小倪看了这一幕惊讶不已!

"老许,你的钓杆弯了!⋯"我一看,杆子弯了一半儿,钓到了大家伙!我用力摇着摇轮,一条超级大鳗鱼张牙舞爪的露出水面一会被我拽上了岸边。一上岸,这条黄绿色的大海鳗足有五公斤以上,一拉上岸,更是张牙舞爪!你轮起大木头锤子,冲着鳗鱼头就是几下子!"老许,注意!別让那个家伙咬了,它咬你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哈哈哈!"老方说着广东话,标着广东腔!脸上红扑扑的,五十多岁的人,身体健康的不得了!"嘿嘿!老方,你用铁钳子铗住它的牙齿!把它揍死!""不行!我干不了!"老方直往岸边方向跑!小倪冲到我面前,拿起钳子把卷成一团的大海鳗扔进鱼筒里!随口说了句:"大哥开杆奖第一!"

战斗了四个多小时,我钓了一条海鳗,一条大,扁头鱼,两条胡子鱼石斑。小倪钓了一只半斤多的大螃蟹!我们三个人,高高兴兴的回家了!

说起悉尼海边钓鱼,这二十多年来,我是深深的感受到海的脉博!大海的博大胸怀,深邃的海水万千变化的神奇魔力!有时疯狂的摔打边岸,有时悄悄的爬向白白的沙滩;有时是静美如少女在思春,有时似浪女儿在发狂!…

这是周末的一天,莫那维欧一片深蓝,迷人的海水,魅力四射的海浪,和天空中朵朵白云形成鲜明写照!加上丝丝暖意十足的微风好不惬意!

"像老许背着的这身行头、家伙、背包,钓杆,足有四十公斤!"史先生微笑着充满调坎儿的口吻说。

"那是大哥锻练身体的基本行头。”建华是和我一样的钓鱼狂热发烧友!深知我的一切行为和行动。建华是天津美术学院油画系研究生,来到澳洲后,为了生存,只能把油画笔、墨、色彩等武器放入南山;摇身一变,从有名的大画家,变成一个装修公司的设计师兼老板!

"大哥的钓鱼形象始终如一!没打过退堂鼓!不象某某老师,用杆钓鱼,钓着钓着,把钓杆换成钓圈了!"建华表扬着我,暗暗的讽刺着史先生!确实,史先生钓鱼的发烧程度不亚于我和建华。只是,由于年龄的变化身体也跟着变化,一次在考儿欧拉钓苏眉,史先生脚下一滑,整个一个二百多斤重的身体,坐在自己的双脚上,硬是把他自己的一条腿坐断了!⋯

从第一次史先生带领我们抓海鳗,他一米八四的大块头,抓起鳗鱼来,身手倒是不笨,克拉维丽海湾形成的非常有味道,夹在两面丘陵中间的海湾是天然形成的泳池;向大海正前方先过一道海浪形成的大坎儿,在往前就是广阔的太平洋了。在浪形成的大坎旁边是滚石堆,一块块的巨大的石块,石块与石块之间的缝隙中潜伏着很多大海鳗!史老师手里拿着一个八号铅丝,铅丝前头弯了一个勾,在系一条半米长的四十号钓鱼线,线前面拴着一个红色的中号鱼勾,勾上勾着一长条形的八爪鱼肉,用这个铁铅丝前面的勾在石缝里来回晃动,史先生在弄一个杂货店卖的鱼罐头,打开后,用罐头汤招引鳗鱼出洞,一会儿工夫,四、五个鳗鱼头从石缝里钻出来!

史先生一见几个鳗鱼头,高兴的向个小孩子似的,"快来、快来,抓呀!"话音未落,史老师已勾住了一条大鳗鱼!这一下子可炸了窝了!勾住的鳗鱼卷了卷了的发狂了!它知道,小命儿将不保了。我女儿许多也钓到一条褐色的鳗鱼!"爸爸,妈妈!快看!我也勾到一条大鳗鱼!"

一会儿,我太太也钓到了一条,史老师钓到三条,史先生乐的合不拢嘴!

那天我们回家时,天已经黑了,但这一天大家都高兴的不得了!

送我们回家的是大洋远方的金色的晚霞!

悉尼的生活,看起来简单、枯燥、无味、单一;实则这的生活方式要简单的多。在悉尼生活不用干什么事到处求人,不用干什么事都左思右想,看人脸色行事。自己管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史先生全名叫史清柱,其藉贯是河北省清河县,也就是武松的故乡。父辈在解放前闯关东来到了东北辽宁沈阳,一看沈阳的这个地方,人马兴旺,市场沸沸扬扬!

说到史先生,这个老头还是非常有故事之人。每每与我交谈家庭、婚姻,不尽长虚短叹!“老许呀,我这辈子最失败的就是婚姻,娶了三个女人,一个比一个时间短,一个比一个更不好处哇!”

“娶到不好的女人,一辈子心里都是凉的,没有幸福可言!” 史先生终于拉开了话的闸门!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