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悉尼那些事之22 刀马旦(1)
作者:梁军  发布日期:2022-01-09 11:43:51  浏览次数:745
分享到:

“大炮三声如雷震,挽绣甲跨征鞍整顿乾坤。

辕门外层层甲士列成阵,虎帐前片片鱼鳞耀眼明。
    见夫君气轩昂军前站定,全不减少年时勇冠三军。
    金花女换戎装婀娜刚劲,好一似当年的穆桂英。
    小文广雄赳赳执戈待命,此儿任性忒娇生。
    擂鼓三通辕门进,众将士听我把令行。”

戏台上,京胡“托、裹、衬、垫、迎、让、送”余音缭绕;穆桂英,身披大靠,头戴七星额子,两根翎子颤巍巍左右摇摆,左手抱令旗,右手挥舞马鞭,分兵派将,好不威风……

“哎哟——真是要了姑奶奶的命!蟾宫折桂,连中三元,你老婆怎么受得了?”横店影视基地一家宾馆的套房里,一对青年男女正在上演“游龙戏凤”。

“这当口,提她干什么?真扫兴……”张世荫浑身赤裸,挥汗如雨。

“哟,她郑世秋有什么了不起,名字都不能提?”裴玉兰醋意大发,抬脚踢向张世荫的脑袋。

张世荫下意识地使了个鹞子翻身,躲过飞来横祸,接着一个虎扑,辖制住裴玉兰。“她跟你没法比。你在台上也是光彩照人,躺在这,却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她——舞台上的戏痴,生活中的白痴。”

“此话怎讲?”裴玉兰来了兴致。

“外人不知道。她有时真把自己当成穆桂英。不知有汉,何论魏晋。下个礼拜有演出,提前一周就要和我分床睡。家务活也一窍不通。我一个大老爷们,在团里也是堂堂的台柱子,天天帮她洗衣做饭倒尿盆儿,算怎么档子事儿?这样的老婆,要她何用?”

“那咱们就按刚才说好的办呗……” 

北方的冬夜,月色清冷,万物萧瑟。

郑世秋下了大巴,掐紧红色羽绒服的领口,孤身一人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黑洞洞的筒子楼。三层高的筒子楼,孤零零站在料峭寒风中,风吹过屋檐和光秃秃的法国梧桐,发出奇怪的呼啸声。几扇窗户厚厚的窗帘后面透射出隐隐昏黄的光。走进楼道口,楼道照明灯泡忽明忽暗,像极了恐怖片中的鬼屋。剧团里的年轻人,大都有好去处,在筒子楼占据一席之地,多半为了进可攻退可守。

演出结束,年轻演员们张罗着拉大队去吃火锅唱歌,似乎刚才锣鼓经热闹得还不够。郑世秋不愿跟着凑热闹。倒不是假清高,故意端着角儿的范儿。大幕拉上,掌声喧嚣过后即刻的宁静,是她最具成就感幸福感满足感的时刻。她要独享这胜利的静谧,不被外人打扰。

令人窒息的西北风,从每层楼的厕所、盥洗室、浴室的窗户缝隙蜂拥进狭长拥挤的走道,卷积着各家炒菜时四溅的油烟味,没头苍蝇似的在楼道乱窜。她屏住呼吸,生怕中药般的“四气五味”齁了金嗓子。她敲了敲自家挂着油乎乎棉门帘的房门,里面没人答应。纳闷半天,这才想起丈夫张世荫接了个电视剧的活儿,一早去外省影视基地了。她既失望又自责,难道丈夫在自己心中如此的无足轻重?

在黑暗中的沙发上坐了一会儿,胜利的静谧逐渐淡去,耳轮中充斥着西北风敲击

着年久失修的门窗的“叮铃咣铛”声,暖气烧得半死不活,身上的热气消褪,冰冷和寂静使她感觉肚饿。

她走出房门,打开门旁陌生的自家的橱柜门翻找,最下层果然摞着两箱方便面。她拿出最上层的一包面,起身要走,忽然感觉什么地方不对劲。伸手拉出两箱方便面,没了遮挡,露出旮旯里塑料兜包裹着一摞书信。她一阵惶恐,丢下方便面,拿着书信转身进了房间…… 

团长冯芸霞因为今天有接待领导视察的任务,早早到了办公室。秘书已经打扫了卫生,沏上一壶五峰毛尖。家乡鲜香的明前茶,滋养了冯芸霞圆润的嗓音,也抚平她“我本无心惹红尘”的烦躁心绪。


上一篇:圆圆传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