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短篇中篇

短篇中篇

高其佩始创“指画”
作者:刘自刚  发布日期:2022-05-15 07:36:35  浏览次数:625
分享到:

高其佩是铁岭人。官职为少司寇。字韦之,号“且园”。自称为“且道人”,又号“古狂”,名扬天下。数十年来,无不又以“司寇之指画”自称。用指头作画,从古到今都没有这种画法,也是从高其佩才开始的。

 高其佩八岁学画,遇见好的画稿总是临摹。积累十多年后,竟然满满两竹箱。虽然颇有收获,但他总是恨不能自成一家。

 有一次,高其佩作画疲倦了,就打了一会儿瞌睡。他梦见一个老人带自己去了一间土屋。进去一看,只见室内四周墙壁都是画,构图章法统统具备。高其佩见了那些画特别喜爱,就想临摹下来。可是室中既无笔墨又无纸绢,不能摹仿。他见桌上一盂清水,于是就用手指蘸水在桌上对着墙上的画临摹练习,感觉效果极佳。等醒来后,回味一下梦中的所见所为,他特别兴奋。就是对自己当时心领神会而又缺少笔墨临习感到无奈,为此总是遗憾郁闷。

 高其佩偶然回忆起梦中在土屋内用水习画之法,灵机一动,于是就以手指蘸墨,尝试在纸上仿照大概轮廓画了一下,竟然尽得其神。他于是一发不可收拾,信手拈来,头头是道,工妙绝伦。从那以后,他就扔下笔再不用它绘画了。  

高其佩有印章道:“画从梦得,梦自心成。”又自有诗句说:“笔画今为指画掩,须知指笔互相因”。高其佩于唐、宋、元、明众多大家技法中钻研探讨,集其大成,将这些大家的用意和技法都用于指画,可以称之为“独创”。其章法不拘前人,主客分明,阴阳对立,自有阅历真境。他的指法为单用、双用、三指、满手、拳用各异。染色方法又是青、赭、红、黄,随意烘用,皆有神味趣机。用笔皴法为披麻、荷叶、斧劈,各有巨细,难名其妙。上色如胭脂宜淡而偏浓;赭不宜赤而偏重;青绿加于重墨;硃粉施之金箑……这些上色方法都是古人所不敢用的。他用墨可以分出五色但无痕迹,于无痕迹中又能显出形象,感觉特别自然。但凡见了高其佩画作的人,无不领会到他本人天资高、学力到、胸襟阔大。

  高其佩画钟馗像,不下二百馀本。有文像,武像,善威喜怒、壮老仙佛鬼怪,粗工钩勒之不同,神奇变幻,在当时多为显灵。有一个天津人当时手持一张画像,请查俭堂代售,店里查老板不相信这画是高其佩的真迹,将它闲置一角落。有一天,忽然他的小妾发疯如中邪模样,一直喊着:“我的眼里有一个长胡子穿绿袍的大汉!”惊怖欲绝。查老板赶紧将那幅画像移至床榻被上,又急忙焚香默祷,他的妾患病才慢慢转愈。故宁国太守翟宅厅堂每夜总是不安宁,后悬挂高其佩所画的钟馗像,立即静谧平息了。

高其佩画龙独开生面。他曾于京口赴永宁观察时,在雨中恭敬祈祷,得以一睹龙的真容,所以画龙有角有耳,只有他这样画才通达自在。他画虎,头大而胯细。他曾经说:“画工画的虎,只得其形似,不如我画的虎威风。”有人说高其佩乘醉用头画虎,那是齐东野人说的。画狮不以长毛大尾,似虎非虎,黄色面方,两耳白毫拖地,尾结成球。人见了他这样画狮子多有不识,可这是雍正年间高其佩在御园亲眼见到的狮子。至于山水之兼众妙,人物之得真神,翎毛花卉,梅柳丛树,或仿古,或没骨,或白描,莫不各极其精,而且写照传神。人们对这事感到特别诧异,殊不知这正是因为他指画技法的完美。

 高其佩的画作自供奉皇宫以来,海内高官无不索求。他只是每天染指,自壮而老,未曾一刻释手,作品约在人间不下数万幅。技法当然为一家之冠冕矣。与此同时,如李天涛的指墨焦笔小品,后有朱伦瀚的山水、傅凯亭的人物,虽然各有所长,但都属于高其佩一体,所不同或具体稍有点变化罢了。


上一篇: 娇娜
下一篇:不归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