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散文随笔

散文随笔

有个地方叫天鹅海尽头
作者:梁晓纯  发布日期:2022-06-02 11:56:20  浏览次数:141
分享到:

       朋友布文是位诗人,也是个钓鱼高手,于是有一天,他在鱼群频出的地方,买了一栋宅子。从宅子的阳台上,可以眺望海浪、日落,还有层峦叠嶂的山峰、丛林和海岸线……

       宅子所在的地方还有一个好听的名字:Swansea Heads – 我把它叫作天鹅海尽头。从地图上看,它是地处悉尼东部中央海岸地区的海岸线上,在一大片连着海的湖水的东侧,向着大洋伸出的一个小型半岛,其形状好似一只美丽昂扬的天鹅头,长久地俯视着辽阔的大海。在此之前,我不曾来过这里,只是觉得它是一块被水域包围,离群独处的小地方,与我这成天疲于奔劳的俗世凡尘中的人并无干系。中央海岸上下已有很多热闹非常的旅游去处,它们足够我忙不迭地赶去应景了。这次因着参观布文的度假屋,方得机会到此一游。

       去到天鹅海尽头并没有预想中那样的艰难,一路上都是宽敞的柏油车道。下了一号高速,几经曲折,进入了一个安详宁静的区域。循着路标,车子便开到了目的地。

       度假屋是一个二层建筑,迎面二楼上是一排四个西式拱门,显得古雅而与众不同。进了屋我迫不及待地上了楼,这阳台正面朝着西方那一大片连着海的湖水。此时已是深秋时分的下午四点多钟,耀眼的橙红色的太阳开始西斜,映照得天地一片彤红,整个世界浸润在氤氲的气象之中。黛色的山峦一峰高过一峰,向着落日的方向渐渐褪去。层林也披上了霞装,一簇簇地错落在高山空谷之间。朦胧中蜿蜒的海岸线绵长不绝。西北方向通向大海的入口处波涛翻滚,白色的浪尖上闪烁着暗红色的星光,汹涌着拍打到岸上的礁石。给这原本恢宏静谧的画面增添了一处动态美景,异常的迷人。

       这时房前又有朋友来到,他们下了车首先兴奋地掏出手机冲着我拍起照来,原来,我也成了他们眼中的一处风景!

       和朋友们寒暄过后,才开始仔细端详房内的装饰。多数人都在向往着诗与远方,布文自然更是如此,这一点从他的度假屋也可见一斑。显然,房子是新装修过的,其内部被主人打造得堪称上等品级。格局适宜,华丽而不艳俗,置身其中,令人流连忘返。布文说他以后养老就在这里了。

       第二天清早起床,其他人已经跟着布文到海边钓鱼去了。我便徒步在附近街道上转了转。这里的确是个度假的好地方,空气清新,是个天然的氧吧。房屋建筑疏而不密,并且安静、低调。社区中心商业街上的咖啡屋小巧别致,晨光下三两当地人闲坐在门前,啜饮聊天。步行街上的年轻人迈着舒缓而沉稳的脚步,给人一种他们永远也不会走出这条街的感觉。Coles里面已经来了不少顾客,没有看到其他亚裔人的面孔,更给这里增添了几分神秘而诱人的色彩。

       拐过一条街,便来到半岛的东海岸,只见近处的海浪披着一层霞光拍打到岸边的黑色岩石之上,远方天海相接处,形成了一道衬着绛紫色暗影的金线。在金线的上方,昨天下午那轮红彤彤的太阳,已经从西方下沉后,越过了一夜的黑暗,正从东方冉冉升起!据说,我们的人文始祖伏羲,就是因为通过观察日出日落的轮回天象,领悟到天地万物由阴阳而生,阴阳由太极而生的道理,发明了“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先天八卦图,从而揭示了天地运行、万物生息的奥秘的。我不禁惊诧,原来,在这样一个小小的天鹅海尽头,仍可以体验到和先知始祖所见一样的天象呵。这对于当今熙熙攘攘地忙碌于钢筋水泥的丛林中的人们,该有着何等荡涤灵魂的功效。

       回到度假屋,几位去钓鱼的朋友也从海边回来了,他们收获了好几条不小的石斑鱼,布文说这种鱼因为生长在礁石一带,无法进行大规模捕捞,所以市场上没有卖的。听着他们在海边钓鱼的故事,我因为自己贪睡而未能和他们同去现场,心中不免生出了小小的遗憾。

       经过几位厨艺高超的伙伴在舒适的厨房一番忙碌之后,一桌美味便做好了,一行人围坐在长方形餐桌上,品尝着新鲜的海鱼,乐不可支。

       就这样,我们在天鹅海尽头度过了一个愉快非常的周末。大家像是来到了另一个世界,忘记了烦恼,工作,疫情,战争,沉浸在这不一样的清净美丽的场所,心灵得到慰藉,并深深依恋着不想离开。

       Swansea Heads,一个未染尘埃的好地方,希望你永远保持这初心一样的静美,给忙碌中的人们疲惫的身心一个上好的休息之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