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34章 三岔河口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9-12 18:17:21  浏览次数:100
分享到:

大头、胖子这两条黑狗,在他们的任上干了数不清坏事恶事丧天害理事。此番,他们面对汉奸们的克星——“江抗”助奸队,也和牛大兴一样惶恐不安。为讨好助奸队,大头、胖子在戈队长的好兄弟阿文面前也不得不收敛了凶神恶煞般嘴脸,装出一副慈眉善目的模样,哀求阿文在戈队长面前为他俩多说好话。

“大头,胖子,你俩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变脸变得这么快。”突然,噗通噗通从围墙上同时跳下的两个人走了过来,“认识了吧,我们又见面了,你俩有话当面锣对面鼓和我们直接说。”

“咦唷,戈队长,章医生,你们都来了?”阿文见到了救星,笑逐颜开。

“阿文,你还好吧,我们来接你回家,找牛大兴,还有这两条黑狗算算账!”戈队长瞅着鼻青脸肿的阿文,“他们又施暴了?”

“戈队长,章医生……”又是噗通噗通着地声音,大头胖子齐刷刷地跪地,咚咚咚磕头快得赛过石臼里舂米,磕得比刚才小苟、四四俩黑狗还利索。

“好了,你们在小鬼子面前也是这么站不直身子,是不是?”章医生触着大头额头说,“专门欺负老百姓,只会窝里横!”

“快交代,从你披上了这一身黑皮以来,做过那些丧天害理的坏良心事。”戈队长责问大头,“老实点,说得清楚点。”

丁丑冬,鬼子兵占领苏南。次年,为推行“以华治华”侵略政策,汉奸们在各地组织维持会,成立傀儡政府维新会。傀儡伪政权卖国求荣,残害华夏黎民。为此,“江抗”决定组建助奸队为民除害,敲山震虎。助奸队先给那些罪大恶极的汉奸邮寄警告信,此后阳澄湖地区就有冯心支、姚绩安、郭曾基等汉奸被助奸队镇压,他们的后背都贴着“‘江抗’助奸队执行”的字条陈尸街头,以儆效尤。

“我们……”大头、胖子顿时都吓得脸如死灰,担心自己也如冯心支那般陈尸街头。

“在石拱桥私设岗哨,也是他俩。”阿文指着大头胖子恨恨地说。

“我们不敢了,今后一定痛改前非,老老实实重新做人。”

“别耍滑头了,人在做,天在看,老百姓心里有杆秤的,赶快老老实实坦白,争取助奸队宽大。假如还想隐瞒,你俩的后背上会像那姓姚的,给贴个纸条扔到街上去。”

大头、胖子又如触电了一般浑身颤抖,不停地磕头,狼狈得比刚才他俩的下属小苟、四四更难看更怂,两人苦苦哀求道:“别呀,戈队长,我们统统都坦白,彻彻底底地交代,绝不隐瞒一点点。”

俩黑狗跪在地上争抢着地交代他们俩的种种恶行,再三保证今后再也不敢骚扰百姓了。

“嗯,我们都记下了,还有,你俩说说牛大兴罪恶。”

“噢,我先说......”胖子抢先检举牛大兴欺男霸女的恶行。

“他漏了,那年……”大头不甘落后,抢着捡漏、补充。

牛大兴罪恶累累,罄竹难书。两黑狗子也是立功心切,抢着揭发牛大兴。

章医生提醒说:“好了,回头你俩都得写个坦白,再写个揭发。”

“是,我一定用心写。”大头、胖子争着表态。

“嗯,今天暂时留下你们,你们的交代,明夜二通鸡啼前塞在三里桥南侧那棵老杨的树洞里。”

“是,我们一定做到。”俩黑狗擦着满头臭汗,愁眉苦脸地保证。

“嗯,你俩的性命,得等到明晚二通鸡叫后再决定,记住了没有?”戈队长说。

“我记住了。”胖子抢着表白,声音比破锣更破了。

大头现出一副改恶从善模样:“我保证,交代和揭发都彻彻底底,今后多做对百姓有利的事,积德行善。”

“尽说空话,要是做不到呢?”

“遭天打五雷轰,”胖子一本正经地指天发誓,“不得好死。”

大头说得更好听:“出门就撞上‘江抗’,挨枪子崩头。”

“你俩说鬼话骗人真有一套。我小小地检验一下你们刚才说的话是真心还是假意。”戈队长拔出了腰间的手枪,“走,我们先去厨房。”

“厨房煮了粥,蒸了馒头,你们随便拿。”

“唷,蛮慷慨的,那给装两荷叶包馒头。”

“是。”大头、胖子,比赛似地奔进厨房,顾不得热气烫手,争着将手伸进蒸笼,拿出馒头装了两荷叶包。

“放在那个篮子里,递给阿文。”

大头、胖子两条黑狗唯唯诺诺,哪敢违拗。是啊,逮着了阿文,牛大兴是欢天喜地,不但赞赏大头能干,夸奖胖子会办事,还当即连夜设宴款待,吃得俩黑狗不亦乐乎。不曾想,戈队长章医生不请自来,牛大兴吓得胆战心惊,即刻就打发两人赶快回区中队释放陆阿文。唉,倒霉到家,升官发财梦被搅黄了,如今小命也攥在“江抗”助奸队的手里了,回头又一定会被牛大兴骂个狗血喷头,甚至撤职查办。如今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不是人,两头都得罪了!唉,如若如此,与牛大兴拼个鱼死网破,继续向助奸队揭发。

“大头,打开这扇去河滩的边门。”戈队长命令。

“这……”大头正想得出神,听得戈队长命令,生怕自己走神又被戈队长揭穿,不禁又索索直打冷颤。

“没长记性,说过就忘了,看来你是想吃枪子,贴上纸条?”

“不要嘛,戈队长的命令,我们不折不扣地执行。胖子,你去拿钥匙开门。”

走出边门,看见了有个月牙形小河湾,小河湾里搭了个船坊,船坊里泊着一艘小汽艇。

“大头,你们区中队有小汽艇?”

“小汽艇是牛议员,不,是牛大兴的。”

“牛大兴有汽艇?”

“是啊,牛议员的家就在隔壁,他说泊区中队安全。”

“嗯,刚才牛大兴比你们识时务,他坦白得彻底,还愿意将小汽艇献给‘江抗’,喏,这是他给我的钥匙。”戈队长把钥匙在手心里掂着,示意章医生先上了汽艇,然后命令大头,“牛大兴嘱咐你们再拎两听汽油。”

此时,坐上小汽艇的章医生故意虚张声势,却对着船坊外下命令道:“蔡小庆,传令,各小组进入战斗准备。”

想负隅顽抗的大头噗通一声又跪倒在戈队长面前:“戈队长,饶了我们全体兄弟,您的要求我全部照办。胖子,快去拎两听汽油。”

无可奈何,胖子在阿文监督下提来两听汽油放上小汽艇。

刚才,心慌意乱的牛大兴说漏了嘴,被戈队长揪住把柄,不得不交出了小汽艇的钥匙。原以为没有汽油看你们怎么开,哪里知道现在大头也无可奈何地交出了汽油。

戈队长以手枪撬起大头下巴:“应该知道了冯心支他们的下场吧,你是不是还想耍小心眼。”

俩黑狗子又是咚咚咚磕头快过敲木鱼了,求戈队长饶命。

“那好,留下你们俩我们再观察几天。喔,你们快脱下衣服。”

“不要呀……”大头、胖子慌了,抬头看着黑洞洞的枪口,“戈队长,我们都按您说得做了,我们一定将功赎罪。”

“别噜苏,这是为你们好,为你们着想。”

大头胖子,哆哆嗦嗦地脱下了上身的衬衫。

“撕碎,撕成布条。”

戈队长的话,必须坚决执行。嘶,嘶,嘶……俩黑狗无奈地撕碎自己衣服,撕成一片片布条。然后,俩黑狗被阿文和戈队长一人一个堵住嘴,捆住双手。

“知不知道这是为你们好?不会动动脑子想想,猪头!”阿文说。

两条黑狗子嘴里呜呜着,连忙给各队长点头哈腰。不过他俩明白了,被“助奸队”捆绑自己,受点罪,其实是帮助自己开脱责任。是呀,“江抗”来无踪去无影,冯心支对付不了,你牛大兴也点头哈腰,我们小小的区中队,哪能挡得住神出鬼没的“江抗”?

“记着准时送出交代。”章医生提醒。

被绑在河岸边树底下,大头胖子再次点头哈腰,目送着阿文、戈队长跳上汽艇。戈队长发动马达,小汽艇随即剖开平静的小河水面,似离弦的箭一般地驶离了碧浦黑狗子区中队。

前面又是一处三岔河口,从两个方向过来了两条小摇船,在三岔河中心逐渐靠近。

坐着糜大伯船的巧林,这时候看清了对面小摇船上坐着的爸爸妈妈。巧林喊:“爸爸妈妈!”

“小妹!”老道士老俩口惊讶地一起答应。

“你们去哪呀?”

“找你呀!”

“找我?我好着呢!”

妈妈落泪了:“宝贝,你满脸伤痕,一身脏兮兮,这是好着吗?”

“小妹,过来,跟爸爸妈妈回家。”老道士嗓子很嘶哑,见着女儿,他宽心地笑了。

“老爸叫你回家,听见了吗?”王秀秀伸出了手。

“爸爸,妈妈,你们老了,瘦了。”巧林也伸出了一只手,想抓住对方小船的船沿。

“回家吧,小妹,老爸啥都不说你。”老道士靠近船头,也伸手拢住了巧林坐的小船。

“爸爸妈妈,你们保重,糜大伯在送我去碧浦呢,我去接阿文回家。”

“你……”老道士气得一口气几乎回不来。

“爸,对不起,女儿不孝……”

“小妹,你太不听话?”王秀秀刚刚露出的欣喜之色,也一下子消失殆尽。

“爸爸妈妈,是女儿让你们担心了。可是,女儿心里只有阿文,这辈子就想和阿文一起过,女儿已经怀上阿文的骨血……”

“哼,一个有头有脸人家的学生妹,富贵人家上门求婚你不答应,偏要嫁给一个穷雇工的,你,你忤逆不孝。”

“爸,女儿不孝,可女儿不能离开阿文。爸爸,做雇工的又怎么了?雇工凭自己一双手干活挣钱,堂堂正正。阿文做雇工,都是日本鬼子给祸害的,不是小鬼子杀人放火,阿文会给你做雇工吗?阿文勤劳能干,善良正直,还有一副天生的金嗓子,他是这个世界上我遇着的最好最好的男人。况且,阿文待我最真心,他也非常喜欢我,宠溺我……”

太令人失望了,老道士猛地推开巧林小摇船:“不要脸,我没有你这个女儿。”

“小妹,你真的吃了铁秤砣?牛家哪一点比不上一个雇长工的?”王秀秀失望得滚落下了泪珠。

“妈妈,女儿与阿文是真心相爱,我宁愿跟着阿文风吹日晒做田里,吃糠咽菜过苦日子,甚至逃荒讨饭四处漂泊。老爸,这是女儿自找的,我只希望你们点点头。”巧林说着说着也哽咽了,眼泪断线珠子般滴下脸蛋,她再瞥一眼忧愁得憔悴的老爸老妈,表达歉意,“爸爸妈妈,女儿也不想惹二老生气,可是女儿和你们观念不一样,女儿觉得嫁给阿文最幸福,最开心,过几年你们会明白的。”

“林妹,我回来了!”戈队长开着小汽艇从对面缓缓靠近小摇船,阿文来了。

满脸泪花的巧林,顿时又惊又喜:“阿文,你回来了?真的回来了?”

“是戈队长、章医生亲自救了我。”

“谢谢戈队长,谢谢章医生。”

戈队长与章医生开心地笑了:“应该的,你们安康,大家高兴。”

“先生,师母,你们来找小姐?对不起了,阿文不好,阿文让你家小姐受苦了!”阿文注视着伤痕累累,满脸泪花的巧林,歉疚地说,“林妹,对不起!”

“徐先生,你们受惊了。”章医生看出来了,徐二宝夫妻俩两张气咻咻的苦瓜脸,招呼道:“老道士,阿文是个难得的好后生。肖塘人个个夸奖阿文,你也曾经夸过他;如今丁湾人也都很喜欢阿文,徐婶认他儿子了;后方医院和‘江抗’也都欣赏阿文。”

戈队长也告诉老道士夫妇:“阿文勤劳能干,人见人爱,与巧林有共同的爱好并且真心相爱。等赶走了东洋兵,老百姓翻了身,他们一定会过上好日子的。”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