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长篇小说

长篇小说

引吭高歌 第38章 鱼水情深
作者:马济元  发布日期:2022-09-21 17:44:11  浏览次数:99
分享到:

老道士夫妻躲在屋子里紧闭大门不露面,不与女儿女婿相见,不接纳外孙女。老爸不肯相认,阿文巧林是早有预料的。然而,正式面对还是使得巧林心痛不已。爸爸妈妈,你们为什么这么势利?这么不近人情?这几年,你们雇用了阿苟、阿文、小大,这几个人哪一位得到过肖塘乡亲们众口一词的夸奖?老爸,婚姻是该嫁给门第吗?论能力,讲人品,牛敏敏抵得着阿文的一个小手指头吗?当初你们二老对阿文赞赏有加,夸他勤劳,说他手巧,称他正直,还赞赏他的嗓子无人出其右,可是,当我与阿文因为志趣相同真心相爱而走在一起时候,你们为什么横挑鼻子竖挑眼,一定要拆散我们呢?阿文今天是一无所有,这不是因为鬼子血洗了陆家角招致的吗?况且,穷困有啥可怕,阿文勤劳能干,我们夫妻恩爱同心,再过去几年,我们的日子一定会红红火火,会比大哥家都过得更好。你不是也知道那个《愚公移山》的故事吗?我们也总会有过上好日子的那一天。那时候,你会惊讶我小妹有眼光,惊叹我小妹会选择。势利眼老爸,你们就等着瞧吧!巧林悲恸至极,她趴倒在自家大门口,抚摸着曾经多少次跨进走出的高高门槛,泣不成声。

“老道士,知道你躲在屋里,知道你正留心听着户外动静。我告诉你,阿文是位顶呱呱的好后生,要不是小鬼子血洗陆家角杀害了阿文爸爸妈妈,烧毁了他家房屋,阿文哪能会一贫如洗,哪能会出外雇长工,哪能会来到你家?”邹木匠的徒弟杨阿炳也来到了徐宅场院,他冲着屋子里头质问,“村里乡里有哪一位年轻人的能耐敢与阿文比一比?阿文摇船罱泥以及下田收割栽秧样样在行,响当当的山歌王谁不敬重他几分,你有阿文那么优秀吗?你要巧林妹嫁给牛敏敏,牛敏敏长相猥琐,啥事也做不了,能和阿文一比吗?你怎么不叫巧林妹嫁武大郎娄阿鼠呢?人家戈队长都冒着危险去搭救阿文,你有这么大的面子吗?你过去痛骂过小鬼子,那你就应该同情阿文,接纳阿文兄弟。你说什么拉不下这张老脸,我说呀,你就是不识好歹。”

“真是的,要不是我家二姐福气薄……”铁妹也打抱不平了,不过她的话被铜妹使眼色拦住了。

铜妹一脸不屑地吼道:“老道士,人家叫你老先生,可是你呀就是不识好歹,不分好孬,只会狗眼看人,连阿文哥和巧林姐郎才女貌,那么般配的一对你都看不出来。”

“老道士,你知道乡亲们为啥骂你不识好歹吗?芝溪对歌你看到了,有那么多人为阿文和巧林欢呼。戈队长、章医生冒险搭救阿文你也看到了,为啥阿文有那多大的面子?老道士,你究竟是不识好歹,还是拉不下老脸?我看你是给脸不要脸,你凭啥看不起阿文,凭什么不肯见阿文巧林小夫妻?”不知什么时候,黄毛也过来了,他不住地搓着手,忿忿不已,“阿文的老爸老妈被小鬼子害了,家被烧了,他只是方卿落难。势利眼老道士我告诉你,那个牛敏敏可是个碧浦街头的小混混,吃喝嫖赌的败家精,你想把巧林妹妹往火坑了推,还有哪个比你还不识好歹的老混蛋?哼,你还是个执迷不悟的大傻瓜!”

徐巧琴婆婆很少走来徐宅,来儿媳妇的娘家会引起她想念儿子媳妇,回想起儿媳双双遭雷击毙命的不堪往事。因此她眼泪汪汪地劝导哭倒在大门口的巧林:“小妹,你家阿文那么喜欢你,宠爱你,所以你得爱惜自己的身子,不值得被不识货人气坏自己。”

铁妹说出了小姑娘们的心里话:“巧林姐姐,我们肖塘的许多姐妹都非常羡慕你:阿文哥要人品有人品,要能耐有能耐,况且又那么喜欢你,找男人就应该找阿文这个样子!”

有位老嫂子走过来,扶起巧林说:“小妹,多过晌午了,老太阳这么毒,会生病的,快回去吧。过段时间,老道士或许就回心转意了,他如今的确拉不下这张老脸,我们可是都说你和阿文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邻里们七嘴八舌,都在赞扬阿文勤劳能干,责备老道士势利昏聩,赞扬巧林善良真诚。大家也都劝告巧林不要为了老道士的绝情生气,回家过好小俩口自己的日子,气死老道士。

几位小姑娘异口同声说道:“阿文哥哥最优秀,人见人爱受尊重。巧林姐姐有眼光,往后日子准红火。”

“回家吧,巧林妹妹,天气太热,照顾好小宝宝,过段时间,老爸慢慢会回心转意的。”黄毛也与阿文说,“阿文兄弟,照顾好巧林妹妹,也照顾好自己,你们会一天天好起来的。见着老纪,代我向他问好。”

“嗯,黄叔,你也是,当心保护好自己。” 

阿文搀扶着巧林走上小船,又回身与肖塘乡亲们说,“再见,阿文和林妹记着大家的好,我们回丁湾了,我们的日子会过得好好的。”

巧林的嗓子嘶哑了,脚步也踉踉跄跄。因而阿文说道:“老先生,林妹让我再说一声,我们还会来看你们的。”

徐家东房的望月窗口,一位老大爷冲着屋子里喊道:“老道士,芝溪书场今晚上演《珍珠塔》‘方卿见姑’,你去吗?”

“阿文哥,照顾好小姐,你是个大好人!”小大又跑上了水栈,他把一顶大箬帽送给阿文。

阿文说着谢谢,接过箬帽撑开船头,转身拱手又与乡亲们告别:“乡亲们,阿文谢谢大家主持公道。我和林妹会相亲相爱到白头的,我们会有美满的好日子的。有机会,我阿文和林妹欢迎乡亲们来丁湾做客。我阿文也还会带着林妹和孩子回肖塘来看望乡亲们的。”

“小妹,你们夫妻恩爱,勤劳节俭,今后的日子会芝麻开花节节高。”徐巧琴的婆婆站在水栈边,又劝告巧林说,“过阵子,老道士会回心转意的。”

“文哥林姐再见,一路顺风,祝福你们白头偕老!”铜妹、铁妹都挥着手,一起高声喊道。

“林妹,你抱了宝宝棚子里坐着。”阿文扶巧林落座中舱芦席棚,又把箬帽递给巧林,“天气太热,用它给宝宝扇扇凉。”

犹如被当头浇了一盆凉水,恸哭之后的巧林,身心疲惫,无力地落舱席地而坐:“宝宝,你热吗?妈妈给你扇扇凉,辛苦爸爸一个人划船了。”

“林妹,你背靠着仓隔板坐,闭上眼打个盹吧。”

“嗯,宝宝,妈妈爱你,爸爸爱你,可惜外公外婆不要你。”

“不会的,林妹,只要阿文勤勤恳恳,只要我们的小日子红红火火,那时候我们带着女儿、儿子再来看望外公外婆,我想老先生一定会开门相认的。一定的,现在只是时机还没有成熟,血浓于水,一定会的。”

“嗯,文哥,老爸老妈势利,嫌贫爱富,只要我们的生活红火,老爸总有一天会相认的,会知道他女儿的选择是正确的!”期望着日后美好的生活,巧林满脸泪痕的脸上闪过了一抹笑意。是啊,方卿落难,姑妈企图赖婚;方卿高中,姑妈巴结都来不及。所以,关键是做好自己,让自己的生活一天天地好起来。抬头望着阿文满头大汗划船的模样,巧林心情又是一阵感动,阿文这么勤劳能干,爱妻爱家,美好的未来一定不会是梦。老爸嫌贫爱富,重男轻女,再过几年,凭着阿文的勤奋与能耐,我们一定会比大哥家过得好,老爸最终会相认的,我和阿文也会尽自己的孝心的。

初夏中午的老太阳底下,像三伏天一样热得如同烤火炉。为了妻子女儿少受一点旅途酷热煎熬,阿文竭尽全力划船,小船哗哗哗,阿文却从头到脚滴答淌水,嘴巴干得似烟熏火燎。

“林妹,前头是红浜村了,我们从红浜村那儿走,去后方医院,要口水喝,顺便看看章医生庞护士,又好久没有见到他们了。”

巧林舔舔干裂的嘴唇:“文哥,我也早就口渴舌燥了,可担心你多划船太辛苦了。”

阿文伸手摸摸巧林的额头,惊讶地叫道,“呀,林妹,你发烧了,是得请庞护士好好瞧瞧。” 

巧林微微一笑,抱起怀里的孩子轻轻亲着:“宝宝,看把你爸爸急的,妈妈没事,只为被外公气着了。”

阿文抱着小宝宝搀着巧林走进后方医院,庞护士正巧在医务室。见到阿文夫妻仨进门,立刻迎了过来。先是捧来了两杯凉开水,然后抱过小宝宝问这问那。

听了阿文叙述,瞅着巧林神情沮丧的模样,庞护士一边给巧林测量体温,一边说道:“巧林妹,为老爸老妈生气不值得,为了阿文,为了小宝宝,为了你的家,你必须得保养好自己!”

“嗯,谢谢庞护士,我也知道,就是刚才气不过,现在,我想通了。”巧林浅浅一笑,“有‘江抗’帮助,我们会好起来的。” 

“哟,巧林妹,你的体温有点儿高,不过问题不大,宽心点,心平气静点,就没事了。”于是,庞护士又给巧林讲述起妇女坐月子的知识,告诫巧林,“生下了小宝宝,年轻妈妈身体会相当虚弱,最容易落下病根。因此,月子里的女人最忌伤心痛哭、生气发火。还有是不要喝凉水,不要过早做活,过度劳累……” 

忽然,有位小战士满头大汗地跑进诊疗室:“庞护士,戈队长在湖西战斗中负伤了。”

“戈队长负伤了?哦,我去病房叫章医生。”

“我过来了。”

“可是,糜大伯的小摇船不知道啥时候才能回来。”

“章医生,我有小划子呀,走吧!”阿文站起身,一仰脖喝下碗里的开水。

“好!”

“林妹,你等着,放宽心休息。”阿文往外头走去,回过头说,“有庞护士陪着你,我走了。”

“嗯,快去吧。”

不必多说话,阿文、章医生以及小战士,三个人立马上船,奋力划着小船赶去了湖西。时间就是生命,刻不容缓!

黄昏,依旧处在昏迷中的戈队长安全抵达后方医院。由于抢救及时,他已经脱离了危险,只是因为伤势重,失血多,依旧处在昏迷之中。

告别章医生、庞护士和昏迷中的戈队长,阿文巧林划着小划子回了丁湾。休息了小半天,又由庞护士开导,巧林的心情宽松了,神态平和了,身体也舒服多了。

夏收后的一个下午,应小姐忽然来到丁湾。

“阿文哥,巧林姐,你们还记得我吗?”

巧林从上到下打量着眼前这位身材高挑脸蛋标致的妹子,感觉眼熟。

阿文搔搔头皮笑着说:“我想起来了,真是女大十八变,你是应家潭的应小姐吧?”

“是啊,应滢受人之托,专程过来感谢恩人,送上几件小宝宝衣服,不成敬意。”应滢把一个小包袱交给巧林,就转过了身子,“巧林姐,阿文哥,我得回去了。”

“应小姐,你,怎么这么急?”阿文说。

“是啊,阿文哥,天又要黑了嘛。再见,你们多多保重。”走出门口,应滢回头说,“我忘记重要事情了,戈队长章医生他们托我问候二位!”

“戈队长?”

“是啊,后方医院转移在我家了啊!”

“哇,太好了,应小姐,我们也去应家潭。”

应家潭与丁湾相隔就三四里,阿文与巧林商定马上去走一趟。于是,夫妻俩拎起刚捕捉的黄鳝、白鱼和半篮子新鲜鸡蛋,抱上小宝宝,与应小姐一起划着小划子去了应家潭。

在应家潭,已下床行走的戈队长高兴地紧紧地拥抱阿文:“兄弟,多亏你啊!”

“戈队长,您才是我们的救命恩人,好想念你呀!”




评论专区

  • 用户名: 电子邮件:
  • 评  论: